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啾九.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吏青】铲屎官的日常(05)

_(._.)_心有余而力不足。

ooc我的锅,感谢喜欢啾。


----------♪-------♪-------♪--------



黑猫吏x仓鼠青






【5】赵吏!你尾巴不受你控制的嘛!






你们猜猜最后我到底抱没抱走夏冬青?


没抱走?


哈哈哈哈哈哈哈,那我告诉你。


我抱走了。


然后我就被挠了,不止一下,看着黑猫将近全身炸气的毛,并露出一副准备攻击的姿态,就可以知道他有多生气,你们能想像到气到爆炸的表情包嘛?赵吏你信不信你这样,你的铲屎官会哭到变形,请让我们善待彼此,世界更美好。而且,赵吏你听我说,我真的没对你的夏冬青做些什么,所以,你能不能不要拿着宛若我非礼了夏冬青似的嫌弃的眼神看着我?搞的我好像真的有非礼过夏冬青似的。


赵吏:......喵喵喵?(你再说一遍?)


铲屎官:没,我说,赵吏你帅爆了!


说起来,你们是不是特惊讶我怎么抱走夏冬青的,其实也没有特别难(划掉),就是稍微用了一点卑鄙......啊呸!机智的小手段,那是能令所有猫咪神魂颠倒,连赵吏自己也控制不住叽几的东西。是的,就是猫薄荷糖。


你们是没看见,当时我拿出来的时候,赵吏在偷瞄着我.......手上的猫薄荷糖。那个假装毫不在意的小眼神,吸了吸软嫩的小鼻子,故作矜持且高冷的舔了舔毛绒绒的爪背。


赵吏,没用的,你以为我没有发现嘛?


哼,你早就暴露了!


:  )猫与铲屎官的战争,很快又是铲屎官的胜利。


但是,让我很疑惑的事是,为什么我都已经在用猫薄荷糖诱惑赵吏了,可是它的尾巴还能勾着夏冬青不放呢?扒都扒不开,我很慌张啊。


赵吏眯起迷离的金黄色兽瞳,两只前爪抱着猫薄荷糖,张嘴又咬又舔,醉酒般的在座垫上翻滚摩蹭,喉咙里发出几声轻微的“喵”,整只猫沉迷于猫薄荷糖无法自拔。可以,这是一个很好的时机。我趁机弯下腰,打算抱起夏冬青的时候,我发现赵吏的尾巴还搭在夏冬青的身上,微微勾着,而夏冬青则是睁着两只如黑曜石般水汪汪的眼睛,小爪子抱着瓜子十分乖巧的啃着,完全没有要移动位子的样子。


......嗯唔,心情有点微妙,我觉得我好像在硬生生拆散什么,我可能会被赵吏挠成傻子,这个时候只要保持微笑就好。


我正要把夏冬青小心捧起来,嗯?怎么还牵着条黑色的长长细细的东西?嘛玩意儿?


低头顺着往下看,等等,赵吏!你尾巴不受你控制的嘛!为什么你还能勾着夏冬青不放啊,整个人都要怂起来了,夭寿啦,铲屎官都快哭出来了,怂哭的。


我觉得我再不想办法,我可能要玩蛋,微笑到变形。


该夸铲屎官的机智,千钧一发的时候,我眼尖的看见桌上有个小毛线球,掰开赵吏尾巴的同时,立即拿过小毛线球换下夏冬青。


计划完美。


赵吏依旧是自己控制不住叽几的模样,抱着猫薄荷糖在座垫上翻滚摩蹭,像个毒瘾少男,它大概还没发现夏冬青被我抱走了叭?或许我应该趁着它还没察觉之前逃走。


把夏冬青捧到眼前,看着它还在啃着爪子的蠢萌蠢萌的样子,整颗心都要被它萌化了,我忍不住摸了摸它的脑袋,笑道:“你还真是.....。”时不时夹杂着赵吏几声陶醉的猫叫声,当时室内的画风很是清奇。


等我终于将夏冬青锁回笼子后,忍不住的松口气,那么,好了问题来了,我为什么非要将它们俩分开来呢?


才想着,哦,可能是怕赵吏吃掉夏冬青叭。


“喵。”出现在身后的黑猫不悦的眯起兽瞳,显得细长危险。


夭寿啦,它不是应该还沉迷在猫薄荷糖里无法自拔嘛?你就这样毫无防备的出现在我的身后,你让铲屎官怎么办?


铲屎官生无可恋:我觉得人生无望了,好难过哦。


黑猫瞪了瑟瑟发抖(划掉)的铲屎官一眼,直径绕过碍眼的路障,后爪借力,正要跳上桌子时,半空却突然被铲屎官一把抱住。


“诶诶,赵吏你乖哈。”我抱着动来动去的赵吏,语气带着讨好意味的劝说着。


然而,对方表示并不想和你说话,并给你来了几爪子。


难过。


看着跳到桌子上的赵吏,趴在笼子前,和在笼子里的夏冬青“深情对望”,我再转头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赵吏踹到角落的猫薄荷糖。


一脸生无可恋:所以说,我到底为什么非得分开它们???


-------------◆TBC◆------------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