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啾啾.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吏青】铲屎官的日常(10)

*快完结了,qnqqq拖了好久嗷。
*还是复健......orzzz

◆感谢喜欢啾!

-------♪------♪------♪---------

黑猫吏x仓鼠青

【10】 铲屎官很惆怅

讲真,现在你们超级无敌帅气人见人爱风流倜傥的铲屎官有点小惆怅。什么?你说前缀词太长?:  )宝贝儿,你的关注点竟然不是铲屎官为什么惆怅,而是那些本来就是事实的前缀词嘛,你们是不是不爱我了?我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信不信铲屎官分分钟发出杠铃般的哭声,呵。

好难过哦,但是还是要继续保持猥.....优雅的笑容,微笑到走形。

等等等一下,这些才不是重点啊喂!

重点是,铲屎官很惆怅,非常惆怅,特别惆怅,现在惆怅!

我看了看在笼子里酣睡的夏冬青,又低头看了看趴在桌子旁边的赵吏,也不知道该不该笑好。赵吏这会儿焉了叭叽的抱着尾巴舔了舔上次被夏冬青咬了的尾巴尖,眼巴巴的看着桌子上的笼子,一副想跳上来可又不敢跳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我家的黑猫会这样。

“赵吏你看,玩脱了吧。”我蹲在赵吏的面前,手肘抵在膝盖上,双手托腮。

赵吏抖了抖耳朵,抬头也看了我一眼:“喵。”

“诶呀,我也没办法啊,谁让你要抢夏冬青的葵花籽呢,小冬青肯定会生气的啊。”我大胆伸手捏了捏赵吏的尾巴尖。

奇迹的是赵吏竟然没躲,也没挠我。

“喵——。”赵吏轻轻晃了晃尾巴,又叫了一声。

“行啦,等一会儿小冬青睡醒了,我把它从笼子里抱出来,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又趁机撸了一猫。

然后铲屎官的手背就被猫爪的小肉垫拍了一下。

嘿嘿嘿。

虽然撸了一把猫铲屎官有点小窃喜,但是铲屎官还是惆怅。

为什么你们看起来好像很懵逼的样子?

反正全是赵吏的锅。等一下!赵吏你伸爪子是想做什么!请善待你的铲屎官。

事情是这样的,自从上一次赵吏成功踏入作死的境界之后,夏冬青就真的不理赵吏了。赵吏一靠近夏冬青,夏冬青直接背对赵吏,连看都不带看一眼的,更凶一点的,夏冬青甚至还会直接扒着赵吏咬,虽然看着赵吏的模样它应该是感到享受的,可是听声音,它是真的疼,毕竟毛都被咬下几根了。

就昨天吧,夏冬青窝在我给赵吏买的小垫子上,而赵吏则趴在夏冬青附近的地方,耸下尖尖的耳朵,连身后的尾巴也无精打采的搭在地上,它脑袋蹭在地面上,一个劲儿的对着夏冬青的方向叫,那小样子和叫声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当时我差点以为家里进了另一只野猫,简直惊悚。

然而夏冬青无动于衷,在小垫子上缩成一团毛茸茸的球,像是打定决心的不理赵吏。赵吏不死心的又叫了几声,它看见夏冬青没有反应,以为夏冬青是睡着了。于是,赵吏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蠕动过去,慢慢接近夏冬青。

我:??????

没错,就是蠕动。:  )天知道当时的画面有多槽心,赵吏你这个姿势到底是从哪学回来的?

好吧,我们先忽视这个诡异的走位姿势。

主要是,当赵吏用微润的鼻头蹭上仓鼠的后背时,那只黑猫还没来得及高兴一下,它就被夏冬青咬了一口。对,直接给咬在鼻子上了,还留了个小小的牙印,赵吏疼得当场就炸毛了,可能是出于对方是夏冬青,它很快又平静下来,朝着夏冬青委屈兮兮的“喵嗷”了一声。

然并卵,夏冬青直接窜到桌子底下里躲着了。

赵吏反应也快,也跟着跑到桌子那儿,伏低身子就要往桌底钻。

呵呵,赵吏,谁给了你苗条的错觉?

