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挽死.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荼岩】嘘,请闭眼。

_(._.)_嗯唔。

ooc我的锅,感谢喜欢啾。

-------------------------

【 Chapter 1】见鬼1

等到学校图书馆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和登记台还在坚守岗位的图书管理员时,安岩才惊觉时间已经很晚了,他急忙拿起一旁的手机,点开屏幕,屏幕上的时间正好跳到了10:29pm,距离宿舍的熄灯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多而已。他今早出来的赶急,没带钥匙,安岩心里盼着江小猪可别不给他开门啊。

说来奇怪,今天想来图书馆是心血来潮,但在图书馆里看了大半天的书不舍得走,就只能说是鬼迷心窍了。看着时间一点点流走,天色从黄昏投入黑夜,安岩心想着该走了,可又有个声音隐隐约约的在他耳边,像诅咒似的,一遍接一遍的念叨着:别走,留下来。安岩想想自己,即不是个文艺青年,也不是个特别爱看书的人,一天里大半的时间全浸在图书馆里了,堪比你随手买张彩票中了个五百万一样惊奇。要知道,安岩他可是一个热衷于无形装逼(划掉)......帅得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人啊。再在心里叨了几句,这才起身简单粗暴的收拾一下东西,其实也没什么要收拾的,就是把书本放回书架而已,桌面上摆着的东西里,除了书,也就还剩他的手机了。

抱起一叠书,安岩透过镜片左右张望了一下,这个空间里真的只剩下自己和图书管理员了。按着仅有的记忆将书本归还原位,经过几个书架的时候,安岩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寒颤,引起一阵鸡皮疙瘩。安岩抬手搓了搓胳膊,微微蹙起眉头,疑惑犹如藤蔓一样,渐渐攀上心头,而后疯长蔓延,接踵而来的是一层无形的恐惧。每打一个冷颤的时候,他都会停下来看着书架打量好久,不知道是不是平时恐怖片看多了,脑洞大起来连安岩自己都怕的原故,他总感觉那里站了个他看不见的人,当他认为那是自己的错觉,转过身的时候,他感到有一股带着寒意的视线落在他身上,从他刚刚打量过的地方发出来的。

“这什么情况啊.....?”安岩喉咙发紧,冷汗直冒,白天里不觉图书馆的恐怖,这会儿深夜,感觉图书馆里每个角落里都站着看不见的人,他们的视线四面八方的来,都集中在他身上,让他有种自己的每个举动都是暴露在大众之下的感觉,加上脑内控制不住的恐怖小剧场,安岩感觉更毛了,他这会儿像只被踩着尾巴,浑身的毛都炸起的猫咪一样,也没管分类是什么,一股脑的将书塞在书架上,转身跟冲刺似的,抓起背包和手机就是往外奔,头也不敢回的,生怕自己一个无心之举,能让自己看着什么骇人的东西。要是自己因为好奇心作祟而回头,看见有个像灵异恐怖片里的玩意儿在追着自己,那自己岂不是很吃亏,先不说尖叫成傻子了,估计还可以算一算他安岩的心理阴影面积了。

安岩跑得急忙,自然没有看见在他身后,坐在登记台的图书管理员看着他逃亡般的背影,脸上露出了一个僵硬诡谲的笑容。

凭着一股干劲儿跑到图书馆的门口,冷风迎面而来,接触到外面清爽的空气,安岩如野马脱缰的理智这才一点点收回,脑内的小剧场停止了,冷静也就慢慢爬了上来,他总觉得是自己脑洞太大了,纯粹的自己吓自己,自己哪有那么“好运”,能成为恐怖故事里的其中一个角色呢。

刚想着先给江小猪打个电话,说一下自己没带钥匙,让他记着一会儿起来给他开个门,安岩拿起手机的时候才发现,他手上戴着的红绳断了——一条他戴了十几年的红绳,如今正静静的躺在地上,在微弱的光线下,呈现出苍白的红,断口位是像被火烧过的焦黑。

什么时候.....

断的?

安岩抿着嘴,弯下腰捡起了那条红绳,心里突然涌现出一股莫名其妙不好的预感。

仿佛要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TBC------------

评论(2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