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啾啾.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荼岩】嘘,请闭眼。(Chapter 4)

嗯唔,最近忙到飞起qnq。


ooc我的锅,感谢喜欢啾。





-------------------------


【 Chapter 4】未知来电2




所有无名恐怖源自于无知。


明明是平日里听惯了的电话铃声,此刻却显得无比突兀刺耳,欢乐的乐调在不合时宜的环境里,被周遭的幽深寂静歪曲成骇人,像极尖的指甲用力刮在玻璃上的扭曲音调。周围人尖锐的视线刺目而诡异,那些视线里面没有一个是蕴含好奇的,更多是粘稠到几乎凝成实体的恶意。安岩冒着一身的冷汗不敢再望向离自己不远的他们,他总觉得盯久了,说不定真的能让他给看出什么奇特的东西来,但肯定不是什么美好的事物,他可不想做特别突出的那位,毕竟恐怖片里那样的人都死得早。


枪打出头鸟嘛。

安岩深沉地推了推眼镜表示,他可是要做个帅到最后的人,360度无死角的那种帅,就算作死作到炸裂苍穹,也要保持特有的帅,拒绝装鸟,珍爱生命。

然后,他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

开玩笑,这通电话肯定是不能接的,这个时间段里打来的刚刚好的电话,打过来的可能......不是人。越是巧合的东西,就越容易令人心生怀疑,指不定在那巧合之下匿藏着一把锋利的刀刃,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转眼间就见血封喉了。

挂断电话的瞬间,周遭落在他身上的恶意也如潮水般一并褪去。安岩像是在水底憋气憋了很久的人似的,忍不住大喘了口气,他心有余悸的面色不改地拍了拍胸口。

嗯,超棒,平的。

安岩点开通话记录,他抹了把冷汗,想都没想直接把未接来电里的那个“未知”号码删了。安岩总觉得留着这个未接来电怪怪的,可能是心里对这通来电的心理阴影在作祟的原故,他已经不想再在这个小树林里待着了,甚至想直接拉着那些作死一去不复返的小伙伴们逃走。

夜晚的幽暗,终究不是属于人类的主场。


风停了,那些曲折的鬼影幢幢的枝木又隐匿于不为人知的黑暗里,而在那些交错大大小小的间隙里,仿佛有人正睁大布满血丝的黑色瞳眸,透过那些大小不一的间隙窥探着他们,充满着无数的恶意和诬妄。

安岩按灭了手机屏幕,屏幕暗下去的时候时间正好跳到凌晨00:44。他抬眼看了一眼电话亭,江小猪还在里面打电话,奇怪,小猪进去了多久来着?两分钟的时间,应该早就过了吧,那为什么小猪还不出来呢?而且,那个电话亭是任谁也不可能成功拨号的啊,那个电话需要使用电话卡。安岩死死地盯着直直站在电话亭里的江小猪,心里徒生的异样感越来越浓烈,紧皱眉头抬脚就要往电话亭那边赶,才迈出去没半步,旁边的一个女孩突然凑过来,正好挡住了安岩前进的方向,安岩不得不停下。

我去,吓死个大活人了,大兄弟我有急事啊,你别挡着我啊。来着被吓了一跳的安岩的内心独白,虽然大家都是同一个系里的,但并不代表今天一起来的人安岩个个都认识。

对于安岩的焦躁模样,那个女孩像是完全没有看见一样,脸上带着一副笑眯眯的模样。

“刚刚是谁打来的啊?”女孩的声音很好听,像小锤子轻轻敲落在钟琴上的清脆,婉转之中处处暗藏诱惑的韵味,注视着安岩的那双眼眸幽暗深不见底,安岩有一瞬间的恍神,眼神迷离。

“啊?什么?”周围的事物好像都消失了,唯独还剩下眼前这个女孩,安岩恍惚的问着,脑海里的意识仿若脱线般游离挍成一团。

“刚刚是谁打来的?”女孩笑容不变,嘴角恰到好处的上扬弧度像是被定死的角度,笑意没有分毫是到达眼底的,那是一种无生气的笑。

“没.......没,是打错的吧。”安岩两眼无神的笑了笑,还带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他低头挠了挠头发。

“哦,这样啊。”女孩的眼珠以诡异的轨道在眼眶里打转,每移动一下,都觉得下一秒那颗眼珠子会掉出来,然后滚落在满是枯叶的土地上,她凝视着神智不清的安岩,用像是不满又像是撒娇的语气徐徐说道:“那你为什么不接呢?”女孩一步一步靠近安岩,身上艳丽白皙的皮囊开始剥落,露出腐烂污秽的皮肤,以及那腐烂之中蛀满扭动着身躯白色的蛆。

“那你为什么不接呢?”女孩质问着一步步走向安岩。

“我.....因为......”安岩有些懊恼的歪起头,是啊,他为什么不接电话呢?

“为什么不接电话?”女孩越来越近。

“因为......”安岩的双脚就如长进土壤里的树根,动弹不得半分。

“为什么不接电话!”女孩失控般大喊起来,怨恨的眼直直看着安岩,衬着腐烂不堪的脸,小树林里的一切阴影里都站着什么扭曲模糊的东西。

“因为我........”

一只冰冷的手轻轻地握住了安岩的手腕。

安岩被激得回过神来的时候,游离的魂魄终于回归本体,本能脱口而出道:“......帅!”

握住安岩手腕的那人轻笑了一声,轻得在空气里瞬间消散,再也无迹可寻。

安岩一个激灵,就着手腕被人抓着的姿势,他连忙转过身去:“你.........”

然后眼前一黑。

他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

看见的是一双如琥珀般剔透如星苍蓝色的双眸。

以及耳边传来女孩哀怨至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还有温热的体温。


-------------TBC------------

评论(2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