看着赵吏卡在外面不断扭动的优美大腚,铲屎官觉得眼睛疼。

赵吏尝试几次无果,确认自己是真的进不去之后,它改为用爪子去扒拉夏冬青,结果一连被夏冬青咬了好几口。

噗!

赵吏:喵。(委屈。)

最后还是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把死活要趴在那里等待的赵吏强行抱走,抱的时候,赵吏又是挥爪又是蹬腿,死死的抱着桌子脚不让我抱走,其叫声的凄惨程度一度让铲屎官觉得自己在对某位“良家妇女”做一些违-法-的事情似的,差点儿铲屎官就想重新做人,改过自新了。

呵呵,刺激。:  )

总之在我千辛万苦地把赵吏抱走,并锁在卧室里之后,最终夏冬青在铲屎官以葵花籽做美食诱惑下,终于肯从桌子底下出来了。

那应该是一幅美好而温馨的场面的,提前是,没有被锁在卧室里的赵吏的凄惨叫声做背景音乐的话。

赵吏用爪子扒着门:喵喵——!(铲屎官你这样会很容易失去我的!)

-------------◆TBC◆------------

【叶黄/填词】共战

(`^´)

----------------------

【叶黄/填词】共战

原曲: I Want My Tears Back-Nightwish

填词:羡樊辞

歌词:

是你我荣耀

他叼着 的烟卷
掸落了一地那往昔
重头来 指尖跃动
他开辟原野荒漠

剑出鞘 的锋利
妖刀一刹那的杀机
那少年 剑所向
必斩开所有迷惘

夜雨袭 君莫笑此声烦
此战之后再酣畅战一场
荣耀与你 灵魂所往
伞尖与剑交叠共战的托付

千机变 向命运来挑战
伞剑直指 此战之后再并肩
荣耀一步之遥
长夜褪去 破晓已至

是你我荣耀
这荣耀永不落幕

空知林 的交付
同行相靠的守护
此岁月 道途里
何其有幸共赴光荣

夜雨袭 君莫笑此声烦
此战之后再酣畅战一场
荣耀与你 灵魂所往
伞尖与剑交叠共战的托付

千机变 向命运来挑战
伞剑直指 此战之后再并肩
荣耀一步之遥
长夜褪去 破晓已至

夜雨袭 君莫笑此声烦
伞剑直指 此战之后再并肩
荣耀一步之遥
长夜褪去 荣光加冕

是你我荣耀
这荣耀永不落幕

千机变 向命运来征战
伞剑直指 此战之后再并肩
荣耀一步之遥
长夜褪去 破晓已至

夜雨袭 君莫笑此声烦
伞剑直指 此战之后再并肩
荣耀一步之遥
长夜褪去 共赴光荣

是你我荣耀
这荣耀永不落幕

-------------------

诶。

请求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于是他永远地留在永恒里。

从此,愿你万寿无疆。

他的时间被偷走了,于是他的时间也便停止了。

时间与他成为平行存在,永远不会有任何交叠的瞬间。

他站在那里,听见某处诞生的哭泣声,他循声而去,那是一具枯骨——披着无数冠冕堂皇的华丽。他与枯骨的两只空荡荡的眼睛对视,分不清嘴角的地方张开,枯骨发出难听的笑声。

像是指甲刮在玻璃上的刺耳,枯骨晃动四肢:“你被剥夺了时间吗?真可怜。”

“你也许是被遗弃了。”

他没有回应。

“别难过。这说不定是好事儿,你脱离了时间的控制。”

他摇摇头,说:“这说不定是诅咒。在你之后,还会有无数个如‘你’的存在降生。”

“可我拥抱着时间,而你被停止成长。”枯骨说。

他却没有说话了。

自他的时间被终止之后,他变得能看见时间的流动,那是一股无形,他看见那些时间避开他的流走。

他静默地看着时间,等到金色光辉变成银白流沙,他被永远地留在永恒里,无休止。

5.29。

【5.29】

叶修,生日快乐。
一身荣耀加冕于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有幸在那一天,遇见最了不起的你。
你是年少。

也也也祝,叶秋生日快乐啦(*°▽°*)ゞ!

