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啾啾.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吏青】Possession(上)

*即将考完试的一波浪。

*大概就是无厘头嗯唔owo。

感谢喜欢啾!

-------🌹------🌹------🌹---------

每一处无不是勾上欲-望-靡-烂的气息,包厢里灯光色调偏向引人颓迷的昏暗斑斓,投落在酒杯的冰块,折出漂浮闪烁的丝丝白光。赵吏模样轻佻,伸长手臂搭在包厢里长沙发上,嘴里叼着一根烟,烟头没有点燃,前面站着几个可圈可点的MB,几个男孩显然不是第一次接客了,侧目抛向赵吏的媚眼带着信手拈来的纯真与妩-媚,两者矛盾夹杂,倒是恰到好处的惹得人心痒痒。

赵吏哼笑着忍不住挑了挑眉,神情慵懒的昂起下巴,如同偶有心血来潮夜访人间的高贵吸血鬼,漆黑眸子里深邃晦暗难测,他反朝几个男孩抛了个媚眼,这种事情他也很老成的,毕竟对某人做得多了,自然而然也就上手了,尽管那位某人不太吃他那一套。

不过,他乐此不疲嘛。

“赵老板,这是我们特地为你准备的一份厚礼。”对面坐着的人带着金边无框眼镜,西装革履,一副正经社会人士的模样,可惜,周身自成一股衣冠-禽-兽的气息。他身后还站着几个身型魁梧戴着黑墨镜的高大男人。

哟,能看见么?

赵吏翘起二郎腿的脚尖对着音乐节拍晃动了几下,大概是他沉默的时间太久了,对面的罗老板以为他是在苦恼不知道该从这几个尤-物中选择谁才好。他向上推了推眼镜,心中不屑一笑,面上却露出“我理解的”和善模样,语气极好的开口道:“要是有赵老板看得上眼的,尽管开口,不必拘束,随便挑。”

看得上眼的倒没有,不过看得顺眼的倒是有一个。

赵吏也露出和善的笑容,说:“哪里哪里,是罗老板大方了。我要那么多也没用啊,就左边第二个吧。”他食指与中指夹下口中叼着的烟,烟头朝那几个MB中一指。

罗老板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去,突然意味深长的感叹一声,笑道:“赵老板眼力可真好,这位,床上功夫可是令人神魂颠倒啊。”

被点中的那位MB闻言面上一红,他像是有些害羞的低下头,栗色的头发柔软服贴,身上只简单的穿了件白衬衫,衬衫薄得底下遮掩的皮肤都有些若-隐-若-现的欲-擒-故纵,男孩模样十分乖巧,眼角带点红晕。罗老板瞥向那个MB,男孩点了点头,才慢慢向赵吏那边走去,直接坐在赵吏的大腿上,还故意地蹭了几下,双手搭在赵吏的肩膀上,展露一副温驯乖巧,眼神里挂着几分懵懂之色。

赵吏没有贴近男孩,只是从容不迫的看着男孩落坐自己怀里。

“赵老板,关于那批货的事情......”罗老板瞧见现在苗头正好,便见缝插针。

“诶,这个自然好说好说,我当然不会亏待罗老板的。”赵吏抬眼看了罗老板一眼,姿态随意地摆了摆手。他的半张脸隐匿在昏暗里,除了对方兀自勾起的嘴角,罗老板什么也看不见。

“罗老板。”身后一位保镖突然向前一步,毕恭毕敬地俯低身子,凑到罗老板耳边小声汇报了什么。罗老板闻言的一瞬间愣了愣,而后又是在上位者高人一等的从容姿态。

话说,这小MB身上的香水味儿有点呛人啊。

赵吏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在怀里的男孩,样子是挺乖巧的,可惜比不上自己心心念念的某人。

“罗老板有急事?”赵吏漫不经心的问。

“啊,没事。”往酒杯里到了点酒,浮起来的冰块随着酒水的斟入“哐啷”的撞在杯壁上,罗老板笑着冲赵吏举起酒杯,“就是最近一个比较粘人的小-情-儿要来见我。”然后,将酒一饮而尽。

话音才落,包厢的门就被人推开。

先前被拦在门外嘈杂喧嚣的声音闯了几丝进来,男孩挟着一身清淡酒气而入,脸颊上染着醉醺的红晕,眼角泛红,他不留痕迹的扫视了房间一眼,视线在看见赵吏和他怀中的男孩时停顿了一下,微微僵住的动作被他反应极快的演化成醉酒的模样。男孩很快就移开视线,在看见罗老板之后,他突然露出一个极为蛊-惑的笑容,直直往罗老板那边走去,他才要在罗老板旁边的位置坐下时,对方突然长臂一伸,男孩就直接坐在罗老板的大腿上。男孩除了被猝防不及的吓了一跳外,倒也没有任何抗拒,反而还顺势地搂住男人的脖子。

小情儿在怀,罗老板的心情不禁-荡-漾-了一下,他拍了拍男孩的肩膀,有些赔笑的看着赵吏:“赵老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夏冬青。”他倒了一杯酒塞进夏冬青手里,“冬青来,这位是赵老板,去给人敬杯酒。”

赵吏自夏冬青进来的那刻就没移开过视线,这会儿夏冬青站在他面前,把手里的酒杯递给他,他突然不明所以的笑了笑:“ 罗老板这是从哪儿找来的宝贝儿啊?我怎么就遇不见呢?”

“赵老板你这可是说笑了啊。你怀里的那个就是个宝贝啊,不仅是个宝贝,还是个难得尤-物呢。”罗老板莫名得意的看着赵吏。

-------------🌹TBC🌹------------

是了,杀手吏x杀手青。

评论(1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