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挽死.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吏青】叽!(3)END

惹qnqqq莫名拖沓的我orz。


懒癌发作起来不得了嗷呜...

ooc我的锅嗷呜,感谢喜欢。

一颗不甜的糖qmqq哭唧唧。

结果写出来的跟草稿不一样嗯???嗷呜qwqq。


你们要记得狐仙大人赵吏吏还有一个特殊技能嗷呜。


--------♪------♪--------♪------


狐仙吏x人类青


【3】


今天狐仙大人也是沉浸在爱的抱抱里。



其实某方面来说并没有,要知道狐仙还是要有身为狐仙的尊严(格调)的。从赵吏脸上表现出的不情不愿就可以看出他有多坚守阵地了,虽然肢体上乖巧的动作毫不犹豫背叛他以外,他狐仙的逼格还是存在的,依旧高大上。


小孩今天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个小花环,那小花环边上点缀着几朵小白花,编织的手工不算精致,但看着还是有几分别样的可爱的。当然,如果那玩意儿不是戴在自己的脑袋上的话,赵吏表示他可以再多赞美一下的。然而,那个小花环现在就安居在他脑袋上,他心情复杂的抖了抖耳朵,本来在赵吏看出夏冬青的意图之后,是想着要闪躲的,但看着小孩脸上灿烂的笑容,他突然就不舍得了。


赵吏伸出爪子,轻轻扒拉了头上的小花环几下,心里把这种十分从心的行为归根为,他是一个心地善良且善解人意宽容大量的狐仙。


夏冬青为狐狸先生戴上花环的时候,其实心里忐忑不安,担心狐狸先生会不喜欢这个花环。在看见狐狸先生并没有任何拒绝的行为后,心里高兴得不得了,像得了块来之不易的小糖果一样,即便不拆开糖纸,糖果特有的甘甜就已经由内到外的蔓延开来,脸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他用两个小胳膊轻轻抱着狐狸先生的脖子,问:“狐狸先生,你喜欢这个花环吗?”


狐狸先生趴着的姿势不变,金黄色的兽瞳看小孩一眼,张嘴叫唤几声:“叽叽。”(看在你那么真诚的份上,本狐仙勉为其难的喜欢一下好了。)然后侧着脑袋,探过去蹭了蹭夏冬青的小脸蛋,夏冬青当下就笑出声了,看来狐狸先生很喜欢这个花环啊。


嗯唔,软软的,赵吏心想。


平时,小孩就特别喜欢用脸蹭他脖子那块儿的绒毛,蹭的时候,白皙的小脸上还不忘露出满足的模样,清澈的双眼情不自禁的眯起,脸蛋红扑扑的。夏冬青这副模样,看得赵吏内心蠢蠢欲动的,没什么,就是十分有逼格且年纪有点大的狐仙大人看人家小孩好像貌似是有那么大点儿可爱,想舔舔小孩的脸蛋而已。



赵吏眯眼张嘴打了个哈欠,顺便舔了舔爪子,想想就好嗯,破坏他形象的事情,不存在的。


不过说起来,赵吏在好奇一件事,也就最近才开始好奇的事情。就是夏冬青这孩子,打哪儿来的?村子里?不应该啊,之前他下山的时候,好像也没见到这小孩啊。等等?他上一次下山是什么时候来着?好像是...几年前吧?


嗯唔......


赵吏瞪着死鱼眼看着天空中缓缓流动的白云,身后毛茸茸的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地面,心里沉思着什么。夏冬青这会儿安静的抱着他的的脖子,和他一起抬头看向湛蓝的天空。


是时候下山去看看了。



赵吏边想着边将嘴凑到夏冬青的脸颊旁,轻轻碰了两下,夏冬青把这个当成是狐狸先生对自己的道谢,开心的也在狐狸先生的脸上吧唧亲了两下。


赵吏抬起爪子挠了挠被夏冬青亲过的地方,心里满是欢喜,他表示,他那是蹭。


狐仙大人是个言出必行有逼格的好狐仙。于是夏冬青下山的时候,赵吏就偷偷尾随其后。嗯,为什么要偷偷尾随?没什么,赵吏本来也想光明正大的跟着下山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一不小心就成了偷偷的跟在夏冬青身后了。


