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啾啾.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全职/叶黄填翻】共战

(◍´꒳`◍)<810祝最好的黄少天生日快乐。>



一首填词,不要脸的找了好姬友翻唱惹。

_(:з」∠)_哇,词穷怪,那就这样。

很高兴陪你长大。

啾。

----------------------------------------------


【全职/叶黄】共战(给你戳。)

歌词(啾。)


----------------------------------------------

(˘•灬•˘)不知道为什么电脑打开链接的歌有时可能播不了,手机上就可以。

涌入黏稠的枯燥,溺毙沉疴的眼。

【填词】谣

【填词】谣

原曲:まつげうさぎと踊り子の旅-浮森かや子

填词:羡樊辞



歌词:

请你打开吧
藏在糜烂玫瑰腐肉里紧闭的大门
接近就踏出哒哒的舞步声与舞曲

量度好位置就借你肋骨造把钥匙
迷路孩子盛装与你一同敲响门扉
好奇心请你不要遗忘 行恶极乐高涨
今夜宴会在黎明之前请尽情狂欢

啃咬毒苹果沾点糖果屋的甜蜜梦
熬制一锅善良巫女做晚宴的主菜
借年轻少女做一件美丽温暖舞裙
穿起遗落台阶的水晶鞋跳一支舞

蓝胡子的门 你可以去敲敲看
你必定 会听见门里传出少女美妙合奏

天国或地狱你可以用谎言来称量
来吧赶在天亮之前请肆意一整夜
摘朵白蔷薇拌着腥味醇香红酒饮下
沉睡醒来的 人啊欢迎你到来

扭曲长廊站着位扭曲的人是绅士
十个男孩到处寻找不见了的兄弟
听着知更鸟的歌唱问是谁杀了它
漆黑笑弯的眼睁大什么也别看见

无名的童谣 你可以来唱唱看
这盛宴 你必是绚丽注定无法逃脱主角

祈祷与诬忘今晚请你随意使用吧
嘀嗒转动的时钟已开始进行倒数
这美好陶醉的舞宴不久之后将散场
有罪无罪的 人啊欢迎你光临

便士的诗句 你可以来读读看
在最后 向虔诚的每一位灵魂送上黄昏

安宁或彷徨都会陪伴你到最终场
看呀分针秒针夺走永恒真理时分
被晨曦驱逐之前请抓紧跟上这舞步
沉溺觉悟的 人啊即将要离场
哎呀不好了乐章时间已所剩无几
但请别担心 我们下场舞宴见

一直登录失败,究极快乐。

一梦。

“你以后还来吗?”他与他坐在屋外长廊上,雨幕细密,倒给外面的景物勾了一圈轮廓,模糊了鲜明色彩,也许是雨水有意洗净铅华。

闻言,他哼笑着挑了挑眉头,也看不出是高兴还是嘲笑。

他好奇的望向他,也不甚在意,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他看了他一眼,弓起的食指弹过他的额头,说:“傻子,什么来不来的。”

那力道说不出轻重,但夏冬青还是下意识的抬手捂了捂那处额头,仿佛想要捂藏皮肤接触时一丝微弱的体温。

他看着夏冬青那副呆愣的模样,不由的笑了,他抬手去接坠落的雨珠。

“——我一直都在这里。”

而后,梦醒了。

夏冬青望着窗外,人间一场雨,世人入一梦。

之后,夏冬青再也没在梦里见到赵吏了。

洞。

待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所有落空的遗憾终于圆满。

大概不会再见了,夏冬青心想,他又是那副那个人最爱的行头,黑色风衣的衣摆被风掀起一角。

他等在马路边,等红转绿的通行。

是绿灯了,车辆停止,那些等待的人群开始流动。

夏冬青漫不经心的走着,这条马路是十字路口,四面八方的嘈杂,同行抑或擦肩而过也好,那之后便再与他无关,他经历得太多了。

又是与一人擦肩,夏冬青像是被惊醒一般的愣住了,是蜻蜓惊扰水面时的涟漪,向外扩散开。

那人说:“夏冬青。”

夏冬青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声音的。

他猛地回头,却望不见那个人,只有芸芸众生。

他应该是笑了。

“是他,回来了。”

【吏青】铲屎官的日常(10)

*快完结了,qnqqq拖了好久嗷。
*还是复健......orzzz

◆感谢喜欢啾!

