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挽死.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吏青】铲屎官的日常(11)

*完结倒计时√。
*真的复健......maya我只想填坑qmq。
*画风智障,铲屎官也智障,慎重观看x。

◆感谢喜欢啾!

-------♪------♪------♪---------
黑猫吏x仓鼠青

【11】 这年头,动物成精也会传染的吗?

今天他们和好了吗?

铲屎官可以哭唧唧的和你说,并没有。竟然还没有和好?很稀奇嘛?的确是挺稀奇的,毕竟当初他们莫名其妙就相亲相爱卿卿我我嗯嗯啊......(划掉)——到现在铲屎官依旧觉得,当中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交易。算惹,看着他们闹别扭,铲屎官为这事儿都愁掉一根头发了。我,掉了一根头发!天知道当我看见那根落发时,恍若呐喊的表情有多搞笑,总之,重点是我掉头发了。铲屎官会不会就此变秃啊?:  )不要回答我,我不听,我不听,敢说我弄你了,小拳拳捶爆你的小心口诶嘿,一个礼貌而变形的微笑。

爱你们,啾!

不对,那不是主要的,对,爱你们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们怎么还没和好啊,愁哦。

自从上次夏冬青十分不待见赵吏之后吧,铲屎官就再也没有让赵吏和夏冬青待在同一个空间里了,因为每次铲屎官把赵吏从卧室放出来的时候,本来在桌子上勤奋嗑着葵花籽的小仓鼠连跑带跳地自己爬进笼子里,就是往自己的窝里一缩,只露出个毛茸茸的屁股和小尾巴。

我::  )???

这年头,动物成精也会传染的吗?还是该说,赵吏喜欢的仓鼠果然与众不同。

现在,赵吏被铲屎官关在卧室里,我觉得我的卧室要完,我已经能想像到里面狼籍一片的画面了,但我是不会如此轻易的屈服在恶势力之下的,因为我可是一个帅炸苍穹的铲屎官啊!虽然这两者之间有个卵的关系,反正你们自己用心体会一下。:  )

黑猫哀怨的叫声一声声从门缝里渗出来,等他出来,我可能要完。

请抓紧时间爱我谢谢。

铲屎官:我无所畏惧。害怕?已经是第365天的事了,一个礼貌的微笑。

指尖摸了摸正在桌子上嗑葵花籽的仓鼠的小脑袋,他抬头好奇的看了我一眼,眨了眨眼,然后把手里捧着的葵花籽推到我面前,小爪子又握了握我的指尖。

铲屎官:这是什么可爱小宝贝儿?我死了。

咔。

我觉得我可能对我的认知有些盲目,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

是赵吏。

呸。

正在我心快化成一团软绵绵的云时,我感觉有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蹭到我的腿边,是什么东西在攀附铲屎官的大腿?

我住的原来是凶宅吗?!我要不要低头看一看,但通常配角做完这一举动后就离死不远了。

铲屎官爱你们。

铲屎官经过并不强烈的心理抗争之后,毅然决定低头,连快成人的猫都见过了,我还要惧怕什么。

然而,铲屎官低头一看。

赵吏抬头。

我低头看着他,他也抬头看着我。

铲屎官:卧......赵吏你怎么出来了!

在桌子上的夏冬青已经跑回笼子,缩进窝里只留个小尾巴。

“喵。”黑猫原本因夏冬青不理他而耸拉下去的耳朵又竖起。

赵吏,你告诉我,你到底在得意什么玩意儿?

对方并不想回答你智障的问题,并给了你一个王之蔑视,然后利落的跳上桌子。

铲屎官:......呵。

黑猫跳上桌子后,并没有马上走到笼子前,反而是把刚刚夏冬青还没嗑完的那袋葵花籽叼起来,轻轻放在开着的笼门前,然后他自己也跟着趴下,耳朵耸拉下来,抬起黑色毛绒的脑袋冲里面小小声声“喵”了一声,那样子看起来要多委屈有多委屈。第一次的时候,夏冬青没什么反应,团在里面一动不动,黑猫歪头看了半天之后,又不死心的“喵”了第二次,同时还用爪子的肉垫轻轻拍了拍笼子,夏冬青动了一下。

毕竟赵吏可是分分钟就准备化人的猫啊,他一看有戏,于是对着夏冬青“喵”个不停,爪子还往笼子里慢慢探去,身后摆在桌子上的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扫来扫去,活像只大尾巴狼。

