羡啾九.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小甜饼2

*超超超级短哒,要是甜的话就好啦。
*感谢喜欢,啾!


---------------------------------


踏出咖啡厅,风扑棱地迎面而来,卷着丝丝凉意,季节逐渐从炎热的夏步入到微凉的秋,随之而来的还有同季节相配的干燥。

刚从店里回来的夏冬青站在玄关,脱下沾了点尘的外套挂在手臂上,他弯腰拍了拍裤腿,换上拖鞋,伸着腰走进客厅。娅依旧坐在沙发上看着令少女心爆炸的偶像剧,偶然瞄过电视屏幕的一眼,男主角的脸被特写放大,夏冬青竟然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其实他也挺不错的?

赵吏还没回来,今晚的晚饭要吃什么呢?还是泡面吧,夏冬青一边想着,屁股才坐在沙发上,另一头的娅头也不转的朝他丢了一个小圆盒。

“诶,冬青,接着。”娅的抛扔动作都太过突然,以至于夏冬青接得手忙脚乱,双手左右掂量着那个小圆盒,他险些接不住就要往地上摔,“啊?”

看他接得笨拙,在一旁的娅忍不住笑了几声,她倒也不是故意的,一时习惯,平时她给赵吏递东西也是这样,连声音提示都不带的那种,拿起东西转手直接一扔,赵吏总能准确无误接住,然后把东西不紧不慢放下后,装模作样的教训她:“什么熊孩子?你看你,没个天女的仪态,随便弄扔东西就算了,接着了还好,接不住的你上哪赔我这么一个敬业又炫酷的灵魂摆渡人啊。要不是我身手非凡,等一下你给砸坏了怎么搞?”完了,赵吏还要趁着她不注意,不轻不重的朝她额头呼一掌。

娅:我信了你的鬼话。

夏冬青拿着小圆盒打量的一下,透明玻璃里面,装着淡黄色的膏状物体,他晃了几晃,疑惑的看向娅:“这是什么东西?”

娅指着自己的嘴唇,对夏冬青笑了笑:“润唇膏啊,怕你不喜欢用口红样式的那种,所以就给你买了膏状的。酸酸甜甜的柠檬味!”

柠檬味的。

夏冬青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你吃过啊?”

“谁没事吃那玩意儿!买的时候店员说的。”娅说。

晚上赵吏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夏冬青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个玻璃小圆盒左右研究。赵吏瞧他看得专注,也勾起好奇心来,长腿一迈,大大方方的坐在夏冬青身边,肩膀挨着肩膀,伸手一把抢过夏冬青手里的小圆盒。

“什么东西,看那么仔细。美女送的啊?”

夏冬青想了想,点头。

哎哟。我辛辛苦苦养家糊口,你跑去刺妞,有男朋友你还去刺妞。赵吏决定不要把这东西还给夏冬青了,省的他惦记不知打哪来的小妖怪,他上下抛着小圆盒跟玩似的,漫不经心的问:“长什么样的,叫什么名字?也给我介绍介绍呗。”

赵吏这上下一抛一接的,把夏冬青看得一阵紧张,一手按在赵吏的肩膀上,伸手就要去抢回来,生怕赵吏一个不小心给摔破。

“这么紧张啊?”对于夏冬青的另类“投怀送抱”,赵吏向来喜欢的很,另一空闲的手环上夏冬青的腰,把人往自己怀里搂了搂,“跟我说谁送的,我就还给你。”赵吏笑着凑近在夏冬青的唇角吻了吻,语气说的跟真的似的。

“你也认识的,用不着介绍。”夏冬青推开赵吏凑近的脸,顺便捏了一下。

哦。熟人犯案,罪加一等。

“嗯?”

“小娅。”

赵吏:“......哦。”然后,他毫不犹豫亲了亲小男朋友的脸蛋。

夏冬青面无表情的看着赵吏:“润唇膏,柠檬味的。”

“你试过了?”赵吏安安分分把小圆盒还给夏冬青,夏冬青摇摇头,将小圆盒握进手心里,免得等一下赵吏又一个闹腾抢了去玩。

“那你把盖子开开,我尝尝?”夏冬青以为赵吏好奇紧了这润唇膏的味道,想自己亲身使用一下,他也没多想就拧开盖子,淡淡的柠檬味,并没有想像中令人担忧的浓烈。

赵吏沾了一点润唇膏在指尖,仔仔细细的全抹均在夏冬青的嘴唇上。

唇瓣上温热的触感让夏冬青一愣,问:“你不是要尝尝吗?”

赵吏挑眉:“这就尝。”

然后,赵吏结结实实的吻上夏冬青的唇。

清淡的柠檬味萦绕在近距离的空气里,润唇膏确实没什么味道,与恋人的吻倒是挺甜的。

冗。

虽说尽力而为就好,但所谓尽力而为之后达不到某个既定的标准,又会成为怪责,谁都拷问。

他背上背了个奇怪又诡异的东西,漆黑一片,蜷成一团如无头的黑影,那畸形东西寄生在他的背上,像极了一颗巨型的肿瘤。

可他却毫无察觉似的,整日驮着那东西走来走去。

他问他:“你背上背的是个什么东西?”

那人神情疑惑的看着他,狐疑的问:“什么......东西?我背上什么也没有啊。”

可是......

