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挽死.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吏青】赠你

题目和文章可能没有太大出入嗷/。

_(:3ゝ∠)_就是想写一个在雨天来点温馨的故事嗷x,不会很长嗷啾。

已经在一起的两人。

ooc我的锅,感谢喜欢啾。

有点犯困.......


------♪------♪------♪------


狭小的空间被无尽的黑暗所笼罩,吞噬了光明,也藏匿了声音,除了自己看不见别人的存在,静谧到连自己的呼吸都似不存在。他蹲下抱膝缩在一角,即不哭喊也不吵闹,就一个人静静的待在角落里。

窗外天空云幕叆叇,浓厚的乌云聚成一团,暴雨欲来的征兆,已经有些急躁的风拍在窗户的玻璃上,发出轻微的硬物的撞击声。

夏冬青猛得睁开眼,眸子里有着些许尚未清醒的朦胧,还有几分惊恐,他喘着气,头上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冷汗,他做了个不怎么好的梦。

或许这算得上是噩梦?

并不是说梦里有什么特别恐怖吓人的东西出现,也没有
什么血腥画面串场。

梦里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只有他自己,没有别人。

夏冬青呼吸渐渐平静下来,他转头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现在才五点左右,今天醒得比闹钟还要早。赵吏睡在他的身旁,侧躺面对着夏冬青,一只手臂还搭在夏冬青的腰上,自己刚刚那么大举动也没吵醒他,夏冬青隐隐松了一口气。

夏冬青就着赵吏的胳膊搭在他腰上的姿势,也侧躺面对赵吏,他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赵吏熟睡的面容,脸上看着十分冷静的样子,实际上却悄悄红了耳根。熟睡时的赵吏,敛去了平日里的桀骜,反倒多添了几分温柔,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安心满足。夏冬青看着他那一副安心模样的睡脸,他忍不住伸出食指撩拨了一下赵吏的眼睫毛,但又很快的收回手。

一会儿把人吵醒就不好了,夏冬青红着脸心想。

夏冬青小心翼翼抬起搭在腰间的胳膊,然后轻轻放下,坐起身子,他帮赵吏扯了扯被子盖好后,才下床慢慢走到窗边。拉起窗帘的一角,看见外面已经下起了蒙蒙细雨 ,雨滴落在玻璃上,随后汇聚滑下一道又一道水痕。他不禁看得有些入神,连赵吏已经起来了也没发现,直到一个温热胸膛贴上自己的后背时,夏冬青才回过神来。

“赵吏,你怎么醒了?”夏冬青侧过头去看他。

“没,有人把我的夏冬青从我怀里偷走了,所以我就醒了。”赵吏的两只胳膊从夏冬青身后搂着他的腰,脑袋懒洋洋的搭在夏冬青的肩膀上,眼眸半睁,声音因困倦的原故,而显得低沉沙哑。

“什么偷不偷的,我是我自己的好吧。”夏冬青笑了笑,他捏了捏赵吏的手背,嘴上是这么说的,却还是羞红了脸。

话音刚落,赵吏就抓着夏冬青的肩膀,将人转过来面向自己,他露出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看着夏冬青,双手温柔的捧着他的双颊,明明快要笑出来了,却偏偏要强忍着,说道:“冬青啊,你说什么胡话呢?你看你还没睡醒吧,你明明是我的啊。”紧接着,赵吏零碎的吻落到了夏冬青额头,脸颊,嘴角,眼角,眉梢,脸上能亲的地方几乎都被赵吏亲个遍了。

“赵吏,你要脸吗你?”夏冬青瞪了他一眼,一手捂住赵吏不安分的嘴,亲亲脸就算了,赵吏这样就差没直接舔上来了。

赵吏低声笑着,他就着夏冬青捂着他嘴的姿势,他轻轻地吻了吻夏冬青的手心,戏谑般说道:“我不要脸的嘛。”

“冬青,我们再多睡会儿吧。”赵吏搂着夏冬青的肩膀,引着他往回走,顺手将那被揭起一角的窗帘拉上。

“睡不着了。”夏冬青说到,他任由赵吏搂着他往床边走去。

“睡不着没事啊,让男朋友哄哄你就好了。”赵吏将夏冬青塞进被窝里后,自己也跟着躺了进去。

夏冬青忍不住笑出声:“赵吏,你哪来的自信啊。”

赵吏一手搂过夏冬青,低头隔着他额前的刘海吻了吻他的额头:“从你那光明正大的拿来的。”

“睡吧。”赵吏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拍着夏冬青的后背,就像大人哄那些闹别扭的小孩一样,有时候,爱是不需要刻意说出来的,仅仅是一个小动作,说不定更让人为之欣喜若狂。

“哦,对了。”夏冬青刚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赵吏截住了他的话头。

夏冬青带着好奇的目光看向赵吏的时候,赵吏已经闭上了眼,若不是背后的手还在拍着的话,夏冬青就要以为
赵吏是睡着了。

“我觉得你的梦里应该还要有个我。”

夏冬青一愣,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脸上挂着一抹浅
笑,像是释怀什么似的。

“不要脸。”夏冬青眼底含着笑意,缓缓阖上眼。

我觉得,梦里应该要有你和我,这样才能说是一场美梦。

窗外淅沥沥的雨声落成了一曲悦耳的安眠曲,猖狂而又轻柔,引导着室内的两人一同入梦,他们或许可以在梦里看见雨过天晴的彩虹,两人携手依偎在透清的光阴里。

------------♪完♪-----------

就这样,晚安。(*・ω・)ノ゙

我晚点再爬上来啾。

评论(4)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