唇亡。

诡异的焦虑。

老实说,那实在是个意料之外。我理解它是痛苦的,而且我觉得那也已经姑且算得上是不值一提的事情,倒也不应该有什么偏差的情绪出现。

然而,我小瞧情绪它的脆弱度了。


结了一层痂,抠开挖开揭开。


本应是老生常谈。

以后。

夏冬青牵起赵吏的手,力道不重不轻地握了握,他笑了:“等到八十岁的时候啊,我肯定满头白发,脸皱皱的,指不定是个丑丑的小老头。那时候我老了,可你还‘年轻’啊。”

【荼岩】天光星辰(07~08)

题目是假的,又名《 睡醒发现自己身边有颗蛋 》。
_(:3ゝ∠)_继续继续继续继续孵蛋嗷呜~。
孵出来了耶。
征程是星辰大海嗷呜。
瞎讲讲,跨越种族的恋爱:  )。

感谢喜欢啾。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



【07】

蛋里面孵的怕不是个喜欢恶作剧的小妖精吧。

安岩有些烦躁的迈着步子,围着蛋壳已经出现裂缝的蛋绕了几圈,微微眯起的浅棕色的兽瞳很好的体现了主人的不悦情绪,身后毛茸茸的尾巴时不时拍打在后脚上,他对着这个蛋上下打量,蛋壳上纹络的颜色比之前要深,线条由最初的两端变成遍布整个蛋。

安岩突然张开嘴,用尖牙去啃蛋壳。

硬,咬不动,我要生气了!

最后那只虎斑猫毫不留情地一爪子的拍在蛋上,蛋翻滚着被拍了出去,撞上形状怪异的窝,才堪堪停止滚动的轨迹。

那只猫完全没有在担心那颗蛋会不会碎,反而站在原地,心安理得地舔了舔自己刚刚完成一件伟大事情的爪子。

这实在不能怪他。

设想一下,任谁每天早上在一股生命无法承受之重感中醒来,接着发现自己破天荒的被压在一颗蛋下,都会心情复杂。如果只是恰巧的一两次还可以归为忍受范围,但是谁受得了每天早上醒来,都会发现自己被压在一颗蛋的下面!

对于认为自己一直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安岩来说,被一颗蛋压,简直是天大的耻辱嗷!

这么想着,安岩更加不开心的“喵”了一声,耸拉着两只耳朵,晃动四只小爪子,朝蛋扑了过去,精准无误的把蛋压在自己的肚子下,还用前爪拍了拍蛋。虽然四脚腾空的姿势让安岩感觉有些小别扭,但把蛋压在自己身下,这总让他觉得自己扳回一局。

“喵。”蛋妖精。

“喵喵——。”我们打个商量行不行,你就不能老老实实的睡在自己的窝里嘛?

“喵嗷——。”我又不好睡的!

安岩垂着一边耳朵,无意义的在蛋上叫唤了起来,试图与蛋进行单方面的沟通。

老实说,安岩也不是没有尽力抢救一下自己每一个被压的早晨,奈何敌方太顽强,我方战略是妥妥的完全战败啊!

在安岩第三次在有重量的早上醒来后,他已经可以淡定的将压在自己肚子上的蛋推开,并不紧不慢的舔舔爪子,理了理有点松乱的毛发,然后将蛋一点一点移回“蛋窝”里。他用脸颊蹭了蹭光滑的蛋壳,软软嫩嫩粉肉垫踩了踩蛋,对于自己的每一个早上有点忧心忡忡,他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做猫的要有猫的志气!

