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啾啾.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荼岩】Centuries(谕•三)

*题目是歌名。
*没有大纲,自我放飞耶。(bushi)(′▽‵)
*设定粗糙,准备开启养成xxxx。(meiyou)
*全程瞎写,无厘头嗯。
*期中考前的最后一浪嗷。

◇感谢喜欢啾。

◇赠你。

--------🎐------🎐-------🎐--------


【06】

四处都是噬人恐怖的黑暗,将他重重包围在迷失方向的某一角,瞳孔倒映的除了深处无尽黑暗外,别无他物,无声的寂静从四面八方朝他压迫而来,那个孩子就站在黑暗的中央。

死了吗。

男孩有些不甘心地紧抿嘴唇,垂在身侧的双手握成拳,苍蓝的眸低映着自深处的暗色,一股无名的情绪包裹着他。

这里不是天国,也不是地狱。

这里什么也没有,除了他。

这里......也没有所谓神。

......

这是一本十分无聊的书,无聊透顶。

安岩食指与拇指捏着硬皮的书脊,一脸无趣的举起书在半空晃了几晃,把那本厚度感人的书籍摇得“哗哗”作响,纸张与纸张毫不留情的碰撞在一起。以深红为底色的硬皮书面上,烙着形状精致的烫金花纹和《教你如何成为一名好神的一百种方法》几个大字,为什么我要看这本书呢?安岩花了半分钟的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

哦,那是罗平从自己的书房里随便抽出的一本书塞给安岩的。因为对于身为新生没几天的神的安岩来说,神界的一切对他而言都充满了好奇的诱惑,就像拿着世界地图当做是藏宝图的孩子一样,在某个地方随便走走,再拿着世界地图装模作样的比对一下位置,都要觉得哪个地方都藏着华丽宝藏似的。那时安岩秉着不懂就问的良好品质,一不小心就把罗平给问烦了,罗平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他随手从书架上抽了一本书直接塞进安岩手里,打发人的语气十分强烈:“去去去,等你看完这本书你就什么都懂了。”

结果安岩还真的乖乖去看了。

一分钟之后,安岩突然满脸异色的合上书本,盯着封面仔细看了好一会儿,确定封面的书名的确是写着《教你如何成为一名好神的一百种方法》时,他又一次翻开第一页。

再看几下,他脸都皱成一团了,神界的作者估计大多有病,病入膏肓绝症到无法自拔的那种。

书的第一页写着:

成为一名好神的方法一:首先,你得有张脸。接着,你要有张帅脸。最后,你就可以成为一名好神啦。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十分简单呢,作者表示看好你哦,么么哒!

安岩:......???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书。

安岩带着欲迎还拒的心态再看了几眼,突然陷入一阵沉思,他深沉的摸了摸下巴,一副随时准备揭发什么不可告人的真相的模样。想不到原来罗平平时喜欢看这类型的书啊,简直是长见识了,他在心里绕了几个圈的想。

最后那本书到底安岩也没再继续看下去,毕竟画风实在有毒,他只是随意的将书本摆在桌子上,之后也没怎么翻过了。

恰巧今天需要打发的时间有很多,带回来的人类小孩身上的伤口有几处已经腐烂,几乎到可见皮肉下森森白骨的程度,加上小孩身体应该是营养不良,还有些中度低烧,等他研究折腾了大半天怎么使用高级治愈术时,小孩早就从低烧变成高烧了。这下可是吓坏了这位新生的神了,等等等一下,搞不好自己其实不是在救人而是在害人吧,新生神在心里怪不好意思的想着。他看着小孩因高烧而泛红的脸蛋,他忍不住伸手在小孩的脑袋上轻轻揉了几下。

等把小孩身上的伤口治疗好后,安岩自己浑身像脱了一阵力似的,冷汗从额头两侧细细冒出,他扶着床沿慢慢靠着床头坐下,也是拖这一次的福,他今天第一次感受到神力将近耗尽的感觉是怎么样的了,平日里就待在后花园里,要用上神力的地方可以说是少之又少了,更别说什么耗尽神力了。老实说,不怎么好受。就跟感觉身体被挖空一样。