赵吏蹲坐在距离夏冬青不远的灌木丛里,他得等夏冬青再走远些,刚刚那小孩一个回头,差点儿把他给吓出声。这种堪比做贼的感觉,赵吏觉得自己心情复杂。他在心里暗叹一口气,遇见这奇怪的小鬼后,连自己也开始变得不正常起来了。


“真是...不得了啊。”狐仙大人轻声笑道,宛如是无奈,又像是纵容。


夏冬青回头,朝身后的小路张望了一会儿,歪头似乎是有什么不解,奇怪,刚刚有谁在后面吗?心里疑惑,可偏偏一点儿异常也没看见。

错觉吧。

真希望明天可以快点到来,那样自己又可以去见狐狸先生了。夏冬青忍不住的傻笑,脚下的步伐也轻快了几分,那双澄澈的眼眸里似有流光落满,带着欢喜,带着温柔。


已经隐隐可以看见村里的田野了,赵吏停下脚步。他不能用这个样子进村子里,会被抓的或是驱赶,而且在人类的印象中狐狸是具攻击性的动物,村里人看见有只狐狸跑进来,难免会有什么大的反应,尽管他是狐仙,但在人类眼里看来他就是只狐狸。


狐仙大人蹲座在草丛,白色的光点从他身上冒出,围绕在他周围,小光点们雀跃的跳动着。


不过片刻,一身黑衣的男子从草丛里走了出来,黑色的丹凤眼正打量着自己身上的装扮,伸手随意扯了扯衣领,神情带有几分满意,嘴角勾出了一抹笑。


帅炸了,赵吏挑眉。


尽管一直被小孩叫成“狐狸先生”,但他依旧是个正宗的狐仙啊。狐仙嘛,变成人形不是理所当然嘛。


接下来,该找夏冬青往哪去了。那小鬼是不是走得太快了?赵吏有些惊讶,人类小孩都这样嘛,他不就是变个身而已,那小孩一下子就没影了。


狐狸先生,要知道心情愉悦的孩子走起路来,都感觉自己在飞一样。


算了,赵吏摊开手掌,手心里冒出个白色的小光点,他用食指轻轻的点了点那小光点,接着那小光点颤颤悠悠的飘了起来,在赵吏手心里飘了一圈后,向着村子里飘去了,赵吏不慌不忙的跟在其后走。


“冬青哥哥,你回来啦!”那是邻居的孩子,比夏冬青要小上那么一两岁,他是夏冬青在这个村子里难得的朋友。村里别的小孩总说他没爹没妈,才不要跟他这种不知道打哪儿来的野孩子一起玩呢。


夏冬青是个孤儿,父母因为一场意外,走的突然,留年幼的他独自一人,任他怎么哭喊,呼唤着父母的名字,他始终都没有听到那一声熟悉的回应。他曾在寂静的深夜,抱着父母的照片蜷缩在被窝了,就像失去归所迷失方向濒临死亡的人一样,无论他怎么祈求,现实对他仍是残忍。



那么,就只能一个人好好活着了,为了不辜负他们所赐予的这个生命。


那个时候,左右邻居知道了夏冬青父母的离世后,对他也是特别照顾的。邻居们心疼夏冬青,明明还只是个孩子,却要面对这种事情。


邻居们对他的照顾,夏冬青对此心中充满感激,能被他人温柔以待,该说是一件珍贵的幸事。


“嗯,我回来了。”夏冬青朝对方露出一个笑容。


“今天你去哪儿啦?我想找你玩儿都不见你人影。”小孩皱起眉头,语气带着点小抱怨,他拉着夏冬青的衣角。夏冬青一个人去玩,也不带他一起玩,想想就有点伐开心。


夏冬青揉了揉小孩的头,略带歉意的对着小孩说到:“抱歉,今天我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啦。下次,下次我带你去见见它吧。”


“重要的人?”

“嗯。”


“那个人是什么样的?”