于是那天晚上,他从外面叼回了一根粗藤蔓,直接把蛋五花大绑的拴在一块很有分量的大石头上,用小毯子盖住蛋和石头,睡之前他还十分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生怕自己一个没绑好,自己又要被蛋压。

安岩那晚天真的以为自己将能迎接一个美好的早晨。

呵呵喵。

事实证明,果然是他太天真了。

早晨它踏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两步的站立在他的肚子上,毫不客气的嘲笑着安然沉睡的他:“呵呵,天真。”

安岩睁开眼看见一颗蛋压在他肚子上,“果然是这样”的无奈紧接而来,他觉得自己有点窒息。

喵嗷!这颗蛋是哪里来的妖精叭!

安岩全身的毛炸起,四肢紧紧扒住那颗蛋,抱着蛋就是各种翻滚推搡,情绪最高涨的时候,他还会用两颗小尖牙去啃蛋壳,浅棕色的兽瞳挣得大大的。

第四天晚上,安岩认为自己应该改变战术。他捧着“敌动我动”的想法,安岩决定把蛋留在洞穴里,自己在外面睡。

他对于在外面睡这件事颇为兴致勃勃,花了大半天的时间在洞穴附近的树林里物色好一棵大树后,就晃着尾巴欢欢喜喜地去抓鱼了,那副“为自己的聪明而赞叹”的得瑟小表情,简直不能更可爱。

晚上的时候,他依旧把蛋拴在大石头上,自己跑到外面上树睡觉。安岩动作平稳的趴在树枝上,下巴搭在交叠在一起的爪背上,下垂的尾巴时而轻轻摆动,兽瞳半垂,两只耳朵微微怂拉,有时树林里传出一丝风吹草动的声音,耳朵也跟着抖几抖,那困倦的样子惹人欢喜。

安岩透过树叶之间交错的缝隙,看见悬挂于墨蓝天幕皎洁的月亮,心想:这次不会再被蛋压了吧,毕竟蛋可不会爬树。

于是,再睁眼,安岩觉得自己的常识被狠狠的刷新了一把。

头顶是熟悉的洞穴石壁,肚子上那熟悉的重量,自己和蛋身上躺着的是质感舒服的小毯子。

他绝望而暴躁的心想:我去!谁和说蛋不会爬树我咬死谁!

那只虎斑猫在尝试过各种方法,最后都以失败告终之后,他决定还是不要折腾自己了,他要和蛋一起睡!

果然,安岩和蛋睡在一起之后,那颗蛋再没有整个压在他的肚子上了。

自此之后,那个形状怪异的“蛋窝”被安岩和蛋放在角落里,再也没有用过。




【08】

蛋壳上出现裂缝了。

破碎的裂缝是从中间开始蔓延而出,天知道前几天晚上当安岩看见这颗蛋疑似有要被孵化出来的迹象时,他有多欣喜若狂,于是他挣着眼蹲坐在蛋上等了一晚上。

然而什么也没有孵出来。

那几道裂缝仿佛只是新长出来的花纹似的,之后毫无动静。安岩也不是没想过粗暴一点,直接上爪子去扣破它,但是他想了想,孵都孵那么久了,再等等吧,于是他把伸到一半的爪子收回来,改用脑袋温柔地蹭了蹭蛋壳上的几道裂缝。

快点孵出来吧,安岩伸出舌头舔了舔蛋壳的裂缝。

安岩再等了好几天,那颗蛋依旧没有要孵化的迹象,那几道裂缝就像是一个假象。

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安岩带着蛋一起到洞穴外面晒太阳的时候,他突然惊觉这是一颗不能用常理来衡量的蛋!自然孵化出来的方式应该也是很特别的,他蹲坐在地上,用尾巴圈住自己,半眯着眼歪起脑袋想了一会儿,然后他一肉垫的拍在蛋壳上,用自以为威逼实际是猫崽子不成威胁的语气说:“你出不出来?你再不出来,我就吃掉你,连壳也不剩的那种!”