他侧坐,后背倚靠在镶有软垫的床头上,垂头仔细打量了小孩一番,半晌才将胸中那股压抑已久的思绪缓缓放松下来,半叹半笑着呼了一口气,算了。也算是值得的。

小孩睡得很熟,即使安岩拨弄对方过长的刘海时,对方也没有丝毫要醒过来的迹象。总不能干坐着等小孩醒过来啊,安岩在这段短暂的无聊期间,又给自己织了条小辫子。于是《教你如何成为一名好神的一百种方法》就成了很好打发时间的工具,如果只是稍微看一下的话,也不是到难以接受的地步。

小孩大概是做了噩梦,连睡觉的时候也不是很安生,喉咙里断断续续的泄漏出挣扎意味极深的呻-吟,眉头紧皱,鼓得像座小山丘。安岩俯身凑近小孩,他嘴里应该是在说些什么的,但由于声音太小,加上小孩呢喃地实在模糊,他听不清小孩到底在说什么。还没凑近唇边,小孩猛然睁开眼,这倒把安岩吓了一跳。

我去!

“啊...啊,你醒啦。”安岩在小孩无声的注视下,莫名升起一股压力,一个小孩的气场比神都大,传出去估计可以承包全神界一整年的笑料了。 他悄悄移开刚好和小孩撞上的视线,摸摸自己的鼻尖,然后讪讪的说:“那什么?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吃点什么,还是喝点什么?”小孩没有回应,反而是紧紧地盯着安岩看。愣是把安岩看地缩了一缩身子。

不是,这小孩要成神啊。他老盯着我干吗?

安岩用手背蹭了蹭脸颊,难不成是我的脸上有什么嘛?还是我长得太吓人了。

“嘿!”安岩伸手在小孩眼前晃了晃。

“你能听懂我说话吗?”安岩对着小孩手舞足蹈的表达。

“我叫安岩,安——岩——。安岩的安,安岩的岩。这是——名字。”看着小孩无动于衷的反应,安岩觉得可能是自己表达得不够生动形象,于是他对着小孩又做了个无论怎么看都感觉十分奇怪的手势。

小孩依旧没有理他,只是一个劲儿的盯着他看个不停。

人类小孩都是这么迷之高冷的嘛?安岩放弃了,他在那儿对着小孩说了老半天,同时还附上了各种千奇百怪的肢体动作,结果小孩硬是一声不吭,他也没辙了。

算了算了。小孩这样子看起来其实也挺可爱的,也没什么好生气的,安岩摸了摸小孩的脑袋。

『神。』

『神。』

『神啊。』又是那熟悉的声音。

安岩愣在原地,他站起身向四处张望,房间里除了他和小孩外,别无他人。

那股声音又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呢?

“刚刚你有听见什么声音嘛?”安岩看向小孩。

小孩不答,只是看着他。

“好吧。”安岩耸了耸肩。

『神。』

『神。』

『神。』一声接一声,似乎在呼唤着某个谁的出现。

『神。』

『神。』

『神啊。』

“行了行了行了,我听见了。”这一声又一声的声音唤得有点扰人了,安岩干脆毫不避讳的就直接对着空气大声回应那些姑且算作号召的呼唤,他想不明白声音的起源在哪儿,但看起来好像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听见那个声音。

『我的神啊。』这一声不同以往,它在当中要多添了几分独特的笑意。

转身去看那个孩子时,安岩的视线正好撞进那双恍若不禁意间藏匿了满天星光的瞳眸,苍蓝眸底细而微不可察的闪了闪。安岩不是没有看过精雕细琢的明艳宝石,也不是没有看过墨蓝天幕繁星点缀的惊鸿。他只是第一次看见惹他欢喜的灵魂。

那真的很好看。安岩心想。

安岩忍不住伸手温柔地捧着那个孩子的双颊,在他微微颤动而闭起的眼睑上,落了个轻如片羽的亲吻。

那位新生的神吻了他唯一的信徒。

-------------🎐TBC🎐------------


成为一名好神的方法十三:请给你最忠诚的信徒一个吻。请注意,是“最”忠诚的,这意味着这样的信徒自始至终只有一位,他的存在是特别的。


*就这样叭,欢迎捉虫,晚安。

评论(8)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