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挽死.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吏青】24小时(上♪B)

他们的一天嗯。【比小心心】_(:3ゝ∠)_
睡了个觉的他们。
文风有毒系列。
ooc我的锅,感谢喜欢啾。

---------♪-----♪-----♪--------
                             
7:00am。

夏冬青翻了个身背对赵吏,并卷走了所有被子,不知梦到什么,他笑着用脸蹭了蹭枕头,睡得心安理得。

7:15am。

没有被子,没有夏冬青在怀里的赵吏瑟瑟发抖,可能是本能反应,也可能是冷的吧。赵吏迷糊间向夏冬青那边蹭去,长臂一揽,夏冬青连同被子,就又滚回赵吏的怀里,他的下巴抵着夏冬青的发顶,感受到怀里熟悉温暖的体温,才终于像是满意般呼了口气,接又熟睡去。

7:20am。

夏冬青在赵吏的怀里折-腾着,腰-间的手臂却丝毫不动,他哼哼唧唧的呢喃,像是在不满自己被人限制了动作,终于艰难的翻了个身,咂巴着嘴,半梦半醒之中,一爪子糊在某个一脸魇-足的男人脸上。

赵吏梦见了一只小奶猫。

践踏着他帅气逼人的脸。

偏偏他还拿那只猫没辙.......

7:30am。

两人的睡姿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脑袋挨着脑袋,明明都睡着了,他们的手还能紧紧牵在一起,十指相扣的那种。搞不好,他们梦到了同一个梦。

7:45am。

揉着眼睛,还带着朦-胧-睡-意一身睡袍的娅抱着可爱的兔子布偶,下楼喝了杯水,经过赵吏和夏冬青的房门时,在想要不要进去偷-袭他们,吓他们一个惊慌失措。但想想还是算了,因为赵吏不要面子的嘛,他肯定会抱着夏冬青当着她的面啃起来的,然后,夏冬青一定会满脸-通红的推开赵吏,真是......婉拒狗粮,即使是高级免费的也不要。娅微微眯起眼,用下巴蹭了蹭兔子布偶毛茸茸软绵绵的脸,就转身回房继续沉醉在与帅气偶吧约会的梦里,笑得一脸-荡-漾。

9:00am。

煦和的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在室内每个角落满了静好的岁月,在堆积的温柔里,绽放出白色的小花。

这次,两个人是一同醒来的。

被吵醒的。

被一个婉拒狗粮却又饿到飞起的玄女。

自认还是很矜持的九天玄女并没有直接破门而入,而是有模有样象-征性的拍了几下门,叫道:“夏冬青,赵吏,你们起来了嘛?”等了几秒,也没有等来开门的人,矜持什么的瞬间全抛到脑后,再埋进更深的角落里,玄女当机立断的伸手转动了门把,然而门被锁上了。

娅:.....什么情况?竟然锁门了?

娅之所以会这么惊讶也不奇怪,要知道,平时他们可是不锁门的,她想怎么闯就怎么闯,爱怎么闯就怎么闯。

然而,今天竟然出奇的锁门了。

哦,可能不防家贼,防玄女。

他们昨晚是背着我偷偷做了什么我不能知道的事吗?

9:05am。

其实早在娅拍门的时候,赵吏就已经醒了,但是他就是不想起来,毕竟爱人在怀,不多沉-沦-独-享一下,都是感觉对不起自己。

怀里的爱人。

爱人几乎与自己融为一体的体温。

爱人平稳的呼吸。

爱人的睡脸。

爱人毛茸茸的头发蹭过脖子。

爱人身上与自己相同的沐浴液的味道。

爱人,真是可爱极了。

爱人,也必须得是这个人。

赵吏以一种虔诚如那些信仰着神的信徒一般的姿态,他吻了吻仍在熟睡中爱人的发梢,又是把人搂进怀里,恨不得能将人揉进自己的血肉里,两个灵魂相互纠-缠-囚-禁,再没半分分离的可能性。

在门外面。

聪明如娅,用猜的也能猜到赵吏肯定是醒了。

她那么吵,赵吏不醒才怪呢,但理不理她又是另一回事了。那个满眼都是爱人的摆渡人,说不定正抱着他的男孩,任由自己在门外叫个天荒地老。

娅拍了一会儿木制的门板,觉得这样下去没意思,干脆扯着喉-咙喊道:“还管不管饱啦?赵吏,你是想饿死我,好继承我家的偶吧嘛!”

赵吏似乎是铁了心的不打算去开门,一声不吭的。

九天玄女是那种遇到挫折就屈服的人吗?不是。

于是,娅开始喊起了夏冬青的名字。

听得赵吏眼皮一跳,心头一颤。

-----------TBC---------

评论(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