半晌,那颗蛋安静无比。

诶。

我怕不是只傻猫叭。

“咔——。”

蛋壳被里面孵化的东西啄破了。

裂缝在扩张着变大,从里面爬出一条细长细长黑不溜秋的东西,几乎有他一条尾巴还要长一点的长度,浑身湿哒哒的,分不清哪边是头哪边尾巴,那东西好像连眼睛都没有。

蛋破得太突然了,安岩有点不知所措。

他伏低身子去看那正朝他慢慢爬过来丑兮兮的小家伙,他怂了怂鼻子凑着去嗅嗅。那小家伙真的是长得奇特,安岩又实在分不出小家伙的头尾,喉咙里发出警戒的咕噜声,他有点怵的一爪子拍在黑漆漆的小家伙的身子中间,谁知,那小家伙一个爆发猛地蹿起,对着安岩的鼻子就是一口咬。

安岩浑身的毛都炸起,尾巴竖直:“喵嗷——!”

造反了!


-------------🎐TBC🎐------------

【吏青】24小时(上♪D)

*最近忙到飞起,不知所措,卡得慌。
*文风巨变,慎嗷。
*依旧当做是复...复健叭.....
*这个24小时有点长噫....._(._.)_这个起床不得了,终于起来了嗷嗷嗷quqqq!

◆感谢喜欢啾!

-------♪------♪------♪---------

9:17am。

不得不说,赵吏情话技能几乎是张口就来,一个字都能磨出深情的缱绻意味,惹得夏冬青面上覆了一层淡淡的微红,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角,好在浅色的阳光替他掩去了那份难以言喻的害羞。

与那些迫不及待涌入的光一起,周身充斥着微和温暖的夏冬青慢慢转过身去,于是他连同光一起,不偏不倚地一同映落在摆渡人盛满温情的瞳眸里。坐在床沿的摆渡人不自知自己此时的模样,他朝着望向自己并独自发呆的恋人伸出手,嘴角带起一抹极浅的笑。

温柔的阳光翻山越岭而来,它踏过每寸肥沃或荒脊的土地,自天上倾落而下,落在人间,落在了爱人的身上,爱人微笑着伸出双手去迎接,过多的从手心溢满而出,继而在落在心尖之上,它仍在倾注。他的爱人拢在曦阳里,耀眼夺目,夏冬青心想。

“你的无穷的赐予只倾入我小小的手里。时代过去了,你还在倾注,而我的手里还有余量待充满。①”

赵吏看着夏冬青兀自笑着,心里突然想起了从某处看来的一句话,当时大抵还不太理解那些字句的意义,那是自言语流传就已经构筑的奥妙,文字一开始就不需要任何解读,它是自然而然的存在,等赵吏也来到这个自然而然的时间里,这句话也便脱口而出了。

夏冬青发呆的样子实在是有趣,赵吏看得乐不可支,可谓是自己的爱人真是越看越可爱,怎么看都是百般的好。

夏冬青回过神,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像是无奈的笑了:“你是从哪看来的?”但那笑容之中蕴藏的更多是纵容,他把右手搭在赵吏伸出的手掌上,“早上好,赵吏。”

“啧啧,你当我是谁啊?灵魂摆渡人,都活这么大了,我见识的说不定比你吃过的盐还多呢。”赵吏嬉皮笑脸的冲他咧了咧嘴,终于如愿以偿的握紧了夏冬青的手,他说:“早啊,我的爱人。”

我是跋山涉水而来的爱人,你要在归途捧着一束阳光等我来见你,等我来和你分享有你的世界是如此美好,之后,让你的灵魂安心居住在我充满日月星辰的心里,那必会开满玫瑰与馨香。

9:21am。

两个成年男人挤在一个洗手间里,那一定不是个好主意,夏冬青万分后悔的想,他一手拿着牙刷,另一手手肘顶了顶贴在他后背的胸膛。

身后的人双臂环抱在他的腰上,要黏乎黏乎就算了,平时两个人也没少腻歪在一起,但是这不安分的上下其手就不对了啊。

夏冬青吐掉嘴里的泡沫,灌了几口清水洗净口腔里余留的牙膏泡沫,吐掉嘴里的水,放下牙刷,他侧头瞪着赵吏,一副骂又不舍得骂的样子:“赵吏,你弄好了就出去啊。老挤着我干嘛?”

