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挽死.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吏青】肯定不像大纲的末日梗脑洞

*大纲xxxx(哪门子的....)。
*末日梗。
*夏冬青是花店老板,赵吏身份神秘(口意),总有办法搞到枪支子弹之类的东西。
*无脑瞎编棒,ooc慎x3。
*没有安全区,也没有异能。

---------------

【1】

我生在黎明,却又要死在黄昏。

人们幻想殿堂所描绘的虚幻,它成真了,没有任何预兆。等他们察觉时,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不,应该说,从它们出现的那刻开始,所有的一切早就无法挽回了。

匍匐在地上的行者,在他们被上帝遗弃之后的很久,他们终于决定不再瞻仰上帝,他们开始遗忘他,他们砸毁他的雕像,他们不再歌颂他的名讳;他们开拓出自己的大陆,他们建立了自己各自的种族。随着时间的过去,他们开始对这个和平的现状提出质疑,所以他们发起了战争,但同时,他们又渴求着“理想国度”。

就在所有人都快遗忘他的时候,在诸神相聚的某个黄昏里,他捡起角落的号角,并吹响了它。

他轻声宣布道:“天国近了。”

【2】

阴风呼啸,刺骨的寒意渗入心扉,冰凉一片,蒙蒙细雨自天上洒落大地。

夏冬青蜷缩在巷子里一个隐蔽的角落里,他以一种不安的姿态紧紧抱着双臂,浑身止不住地颤抖,脸上沾了几滴已经干涸的血液,双眼无神,仿佛什么也倒映不出来一般,但只要仔细看,就能发现在那深处有着巨大的恐惧在翻腾叫嚣。

他觉得他在做一场噩梦,一场他无论如何也无法醒来的噩梦。

不然的话,要怎么解释他所看见的景象呢?

(夏冬青亲眼看见丧尸吃人的场景,他想要哭泣想要呕吐。他躲在角落里不敢动弹,就在这时赵吏打电话过来,语气焦急的问他在哪儿,夏冬青透过电话,可以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惨叫声和不明的嘶吼声,他很清楚那是什么。夏冬青跟赵吏说,他在花店附近的小巷子里。

赵吏告诉他,叫夏冬青躲进花店里,并锁好门,不论是谁都不要开门,是人也好,还是丧尸也好,都不要开门,直到他来接他到为止。花店的玻璃门外面有一扇铁栅栏门,夏冬青锁好门,躲在花店里,等待着赵吏的到来。途中,有个狼狈的人来敲门,貌似身上有伤,他刚才看见夏冬青跑进了花店。夏冬青和赵吏的通话还在继续,并没有挂断,夏冬青有些犹豫,他低声喊着赵吏的名字,他说:“赵吏,我想……”。赵吏仿佛知道夏冬青接下来要说什么似的,他说:“冬青乖,别去。”

“夏冬青,求你了,别去。”赵吏的声音里有着丝丝的哀求。

最终,夏冬青还是没有开门,那个男人被丧尸们拖走啃食。)



【3】

  视角转为赵吏这边。


【4】

两人相见。

【不知道第几的场景】

“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他知道真相以后会怪你吗?”娅面无表情的抱着手臂,身子依靠在门框上,她看着赵吏,眼中有着反对,又似有着挣扎的同意,最后所有的思绪混杂在一起,形成了复杂不明的冷漠。

赵吏没有看向她,他还在检查着手中枪支和仅有的子弹,这些能保他们活命的东西,已经不剩多少了。对于娅所说的那件事他也曾挣扎过到底要不要这么做,他的不忍心和他不得不这么做,都化成了一声叹息:“他不愿意做的事情,最后也还是要学会的,不是吗?”

娅抿了抿嘴,没有是或不是的回答,她深深的看了赵吏一眼,赵吏也在看着她。

“总有一天,或许会只剩下他一个。在这个假设来临之前,即使要不择手段,我也得为他多留一条他不得不走的后路啊。”赵吏说。

赵吏不得不为夏冬青留条后路,他实在太怕了,他怕他一昧的过度保护,最终会至夏冬青于死地。而且,既然是现实,那么他总要面对的,任他遮蔽双目,眼前的残败景象不会就此消失,任他捂住双耳,那些压抑在喉咙里的哀号不会因而沉寂。

赵吏要做的就是,敲碎夏冬青那脆弱不堪的外壳,那层由他亲手筑起的保护膜。



(翌日)
赵吏把枪塞到夏冬青手里,他说:“夏冬青,选择权在你手上,让我生,或者,让我死。我什么也不会做的,这最后的结果都将取决于你。”

赵吏给了夏冬青两条路,对于夏冬青来说,他宛如戴着脚镣赤裸着脚的囚徒,眼前的摆着两条路,两条路上都铺满了长着毒刺的荆棘,两条都是生路,却也是死路,并且他不得不选择他要走在那条路上。

【夏冬青终于还是杀了丧尸】

其实从头到尾,他就只有一条路可以选,他不能看着赵吏死,他也不会让赵吏死的。

“赵吏。”

“嗯?”

“要是有一天我变成了丧尸,你会杀了我的对吧?”

赵吏愣了愣,随即回过神来,他看着夏冬青,夏冬青没有看着他,而是低着头,兀自笑出声。

良久,赵吏终究是没有回答夏冬青,只是轻轻哼了一声。

【落幕】

两个并肩的身影一同走远,踏碎沿途废墟的残骸。

风扬起满地尘埃,模糊了视线。

世界敲响丧钟,走向炎凉末途。

-------------------

hhhhhh一个完全就不像是大纲的大纲。

之前就有的脑洞xxxx最初的念头的确是想写末日梗,还有就是想象了一下夏冬青和赵吏在某方面的对峙叭(不能这样讲xxxbu),大概是各抒己见,却仍能相互扶持(?Σ( ° △ °|||)︴
通俗一点(用蠢得可怜的语言组织能力(・へ・))来讲就是,爱你和我坚持的信念并不冲突。

翻了一下以前的文档,莫名翻出许多奇奇怪怪设定的大纲(你...。╭∩╮

_(:3ゝ∠)_最近一团糟的,思想低落到一个将死的地步。实在不是很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啦耶(....天呐我个垃圾中的奇葩 。突然唠叨噫(....)→hhhhh就先这样叭。

(・へ・)等忙完了(的话...?←这个不肯定的语气是个什么啦x),爬回来继续填坑(...心虚什么的完全有的啊噗!

啾!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