只有他能看得见,他想。

那东西越来越大,大得快把整个人都遮住。

他又问他:“你怎么样?”

那人说:“我?我挺好的。”

他看着那人背上的一团几乎实质的巨型黑影什么也没说,因为他听见,那团沉默已久的黑影此刻发出像婴儿却极为刺耳的哭泣声。

无终。

其实,夏冬青之前买过一份礼物打算送给赵吏的。


他拿着包装精致的礼盒轻轻晃动地把玩,长方形的礼物盒差不多有一个手掌的大小。


里面装着的,倒也不是那么特别的东西。


至少夏冬青觉得和赵吏很配。


他自己觉得就足够了。


可是每当他看着赵吏,突然就不想送了。不是他不舍得,是那种心血来潮的不想令他有些措手不及,又防不胜防,最终,他只能像是失落着什么不存在的东西,将放在口袋里被体温捂暖的礼物盒锁进抽屉里。


他想,等以后吧,等以后再送给赵吏。


只是。


等到以后。


那份礼物就再也没能送出去了。

(´・ω・`)这风声听得我耳鸣。

如果换个方式重新相遇。

小小小甜饼。

*真的真的超级短,甜的话就好了。(等以后说不定写个长......mua

*感谢喜欢,啾。ヾ(◍°∇°◍)ノ゙



赵吏最近不知道打哪儿新学了一个词,那个词倒也没什么特别的,甚至可以说是普通的有点不起眼。但是,赵吏总用它来称呼夏冬青,这就令夏冬青感到又恼人又稀奇的。


“小朋友”这真的是个很普通平常的名词。


夏冬青是这么认为的,但这点赵吏和他想法有点不同。


“小朋友,起床了呀。”赵吏凑近夏冬青耳边,带着低沉的笑意说着。


于是,夏冬青在困意中迷糊的面无表情的醒来,如果不是那接近赵吏嘴唇的耳朵红了一片,赵吏还真以为他无动于衷。


赵吏,你大爷的。夏冬青心想。


这还没完。


私下还好,赵吏倒没那么肆无忌惮。有别人在的时候,那是喊得一口一个亲热,甚至能让你听得差点儿不记得那几个字长什么样来着。


“小朋友,来吃饭。”


“小朋友,你怎么不理我啊?”


“夏冬青小朋友,你家男朋友叫你呢!”


“诶哟,我家小朋友面子薄,羞得很呢。”怪里怪起的语气。


娅:烦人!有男朋友这么了不起的嘛,是挺了不起的。


为了不影响吃美食时的好心情,娅拉起一脸懵的夏冬青硬生生塞到赵吏怀里,效果出乎意料的好,至少赵吏暂时安静了。


娅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遇见鬼的时候,夏冬青选择自闭。


赵吏蹲在哭得满脸眼泪的厉鬼面前,“就是你欺负我家的小朋友?瞧把你能耐的,怎么不找我陪你玩?你让我家小朋友这么晚回家,我担心得心里难受,脑阔也疼,等一下我家小朋友要真跟你跑了,你说我是给你一子弹呢还是一枪呢。”


厉鬼:玩不起玩不起,错了错了,我想去轮回了。


夏冬青:......


虽然夏冬青可以把这些都当做是赵吏无伤大雅的小情趣,但毫无节制还是会有点恼羞的。


“小朋友,来,你家男朋友来接你回家了。”赵吏笑着才要去牵夏冬青的手,夏冬青先赵吏一步牵起他的手。


“小朋友没有,男朋友倒有一个,你要不要?”这话反倒把夏冬青自己给说的脸红起来了,他害羞却还是要直视赵吏的模样,在赵吏看来真的是欢喜紧了。


“要的要的,小男朋友。”他握紧了夏冬青的手。



不得。

这已经不是娅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了,她每每看着夏冬青,总觉得像是看见另一个赵吏似的,不止是某些言行举止衣着的相仿,而是自灵魂深处而来的熟悉。


娅知道人间有这样一句话“在你走后,我慢慢活成了你的样子”。


“冬青。”娅叫停了一身黑衣的人。


“嗯?”夏冬青停下脚步,不紧不慢的回过身。


“夏冬青,赵吏已经不在了。”娅直直的看着他。


“我知道。”夏冬青愣了一下,他眉头微蹙,继而又松开唇角带着浅微的扬起,“我很像他么?”


娅抿了抿干燥的唇瓣,说:“你是夏冬青。你不能是赵吏。”


“......”夏冬青闭了闭眼,说:“我知道。”像极了一声叹息。


夏冬青什么都明白,他不极力于成为赵吏,于各个方面都是。


只是啊,只是啊。


某些深埋心底的感情无从安放了,它们游荡流浪在渺小的灵魂里,游走之处,皆为不可言的一字。

等一下,我错过了什么???
妈呀。

第十三年。

【2018817】

雪落长白十三载,故人心归西湖畔
第十三年,我还在。

——寄语长白。

【全职/叶黄填翻】共战

(◍´꒳`◍)<810祝最好的黄少天生日快乐。>



一首填词,不要脸的找了好姬友翻唱惹。

_(:з」∠)_哇,词穷怪,那就这样。

很高兴陪你长大。

啾。

----------------------------------------------


【全职/叶黄】共战(给你戳。)

歌词(啾。)


----------------------------------------------

(˘•灬•˘)不知道为什么电脑打开链接的歌有时可能播不了,手机上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