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挽死.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吏青】叽!(2)

噫,小短篇什么时候才能完结嗷呜...


懒癌不得了了噫qnqqqq。


ooc我的锅嗷呜,文笔渣慎quq,感谢喜欢。www


--------♪------♪--------♪------


狐仙吏x人类青


【2】


今天那个奇怪的人类孩子又来了。


赵吏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被那个所谓奇怪的人类孩子的怀里,好吧,尽管那张狐狸脸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但赵吏就是知道他十分的生无可恋。当夏冬青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用小小糯软的声音问他:“狐狸先生,我可以抱着你吗?”的时候,他居然可耻的摇了摇尾巴,用语言表示拒绝,但身体还是很乖的任由夏冬青抱住自己。啊,我一定是世间上心地最善良的狐仙了,如此包容任性的人类,为此赵吏自豪的挺了挺满是白色绒毛的胸。


夏冬青心满意足的抱着毛茸茸的狐狸先生,心想着:狐狸先生真是一只善良的狐狸,但是不知道人类是可以吃的狐狸先生会不会被饿死啊。他偷偷瞄了狐狸先生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将红扑扑的脸蛋凑过去,要知道夏冬青时时刻刻都有颗蠢蠢欲动的童(划掉)心。


赵吏金黄色的兽瞳斜视夏冬青一眼,虽然心里疑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他还是十分善解人意地当作是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小鬼,你已经暴露了!


夏冬青带有婴儿肥的胳膊圈着赵吏毛茸茸的脖子,软软的脸蛋蹭上那张长有柔软绒毛的脸。


毛茸茸的。夏冬青蹭了几下后,抬头有些紧张的看着狐狸先生,狐狸先生会不会生气啊。


叽(软乎乎的)。狐狸先生•赵吏抖了抖尖耳朵,身后的尾巴左右摇晃的扫来扫去,心里有点微妙的荡漾。


这个小孩怪有趣的,还有点可爱,赵吏想。他抬起爪子轻轻挠了挠刚刚夏冬青蹭过的地方,被蹭过的地方有种奇怪的痒,痒进心里而后疯狂蔓延的那种,止都止不住。


看见狐狸抬爪子挠脸的动作,夏冬青以为是刚刚蹭得狐狸先生不舒服,惹它生气了。看,现在狐狸先生连理都不理他了。夏冬青难过的吸了吸有些发酸的鼻子,他是真的很喜欢狐狸先生,可是狐狸先生好像生他气了,是不是以后不能再来和狐狸先生玩了?小孩子是难过起来就要难过到底的那种,脖子上的胳膊突然放了下去,身旁的小孩同时没了动静,赵吏好奇的转过头去,怎么了,不蹭了吗?


我去!赵吏吓得伸直四只爪子,站了起来。小孩在低头默默的掉眼泪呢,一声都不吭的,看着就心疼。


不是...等等,怎么突然就哭了啊?好歹也给个预警啊,这突然就放大招什么的,简直作弊啊。 狐仙听起来是很厉害没错,实际上也很厉害,但狐仙也不是什么都能无所不能的,就比如说,小孩儿哭的时候,特别还是在自己面前哭的时候,重点是自己好像还挺喜欢这个小孩的时候。 赵吏不知所措的围着夏冬青走了一圈又一圈,时不时叫唤几声,夏冬青仿佛没听见似的,还是自个默默掉珠子。


“叽叽。”(别哭了,会缺水的。)赵吏凑近夏冬青,用尖尖的嘴轻轻蹭了蹭夏冬青满是泪痕的脸蛋,还伸出温热的舌头舔了舔,咸。


夏冬青终于有反应的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狐狸•赵吏,带着哭腔断断续续的问:“狐狸...狐狸先生,你...生气了吗?”


赵吏感到有些好笑,有什么好生气的真是。本狐仙可是很大度的,所以别哭了,人类小孩。他学着夏冬青刚刚那样,用毛茸茸的脸蹭了蹭夏冬青软软的脸蛋,夏冬青脸上的泪水全蹭到赵吏脸上的绒毛上去了。


“叽。”(不生气。)


夏冬青抱着狐狸先生的脖子,赵吏任由夏冬青抱着自己,表现十分乖巧,还特地移动身子让夏冬青抱得更舒服一些。


“狐狸先生, 你不要讨厌我。”


“叽。”(不会讨厌你的。)


“狐狸先生,我以后还能来找你玩吗?”


“叽叽!”(来,谁不让你来我咬谁!)


“狐狸先生,我喜欢你 。”


“叽。”(我也喜欢你。)


狐狸先生毛绒绒的尾巴垂在身后摇的十分荡漾。


-------------TBC-----------


夏冬青:想当初,你还把我弄哭了。


赵吏(嬉屁笑脸地凑过去,张开双臂):来来来,你最爱的狐狸先生给你一个安慰的抱抱。


夏冬青(瞪了赵吏一眼,脸上带着莫名的绯红):谁最爱你了?

赵吏笑出声一把把人搂进怀里抱紧,还顺势轻轻的拍了拍夏冬青的后背:“好好好,最爱你的狐狸先生给你一个爱的抱抱。”


夏冬青轻哼一声,嘴角挂着是满满的笑意,抬手紧紧抱住了赵吏。


“说起来,弄哭你这件事。”狐狸先生像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脑袋上的耳朵和身后的尾巴都冒了出来。他嘴唇贴着夏冬青敏-感的耳垂,刻意压低的声音沙哑又性-感:“比起上面,我更想弄哭你下面,嗯?”


夏冬青忍不住的微微颤抖几下,看起来有些恼羞成怒的捶了赵吏一下,还是依旧紧紧地抱着赵吏,喃喃:“流氓。”

“嗯哼,谁让狐狸先生最喜欢你呢。”狐狸先生笑道,尾巴左右晃来晃去的。


夏冬青羞红着脸瞪了赵吏一眼。


算了。


夏冬青伸手捧着赵吏的脸,主动将嘴唇贴在对方的唇瓣上。


谁让你是我最爱的狐狸先生呢,夏冬青心想。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