夏冬青可能是被赵吏叫烦了,往窝外退了一点出来,露出尾部部分。

黑猫的爪子本来是打算拍在夏冬青的窝上的,可能出于某种莫名其妙的亢奋,一肉垫的直接拍在夏冬青的尾部上。

铲屎官:......:  )?我是不是看见了什么我不应该看的画面。

赵吏:喵。(毛茸茸的。)

-------------◆TBC◆------------

想起来,那个时候确实有种诡异的预感。
可惜,没能把那个预感贯彻下去。
到嘴边的话徘徊地咽死在唇舌下。

此间冥冥不可言。

假如。

夏冬青最近总是在做同一个梦。

那个梦很长,足有一生那样长,梦里的奇幻经历夸得上是一部长篇小说了,遇见的各色人仿佛就跟现实生活里真的见过似的,他也确实眼熟那些容貌。梦境的悲欢离合,像是灵魂曾经历过的悸动,但又只能把它归为虚幻的平静下来,而后又变成一池惊不起波澜沉淀的水。

等他醒来之后,什么也不记得了。

他来向宾客敬酒,新娘陪着她的父母。

夏冬青酒量不太好,举着自己的酒杯与来客的杯子轻轻一碰,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再喝上一小口酒,他就转往下一桌。许是,酒意上脑了,不至于醉,只是觉得脑子朦胧一片似的,清醒还是有的。

不经意的一个转头,就看见角落里站着位酒红发色的少女,她对着他笑了笑,举起自己手中的酒杯,张嘴应该是说了一句什么,夏冬青离她太远,大概也是什么祝福之类的话语,然后他看见她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夏冬青还没来得及举杯回敬,少女满足似的转身离去了,仿佛......只是特来看他一眼?

模样极为眼熟,但他确定自己不曾认识这么一个人。

然而灵魂却挣脱的要追寻什么。

想往少女离去的方向追去时,他急忙间撞上一身黑衣的男人,酒杯里的酒险些洒在对方身上。夏冬青连忙道歉,男人也不示意。

男人在看他,夏冬青能感觉得到。

等他抬起头时,那股悸动又一涌而上,无法阻止。

那真的是脱口而出的一句,连动作也像是反射条件一般,他拉着男人的手腕,说:“我,是不是以前在哪见过你?”

男人这会儿反倒笑了,那笑带着什么怀念。

他说:“没有。”

>>>

少女先出来的,她看见男人也出来了,问:“就这样?”

男人说:“就这样。挺好的。”


有些锁了。

天黑了。

之前的亮光,不过是有一小部分人点燃了蜡烛。

现在,天要完全的黑了,之后再没有日月星辰,但它仍为大部分人所歌颂。

顺遂。
看看今晚能不能码出来。

天呐怎么有这样的大宝贝儿存在!
就是他一笑,他怎样都好,你会觉得从此整个世界,朝朝暮暮,都是他。
他开心,我就特别开心!
真的。

突然也就不那么难过了。

人间聚散,可谓妙字。

小甜饼2

*超超超级短哒,要是甜的话就好啦。
*感谢喜欢,啾!


---------------------------------


踏出咖啡厅,风扑棱地迎面而来,卷着丝丝凉意,季节逐渐从炎热的夏步入到微凉的秋,随之而来的还有同季节相配的干燥。

刚从店里回来的夏冬青站在玄关,脱下沾了点尘的外套挂在手臂上,他弯腰拍了拍裤腿,换上拖鞋,伸着腰走进客厅。娅依旧坐在沙发上看着令少女心爆炸的偶像剧,偶然瞄过电视屏幕的一眼,男主角的脸被特写放大,夏冬青竟然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其实他也挺不错的?

赵吏还没回来,今晚的晚饭要吃什么呢?还是泡面吧,夏冬青一边想着,屁股才坐在沙发上,另一头的娅头也不转的朝他丢了一个小圆盒。

“诶,冬青,接着。”娅的抛扔动作都太过突然,以至于夏冬青接得手忙脚乱,双手左右掂量着那个小圆盒,他险些接不住就要往地上摔,“啊?”