“嗯唔,很...毛绒绒?总之,它是个很温柔的人。”


夏冬青眨巴着眼,心想:狐狸先生是很温柔,没错吧?


小孩妥协的点点头:“那好吧,下次一定要带我去哦!”


“嗯,我会的。”夏冬青也点着头向他保证。

“那我先回去啦!”小孩的别扭来得突然,去得也快,之前还有些小委屈,这会儿全消失得一干二净,他对着夏冬青挥挥手。


“好。”夏冬青向着小孩摆了摆手道别,便转身往家的方向走去。


当夏冬青推开家门,看见有个不认识的男人正坐在他的家里时,他內心是惊恐的。


谁?贼吗?!简直吓死个人了,好嘛!


其实赵吏在夏冬青家里坐了有一段时间了,他是狐仙,当然不必以正常的方式进入别人家里,施个小法术就好了。在那之前,他还跟这附近的其他妖啊仙啊聊了聊。

一个人啊...


赵吏看着夏冬青一脸惊恐的看着他,觉得需要开口解释一下:“你别怕,我不是个人。”


夏冬青不仅觉得更惊恐了,而且还觉得特别惊吓:“...?”


呸!傻了。但他那么讲其实也没什么毛病啊,他的确不是人类。


“你是小偷吗?”夏冬青扒着门问。

“不是。”赵吏表示他要郁闷了。


“那你进我家做什么啊?”夏冬青打量了一下这个一身黑衣的男人,嗯唔,看上去好像不是坏人。


“找你。”赵吏心情虽然复杂,但对于小孩的警惕还是感到很满意的,很好。


“啊?找我?”夏冬青不解地歪头。


“嗯,你先进来,我不会做什么坏事的。”小孩歪头的小动作,看着有点萌啊,不得了。


夏冬青站着低头想了想,最后把门关上进屋子里了,没关系,一有什么不对劲儿他就立马喊救命。


赵吏直直的和夏冬青对视着,他问:“你喜欢我吗?”说完,还用食指指了指自己。


“不喜欢。”夏冬青的回答几乎是脱口而出。


噫,我要现在就喊救命嘛?


赵吏难得愣了一下,才想起自己这个样子小孩根本就不认识,他有种莫名的挫败感:“那我换个说法好了,你喜欢狐狸先生吗?”


夏冬青从别人口中听到“狐狸先生”这个称呼的时候,整个人挺直了身子,眼睛都亮了一下似的,他激动走过去拉着男人的衣服:“你认识狐狸先生吗?”


赵吏笑了笑,点头,并没有抚开小孩的手,不如说是乐在其中啊:“认识啊,狐狸先生可是一只很厉害的狐狸。”赵吏把夏冬青抱到自己腿上,让他与自己面对面,他拨开小孩额前的碎发,在他光滑的额头上落个吻,轻声问到:“那你喜欢狐狸先生吗?”


“喜欢!”夏冬青毫不犹豫的回答,那双眼里迸出的欢喜不见虚假。


对于小孩这么快就对他当下警惕,赵吏有些哭笑不得,罢了。以后他看着点儿便是了。


喉咙里泄露几声愉悦的笑声,赵吏低下头颅,将自己的额头抵在小孩温热的额头上,两人对视,他问:“这样啊,那你想和狐狸先生在一起吗?”


“嗯唔。”夏冬青咬着下唇,皱起眉头,一脸认真的思考着。


那副认真的小模样,真是怎么看怎么可爱,狐狸先生看得心里有些蠢蠢欲动。赵吏趁夏冬青不注意的时候,轻轻捏了捏他软乎乎的脸蛋,很快就松开了。



小孩思考的认真,赵吏也没有刻意打扰他。


小孩突然抬起头,脸上露出一副想通什么的表情,他用稚嫩的声音,认真的说到:“想!”


“真的?”赵吏嘴角上扬的弧度愈发明显,他用食指点了点夏冬青的鼻尖。



“嗯,真的。”夏冬青一脸严肃点点头。



赵吏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这样啊。”将点过夏冬青鼻尖的食指指向自己,他又问:“那你喜欢我吗?”



