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啾九.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吏青】铲屎官的日常(09)

*_(:3ゝ∠)_想念你们的铲屎官了嘛xxxx,hhhhh这个也差不多该完结了,大概再更多一两章就没啦。
*说来填坑就来填坑耶。
*复健复健.....可能文风剧毒。

◆ooc我的锅,感谢喜欢啾!


-------♪------♪------♪---------


黑猫吏x仓鼠青



【9】 来自心地善良的铲屎官充满爱意毫不留情的嘲讽


哇哇哇,大声告诉我,你们想念铲屎官了吗?什么?特别想?想到日夜颠倒?:  )优雅而不失礼貌的笑容,虽然有点不明所以,但是并不妨碍我们友好感情的发展。么么么么么么啾!我也特别想念你们。

等一下,说没有的那个你出来一下,铲屎官想和你探讨一下人生的真理。

暴力?不存在的,铲屎官只会超级温柔的给你一个充满爱的小拳拳而已。大概就是这样,大坏蛋,你超讨厌的,人家要拿小拳拳锤爆你的小胸口:  ),呵。

说实在的,现在的场面十分......有趣?总之,铲屎官快要笑到晕厥过去了,然而并没有,因为我不敢笑。

我完全不是因为害怕赵吏而不敢笑的,纯粹是良心在作祟,嗯。铲屎官根本就没在怂的。

我就是想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赵吏没想到你也有今天。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开不开心?:  )来自心地善良的铲屎官充满爱意毫不留情的嘲讽,比心。

这会儿赵吏正用两只前爪抱着自己的尾巴尖,低怂着两只尖耳朵,一脸懵逼呢。而夏冬青则背对着那只黑猫,自己抱着几颗瓜子缩在角落里,把瓜子飞快地往嘴里塞,两颊微微鼓起。你能想像得到那张漆黑的猫脸上露出“生无可恋”的沧桑样子吗?就跟看到比目鱼冲着你翻白眼是一个原理的。我觉得这简直可以列入世界壮观奇迹之一了。我认真的,毕竟实在是太好笑了。

赵吏抬头瞪了铲屎官一眼:喵。

铲屎官:没有,我没有在笑的,我只是单纯的面部神经抽筋而已。

铲屎官只是假装在怂而已,简直体贴啊我。

咳,对呀,夏冬青和赵吏闹别扭了。对不起,我其实有点大大的窃喜。:  )赵吏,请对你的铲屎官温柔点儿,铲屎官可是很珍贵的生物嗷,因为说不定我还能帮你哄哄夏冬青,和善到扭曲的微笑。

卧......等一下,赵吏你挠我干什么?!信不信我分分钟哭给你看哦。

黑猫:冷漠。

铲屎官:.............

哦。

赵吏,你信不信我分分钟弄哭夏冬青,哼!

卧槽等一下我我我开玩笑的,妈的智障。做猫那么认真做什么?要有点生活情趣懂不懂!情趣!绝望。

我裤子上的三道开口说不定会成为今年的潮流呢,来自一个哭唧唧的铲屎官的假设。

好吧,其实一切事情是这样的。

自上一次铲屎官吃了一把莫名其妙的狗粮之后,就没有强行分开赵吏和夏冬青的想法了。毕竟赵吏的迷之藐视实在让我心理压力都快变成心理阴影了,而且那样的行为总让我有种自己是“大魔头”的错觉,那种感觉简直酸爽,倍儿棒哒。

所以,我把它们的窝放在一起了。

嗯?感觉自己强行给自己塞了一把狗粮?:  )呵呵,冷漠。

心疼一下铲屎官。

自从它俩的窝放在一起之后,赵吏对夏冬青的举动就更加变本加厉了。平时老用自己的尾巴圈着夏冬青就算了,它在临睡前还要把夏冬青全身舔个遍,然后趴下,伸长脖子将脑袋凑近夏冬青,用湿润的鼻尖轻轻地拱了拱夏冬青柔软的肚皮,看起来应该是在哄对方睡觉。夏冬青也没有任何抗拒的表现,反而乖乖地任由黑猫帮它顺毛。而且夏冬青会用两只小爪子小心抱住赵吏的鼻子,毛茸茸柔软的肚皮几乎整个贴在上面,它会顺着这个姿势亲一亲赵吏额头再下一点儿的位置。

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就是知道。微笑到变形。

天知道我每次都要经过客厅出门的心情是如何的复杂。

今天吧。

我拿了一包葵花籽去喂夏冬青。

老实讲,每次我都觉得这是最治愈的时刻。小仓鼠一个劲儿的往嘴里塞食物,两颊变得鼓鼓的,两颗黑曜石般晶莹清澈的眼眸无辜的看着你,感觉心都快被萌化了。

可能是因为葵花籽深得夏冬青的欢喜,它竟然用脸颊蹭了蹭我的手指。天呐铲屎官给你们表演一个反复去世,救命,我决定以后都不要洗手了。

然后铲屎官就被在旁边监视已久的黑猫瞪了一眼。

我:?????

黑猫微微眯起金黄色的兽瞳,虽然它蹲坐在垫子上的姿势十分优雅,但身后晃动的尾巴明显暴露了它不悦的情绪。它舔了舔爪子,之后不紧不慢地朝这边走过来。

赵吏,我告诉你哦。我跟本就没有在怕你的。尽管铲屎官有点怂但其实那是假装出来,铲屎官依旧是你的铲屎官。

事情并没有以我想像的那样往血腥的方向发展。当然,赵吏并没有挠它的铲屎官,但是它抢了夏冬青手里的瓜子。

嗯???等等???

哦,我真的没看错。赵吏就是抢了夏冬青手里的瓜子,夏冬青一开始有点小懵,但也没有太过在意,它抬头看向我......手中的葵花籽。我决定和赵吏对抗到底,然后我赶紧递了一枚瓜子给夏冬青。

然而,又被抢了。

等一下赵吏,别闹,我怕你在作死的边缘试探。

之后就是莫名其妙的你抢我递的画面。

铲屎官才递过一枚瓜子,没几秒很快就被赵吏抢走。

铲屎官递。

赵吏抢。

铲屎官递。

赵吏抢。

铲屎官递。

赵吏抢。

赵吏,没想到原来你是这样的猫???

一旁的夏冬青委屈巴巴的看着我,不是等会儿,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啊。

我也很委屈啊。

没关系,因为之后赵吏就被夏冬青咬了尾巴。

呵呵,突然开心。

在赵吏不知道第几次抢走夏冬青爪子里的瓜子时,夏冬青一把向赵吏身后的尾巴扑去,张嘴就是在毛绒绒的尾巴尖咬了一口后,快速的抱起刚刚被赵吏抢走的葵花籽朝某个角落跑去,背对黑猫缩在角落,一副完全不想理赵吏的生气模样。

黑猫喵瞪口呆:喵喵喵?

赵吏在作死的边缘试探,然后成功的一脚踏入玩脱的境界。

没有,铲屎官才没有在幸灾乐祸的呀,么么啾。:  )



-------------◆TBC◆------------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