-------♪------♪------♪---------

黑猫吏x仓鼠青

【10】 铲屎官很惆怅

讲真,现在你们超级无敌帅气人见人爱风流倜傥的铲屎官有点小惆怅。什么?你说前缀词太长?:  )宝贝儿,你的关注点竟然不是铲屎官为什么惆怅,而是那些本来就是事实的前缀词嘛,你们是不是不爱我了?我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信不信铲屎官分分钟发出杠铃般的哭声,呵。

好难过哦,但是还是要继续保持猥.....优雅的笑容,微笑到走形。

等等等一下,这些才不是重点啊喂!

重点是,铲屎官很惆怅,非常惆怅,特别惆怅,现在惆怅!

我看了看在笼子里酣睡的夏冬青,又低头看了看趴在桌子旁边的赵吏,也不知道该不该笑好。赵吏这会儿焉了叭叽的抱着尾巴舔了舔上次被夏冬青咬了的尾巴尖,眼巴巴的看着桌子上的笼子,一副想跳上来可又不敢跳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我家的黑猫会这样。

“赵吏你看,玩脱了吧。”我蹲在赵吏的面前,手肘抵在膝盖上,双手托腮。

赵吏抖了抖耳朵,抬头也看了我一眼:“喵。”

“诶呀,我也没办法啊,谁让你要抢夏冬青的葵花籽呢,小冬青肯定会生气的啊。”我大胆伸手捏了捏赵吏的尾巴尖。

奇迹的是赵吏竟然没躲,也没挠我。

“喵——。”赵吏轻轻晃了晃尾巴,又叫了一声。

“行啦,等一会儿小冬青睡醒了,我把它从笼子里抱出来,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又趁机撸了一猫。

然后铲屎官的手背就被猫爪的小肉垫拍了一下。

嘿嘿嘿。

虽然撸了一把猫铲屎官有点小窃喜,但是铲屎官还是惆怅。

为什么你们看起来好像很懵逼的样子?

反正全是赵吏的锅。等一下!赵吏你伸爪子是想做什么!请善待你的铲屎官。

事情是这样的,自从上一次赵吏成功踏入作死的境界之后,夏冬青就真的不理赵吏了。赵吏一靠近夏冬青,夏冬青直接背对赵吏,连看都不带看一眼的,更凶一点的,夏冬青甚至还会直接扒着赵吏咬,虽然看着赵吏的模样它应该是感到享受的,可是听声音,它是真的疼,毕竟毛都被咬下几根了。

就昨天吧,夏冬青窝在我给赵吏买的小垫子上,而赵吏则趴在夏冬青附近的地方,耸下尖尖的耳朵,连身后的尾巴也无精打采的搭在地上,它脑袋蹭在地面上,一个劲儿的对着夏冬青的方向叫,那小样子和叫声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当时我差点以为家里进了另一只野猫,简直惊悚。

然而夏冬青无动于衷,在小垫子上缩成一团毛茸茸的球,像是打定决心的不理赵吏。赵吏不死心的又叫了几声,它看见夏冬青没有反应,以为夏冬青是睡着了。于是,赵吏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蠕动过去,慢慢接近夏冬青。

我:??????

没错,就是蠕动。:  )天知道当时的画面有多槽心,赵吏你这个姿势到底是从哪学回来的?

好吧,我们先忽视这个诡异的走位姿势。

主要是,当赵吏用微润的鼻头蹭上仓鼠的后背时,那只黑猫还没来得及高兴一下,它就被夏冬青咬了一口。对,直接给咬在鼻子上了,还留了个小小的牙印,赵吏疼得当场就炸毛了,可能是出于对方是夏冬青,它很快又平静下来,朝着夏冬青委屈兮兮的“喵嗷”了一声。

然并卵,夏冬青直接窜到桌子底下里躲着了。

赵吏反应也快,也跟着跑到桌子那儿,伏低身子就要往桌底钻。

呵呵,赵吏,谁给了你苗条的错觉?