夏冬青又是一愣,喜欢狐狸先生和喜欢他有什么关系嘛?


看见小孩满眼的疑惑,赵吏笑了笑,把小孩抱到地上,然后他身上冒出一点又一点白色的小光点,变回了狐仙的模样,他围着已经傻住的小孩走了几圈。


“狐...狐狸先生?”夏冬青声音僵硬,他看到一幅令他难以置信的画面,男人变成了狐狸先生。


狐狸先生是人变的?


“你是狐狸先生吗?”夏冬青眨眨眼,像为了确认什么,再一次小声问到。


狐狸先生点点头:“叽。”(是我。)安慰般用嘴碰了碰小孩的脸,然后又变回了人形。


“就是这么一回事,我就是你的狐狸先生,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吗?”赵吏一把抱起夏冬青,让他坐在自己的手臂上,又亲了亲小孩的脸蛋。


赵吏其实心里清楚,像他这样的,说好听点是仙,往难听了讲就是不是人类,心头突然涌上一股苦涩,小孩会害怕他吗?


“狐狸先生。”小孩两个小胳膊主动抱着他的脖子。


小孩的主动触碰,让狐狸先生一颗悬着的心稍微落回了地面:“嗯?”


“狐狸先生。”


“嗯,我在。”


“狐狸先生,你喜欢我吗?”小孩澄澈的瞳眸里没有一丝闪躲,他认真的和狐狸先生对视。

“喜欢。”赵吏点着头,脸上是前所未有的真挚,“很喜欢。”

夏冬青突发奇想的凑过去在赵吏脸上“吧唧”一声亲了一口,狐狸先生是怎样的,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他就是很喜欢狐狸先生啊。


“我想和狐狸先生在一起,我想和你在一起 。”夏冬青说。


赵吏被夏冬青的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随之而来的是彻底的安心。听着耳边那句声音稚嫩的话语,语气里却有着无法想像的坚定,他觉得心里暖暖的,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在里面扎根,然后疯狂萌生,以无法阻挡的趋势生长着。又像是被人遗忘已久的荒芜之地,终于被久违的甘露滋润,在那片大地上生出了一棵翠绿的嫩芽,生长然后蔓延至整片大地。



许久赵吏才回过神来,柔声说道:“好。”


“约好了。”


“嗯。”


“不许反悔!”小孩伸出小拇指,“我们来拉勾。”


即使不拉勾也不会反悔的。


心中是这么想,赵吏还是心甘情愿的用小拇指勾住夏冬青的小拇指,嘴里一本正经的说到:“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最后,两人的大拇指指腹相贴一起。


夏冬青满意的点点头,随后他转动眼珠子,觉得有些话还是要说的,对喜欢的人说几遍都嫌少的那种。


“狐狸先生。”


“嗯?”


“我最喜欢你了。”


“嗯。”


“我也是。”

在那之后,山上那座废弃的寺庙里少了个狐仙大人,山下的村子里的一间小房子里却多了个狐狸先生。


居住在那间小房子里的,除了狐狸先生以外,还有一个人类少年。据狐狸先生本人所说,那个人类少年是他的爱人。人类少年刚好听到之后,红着脸捶了狐狸先生一下,模样看起来颇有些恼羞成怒,与嬉皮笑脸的狐狸先生简直成了鲜明的对比。


狐狸先生笑着说,因为爱人害羞起来的模样太可爱了,所以忍不住就调戏一番。


噫,来自狐狸先生的恶趣味。


然后呢?

然后,狐狸先生边哄边抱住少年,凑近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少年瞪了他一眼,耳尖红透了,感觉下一秒会滴出血一样,接着少年竟然在狐狸先生脸上亲了一下,有点出乎意料。狐狸先生十分高兴的也回了少年一个吻,不过是亲在嘴上的。


然后呢?


然后?然后,狐狸先生和他的爱人离开了这个村子,去到别的地方。再以后的事情,那就是属于他们未来的故事了。


世上有那么多人,我却偏偏只喜欢你。


-----------☆END☆-----------

下次想写一个末日梗的吏青嗷呜...xx

评论(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