看他接得笨拙,在一旁的娅忍不住笑了几声,她倒也不是故意的,一时习惯,平时她给赵吏递东西也是这样,连声音提示都不带的那种,拿起东西转手直接一扔,赵吏总能准确无误接住,然后把东西不紧不慢放下后,装模作样的教训她:“什么熊孩子?你看你,没个天女的仪态,随便弄扔东西就算了,接着了还好,接不住的你上哪赔我这么一个敬业又炫酷的灵魂摆渡人啊。要不是我身手非凡,等一下你给砸坏了怎么搞?”完了,赵吏还要趁着她不注意,不轻不重的朝她额头呼一掌。

娅:我信了你的鬼话。

夏冬青拿着小圆盒打量的一下,透明玻璃里面,装着淡黄色的膏状物体,他晃了几晃,疑惑的看向娅:“这是什么东西?”

娅指着自己的嘴唇,对夏冬青笑了笑:“润唇膏啊,怕你不喜欢用口红样式的那种,所以就给你买了膏状的。酸酸甜甜的柠檬味!”

柠檬味的。

夏冬青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你吃过啊?”

“谁没事吃那玩意儿!买的时候店员说的。”娅说。

晚上赵吏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夏冬青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个玻璃小圆盒左右研究。赵吏瞧他看得专注,也勾起好奇心来,长腿一迈,大大方方的坐在夏冬青身边,肩膀挨着肩膀,伸手一把抢过夏冬青手里的小圆盒。

“什么东西,看那么仔细。美女送的啊?”

夏冬青想了想,点头。

哎哟。我辛辛苦苦养家糊口,你跑去刺妞,有男朋友你还去刺妞。赵吏决定不要把这东西还给夏冬青了,省的他惦记不知打哪来的小妖怪,他上下抛着小圆盒跟玩似的,漫不经心的问:“长什么样的,叫什么名字?也给我介绍介绍呗。”

赵吏这上下一抛一接的,把夏冬青看得一阵紧张,一手按在赵吏的肩膀上,伸手就要去抢回来,生怕赵吏一个不小心给摔破。

“这么紧张啊?”对于夏冬青的另类“投怀送抱”,赵吏向来喜欢的很,另一空闲的手环上夏冬青的腰,把人往自己怀里搂了搂,“跟我说谁送的,我就还给你。”赵吏笑着凑近在夏冬青的唇角吻了吻,语气说的跟真的似的。

“你也认识的,用不着介绍。”夏冬青推开赵吏凑近的脸,顺便捏了一下。

哦。熟人犯案,罪加一等。

“嗯?”

“小娅。”

赵吏:“......哦。”然后,他毫不犹豫亲了亲小男朋友的脸蛋。

夏冬青面无表情的看着赵吏:“润唇膏,柠檬味的。”

“你试过了?”赵吏安安分分把小圆盒还给夏冬青,夏冬青摇摇头,将小圆盒握进手心里,免得等一下赵吏又一个闹腾抢了去玩。

“那你把盖子开开,我尝尝?”夏冬青以为赵吏好奇紧了这润唇膏的味道,想自己亲身使用一下,他也没多想就拧开盖子,淡淡的柠檬味,并没有想像中令人担忧的浓烈。

赵吏沾了一点润唇膏在指尖,仔仔细细的全抹均在夏冬青的嘴唇上。

唇瓣上温热的触感让夏冬青一愣,问:“你不是要尝尝吗?”

赵吏挑眉:“这就尝。”

然后,赵吏结结实实的吻上夏冬青的唇。

清淡的柠檬味萦绕在近距离的空气里,润唇膏确实没什么味道,与恋人的吻倒是挺甜的。

冗。

虽说尽力而为就好,但所谓尽力而为之后达不到某个既定的标准,又会成为怪责,谁都拷问。

他背上背了个奇怪又诡异的东西,漆黑一片,蜷成一团如无头的黑影,那畸形东西寄生在他的背上,像极了一颗巨型的肿瘤。

可他却毫无察觉似的,整日驮着那东西走来走去。

他问他:“你背上背的是个什么东西?”

那人神情疑惑的看着他,狐疑的问:“什么......东西?我背上什么也没有啊。”

可是......

只有他能看得见,他想。

那东西越来越大,大得快把整个人都遮住。

他又问他:“你怎么样?”

那人说:“我?我挺好的。”

他看着那人背上的一团几乎实质的巨型黑影什么也没说,因为他听见,那团沉默已久的黑影此刻发出像婴儿却极为刺耳的哭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