傻子哟,赵吏心想,同时又有一种得意的窃喜,眼前的爱人简直乖的不能再乖。

赵吏才不会说他就喜欢这样折腾夏冬青,他对他总是包容的,赵吏就喜欢看夏冬青对他无可奈何却又极为纵容的模样,他就喜欢成为夏冬青唯一的例外,因为那肯定是独一无二的特殊与特别。

“你弄好了吗?”赵吏让人转过身面向他,双手撑在夏冬青身后的洗手台上,一副完全把夏冬青困进自己怀里的姿态。

虽然有点小情绪,但夏冬青还是颇为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确定的点点头:“好了。”

“呵。”赵吏偏头,笑着和夏冬青交换了一个充满柠檬味的吻,唇瓣分离的时候,他还有些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瓣,喉咙里发出几声满足的呢喃。

“赵吏你.....!”等夏冬青反应过来时,早已满脸涨红,他瞪着赵吏,但又碍于刚刚和爱人接吻的害羞,他不太敢过于直视赵吏,心脏跳得疼!

“嗻,小吏子在呢。”赵吏突然把连脸凑近夏冬青面前,一手掰过他死活不好意思直视自己的小脑袋,让不得不面相自己,他带着笑意的说:“有点甜啊,青仔,你要不要尝尝?”说完,赵吏还特别不要脸的对着夏冬青努了努嘴。

尝个头啊。

夏冬青红着脸直接动手捏了捏赵吏的脸:“我和你用的是同一管牙膏好嘛!味道是一样的!”

“哦。”赵吏像是十分失望的看了看夏冬青,他把脸凑过去蹭了蹭夏冬青的脸蛋,语气完全没有面上看起来的那一回事,“我这分明是在给你找一个偷亲我的借口啊。”

“赵吏!”那红都烧到耳根了,夏冬青向来最禁不起赵吏的语言调戏了。

然后,夏冬青气急败坏地咬了赵吏一口,咬在嘴唇上的那种咬,还很自然的顺势伸出舌尖舔了一口。

夏冬青涨红着脸望着赵吏,简洁有力而理直气壮的说:“我偷亲你还需要借口嘛?”

不得了了,爱人竟然会耍流氓了。

谁教的?我搞死他。

赵吏被自家爱人狠狠萌了一把的心想。

-------------♪TBC♪------------

①泰戈尔《吉檀迦利》。

520快乐,啾啾哒。【比心】

【荼岩】嘘,请闭眼。(Chapter 13)

*略略略qnqqqqq。
*剧情过渡诡异(mayaa天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剧情慢热,基-情未满。
◆感谢喜欢啾!




-------------------------



【Chapter 13】脱吧1





“安岩!这儿!”站在操场上已经换好体育服的宋远书朝安岩大力挥动手臂,但他又怕安岩会看不见,于是精力充沛地向上蹦了几下,眼睛因兴奋而挣大,眼底折着阳光的明亮,整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

“哎,哎,行了行了,别蹦了。安岩他看见了。”楚易一把扯住蹦得正起劲儿的宋兔子,让人安分下来。尽管他现在更想做的是后退与人划清“正常与傻缺”的界线,但出于某种压根不存在的同学爱,他还是堪堪止住了蠢蠢欲动的双脚。

安岩两步做三步的奔到江小猪他们面前,小颗的汗珠随着他动作的颠簸,从额头上滑落至脖颈处,他微微弯腰,一只手撑在膝盖上,边喘着大气边扶了扶眼镜。

“我说安岩,你不就是上个厕所了噻?要这么久嘛?”江小猪上前拍了拍安岩的后背,给他顺顺气。

一听江小猪问起,安岩突然像是被人提起劲儿似的,气也不喘了,眉毛一挑,他动作自然的搭上江小猪的肩膀,凑到人耳边,摆出一副神奇莫测的表情,小声说道:“诶,我上一次不是说我不小心又进了小树林,然后遇着鬼了吗?这次我又遇到了。”

江小猪先是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厕所里?”