看着赵吏卡在外面不断扭动的优美大腚,铲屎官觉得眼睛疼。

赵吏尝试几次无果,确认自己是真的进不去之后,它改为用爪子去扒拉夏冬青,结果一连被夏冬青咬了好几口。

噗!

赵吏:喵。(委屈。)

最后还是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把死活要趴在那里等待的赵吏强行抱走,抱的时候,赵吏又是挥爪又是蹬腿,死死的抱着桌子脚不让我抱走,其叫声的凄惨程度一度让铲屎官觉得自己在对某位“良家妇女”做一些违-法-的事情似的,差点儿铲屎官就想重新做人,改过自新了。

呵呵,刺激。:  )

总之在我千辛万苦地把赵吏抱走,并锁在卧室里之后,最终夏冬青在铲屎官以葵花籽做美食诱惑下,终于肯从桌子底下出来了。

那应该是一幅美好而温馨的场面的,提前是,没有被锁在卧室里的赵吏的凄惨叫声做背景音乐的话。

赵吏用爪子扒着门:喵喵——!(铲屎官你这样会很容易失去我的!)

-------------◆TBC◆------------

【叶黄/填词】共战

(`^´)

----------------------

【叶黄/填词】共战

原曲: I Want My Tears Back-Nightwish

填词:羡樊辞

歌词:

是你我荣耀

他叼着 的烟卷
掸落了一地那往昔
重头来 指尖跃动
他开辟原野荒漠

剑出鞘 的锋利
妖刀一刹那的杀机
那少年 剑所向
必斩开所有迷惘

夜雨袭 君莫笑此声烦
此战之后再酣畅战一场
荣耀与你 灵魂所往
伞尖与剑交叠共战的托付

千机变 向命运来挑战
伞剑直指 此战之后再并肩
荣耀一步之遥
长夜褪去 破晓已至

是你我荣耀
这荣耀永不落幕

空知林 的交付
同行相靠的守护
此岁月 道途里
何其有幸共赴光荣

夜雨袭 君莫笑此声烦
此战之后再酣畅战一场
荣耀与你 灵魂所往
伞尖与剑交叠共战的托付

千机变 向命运来挑战
伞剑直指 此战之后再并肩
荣耀一步之遥
长夜褪去 破晓已至

夜雨袭 君莫笑此声烦
伞剑直指 此战之后再并肩
荣耀一步之遥
长夜褪去 荣光加冕

是你我荣耀
这荣耀永不落幕

千机变 向命运来征战
伞剑直指 此战之后再并肩
荣耀一步之遥
长夜褪去 破晓已至

夜雨袭 君莫笑此声烦
伞剑直指 此战之后再并肩
荣耀一步之遥
长夜褪去 共赴光荣

是你我荣耀
这荣耀永不落幕

-------------------

诶。

请求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于是他永远地留在永恒里。

从此,愿你万寿无疆。

他的时间被偷走了,于是他的时间也便停止了。

时间与他成为平行存在,永远不会有任何交叠的瞬间。

他站在那里,听见某处诞生的哭泣声,他循声而去,那是一具枯骨——披着无数冠冕堂皇的华丽。他与枯骨的两只空荡荡的眼睛对视,分不清嘴角的地方张开,枯骨发出难听的笑声。

像是指甲刮在玻璃上的刺耳,枯骨晃动四肢:“你被剥夺了时间吗?真可怜。”

“你也许是被遗弃了。”

他没有回应。

“别难过。这说不定是好事儿,你脱离了时间的控制。”

他摇摇头,说:“这说不定是诅咒。在你之后,还会有无数个如‘你’的存在降生。”

“可我拥抱着时间,而你被停止成长。”枯骨说。

他却没有说话了。

自他的时间被终止之后,他变得能看见时间的流动,那是一股无形,他看见那些时间避开他的流走。

他静默地看着时间,等到金色光辉变成银白流沙,他被永远地留在永恒里,无休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