“嗯。”安岩点头。

江小猪的表情微妙的纠结了一下,“男厕?”

嘛玩意儿?是我听错了什么嘛?

觉得对话的走向越来越诡异的安岩眼皮一跳,等一下,我觉得友谊的小船可以再摧毁一下的。安岩感觉万分心痛的捂住心口,他用着一种迷之“包容”的眼神看向江小猪,语气幽怨:“我去,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江小猪!你的重点不是应该关心一下我是怎么成功逃生的嘛?”

“不是。”江小猪微讪,他对着安岩咧嘴露了个笑容,然后抬手挠了挠头,他才补充道:“我就是想确保一下我节操的安全噻。”

安岩:“.......。”他决定等一下他就把江小猪关洗手间里!

在两人身后一个身影正蹑手蹑脚的靠近,眼珠子在眼眶里狡黠地溜了几圈,像是在预备某种成功的窃喜。

“哇——!”宋远书一个突然袭击,双臂一个猛扑搭在安岩和江小猪的肩膀上,“吓一跳了么?”

卧槽,差点就叫出声来了。安岩上齿咬在下嘴唇上,他看了一眼宋远书,暗自舒了一口气,他庆幸着别人听不见这会儿躁动的心跳。还以为自己的一世霸气就要葬送在这里了,安岩心想,然后他决定一会儿也把宋远书和江小猪一起关进洗手间,这种东西不能只让他一个人承受。

“怎么又是你这个熊孩子!”江小猪吓得连平日里说话的四川口音也不见了,他扬手假装要单方面输出爆打宋远书一顿。

见形势不妙,宋远书一个激灵开始拔腿就跑,他边跑边回头看,嘴里还要嚷上几句:“诶诶诶,我这不是想善意提醒你们上课铃快响了嘛!小猪你这样不行啊我觉得吧。”

江小猪倒也配合他,见宋远书要跑,粗略地热身活动了几下,他也跟着追了过去。

安岩顺势在两个打闹着跑远的少年身后挥了挥手。

青春哟。

清风轻而温柔的到来,抚动额前碎发,阳光碎落在少年们的身上,一片天光。远处树叶婆娑而歌,细细碎碎洒在耳畔,像极了黎明时低语温言,温煦阳光蹁跹跃落叶片交错间的罅隙,成斑斑影影印在地上,也落在少年身上。

刚刚在洗手间发生的不好回忆,这时才终于消散,一如一朵洁白雏菊撕裂铺天盖地的黑暗,在那里开出一束光。安岩看着眼前走过的成群人们,他们吵闹着,真实的存在,最近见得太多偏离现实的事情,肉眼可见的某种改变,让他觉得自己脱离轨道,划出一道界线。

“诶,安岩。”站在一旁看了热闹看了好一会儿的楚易这时才慢悠悠的走近,他抬手轻轻拍了拍突然发呆的安岩,等安岩转头看向他时,才指了指那跑远的两人,“两个活宝。走吧?”

安岩遮掩着看了眼头顶晃眼的太阳,笑着应道:“青春嘛。”

“老了老了。”楚易低沉声线应和。

宋远书和江小猪两人应该早到操场了,奈何两人打闹快乐,完全忘记他们身后还有两个小伙伴的事情。安岩和楚易只好加快脚步赶去,途中,楚易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漫不经心地随口一提:“听说之前的体育老师家里有事辞退了,来了个新的体育老师。我想想,好像是叫罗,罗平。”

“又有新老师啊?”安岩问。

“又?”楚易转头看向安岩,神情疑惑。

“对啊,我也是听我们系的女生说起才知道。据她们说,医务室的包姐转去别处了,也不清楚转哪儿了。但是,就前三天吧,医务室来了个新的校医,看着像是二十来岁,重点是她们说那新校医帅炸苍穹,白白净净,还长得特别......禁-欲?”安岩握拳掩住嘴角迷之羞涩的弧度,耳尖都染着一层淡淡微红。

“噗!咳——少女心思你别猜。”楚易声音有点虚的说。

主要是他们系的女生实在彪悍,成日在他们耳边说些有的没的关于跨越精神的恋爱,有时还会提着兴致给他们拉官配。天知道为什么他们也跟着听,结果对那方面的事情还颇有造诣,不该知道的全知道了,甚至有些时候,那些女生们的话题让他们这些男生听了瑟瑟发抖。

见过打开新世界大门的,但是没见过开得那么彻底的。

你们见过嘛?我就体会过。

“我就说,怪不得这几天那些女生跑医务室跑得那么勤奋。”

“这个看脸的世界,看看我你就懂了。”安岩自豪的选择一个无死角帅气的角度把脸对着楚易,下巴微微昂起,眉毛上挑,眼底带笑,像足了一只偷腥成功觉得自己帅爆表而得意洋洋的幼猫崽。

楚易:“......。”十分想殴打同学!

等安岩和楚易到达指定的上课地点,那里都已经站着不少学生了,而那位新来的体育老师被围在中间,和学生们谈论着什么。初到新环境,新体育老师也没感觉特别紧张,对于热情到过分的同学他也是应付地很得心应手。

时间刚刚好,节奏感十足的上课铃响了。

体育老师摆了摆手,让围着的学生往后退开一点,他站直身子,环视一圈操场,心里清点着人数,他抬手不禁意的理几理头发,喉咙里咳了几声,才施施然扯开嗓子说:“哟,人挺齐的,很好。就是你们看的那样,你们的周老师有些私事要处理,所以离校了。现在,你们的体育老师由我担任,我叫罗平,你们平日里要是乐意直接喊我名字也行,当然,偶尔记得称呼我‘罗老师’一下就好。你们有什么特别的问题想问我吗?”

闻言,几个学生堆在一起交头接耳好一会儿,最后他们像是下定最终决定,一个男生被集体毫不留情的推了出来,那男生不知所措的看看身后的同学,又看看罗平,支支吾吾的喃了几个字,完全没有要积极发问的态度,又被其他同伴催促着“你快点问啊”。男生心一横,一咬牙,结果直接气急败坏的喊了出来:“老师,你有没有女朋友!”男生声音喊得有点大了,几乎半个操场的人都能听见。

“有,她超可爱的。好了,下一个。下次可以小点声,老师耳朵还是好使儿的。”罗平笑着安慰性地拍了拍男生的肩膀。

底下几个男生跟着起哄,闹成一片,几个胆子大的,而且看这个体育老师亲近的男生直嚷着“老师你不厚道啊,怎么也得等等我们啊”。

“啧,等等你们?人家等一下跑了,你们怎么赔我?”好在罗平是真的不介意,不如说,现在这个状况正合他意。

“有我们陪你啊!”

“对啊,不慌。”

“我才不要,你们互相陪伴吧。”

他们互相打趣彼此,逗笑了一旁的女生们。

安岩和楚易听着也忍不住一块笑了,江小猪老早就看见他们的身影了,于是扯着宋远书穿过人群挤到他们身边。

宋远书问:“你俩怎么那么慢啊?”

安岩说:“分明就是你们跑太快了。”

这时罗平拍了拍手:“还有什么问题没?没了的话,我们开始上课了,你们先做个热身运动吧。然后——先跑个几圈我瞧瞧,男生一千,女生八百。”

话音刚落,底下顿时一阵五花八门的哀嚎。

“天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体育老师。“

“罗平,请对我们好点,这样我们友谊的潜艇还在。”

“等会儿,我刚刚是不是失聪了?你再说一遍。”

“怕不是敌方来的卧底!”

这些罗平才不听呢,他咧嘴笑得特别张扬:“赶紧的,拿出你们的青春和活力来快活啊,别浪费今天的大好时光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