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挽死.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假如。

夏冬青最近总是在做同一个梦。

那个梦很长,足有一生那样长,梦里的奇幻经历夸得上是一部长篇小说了,遇见的各色人仿佛就跟现实生活里真的见过似的,他也确实眼熟那些容貌。梦境的悲欢离合,像是灵魂曾经历过的悸动,但又只能把它归为虚幻的平静下来,而后又变成一池惊不起波澜沉淀的水。

等他醒来之后,什么也不记得了。

他来向宾客敬酒,新娘陪着她的父母。

夏冬青酒量不太好,举着自己的酒杯与来客的杯子轻轻一碰,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再喝上一小口酒,他就转往下一桌。许是,酒意上脑了,不至于醉,只是觉得脑子朦胧一片似的,清醒还是有的。

不经意的一个转头,就看见角落里站着位酒红发色的少女,她对着他笑了笑,举起自己手中的酒杯,张嘴应该是说了一句什么,夏冬青离她太远,大概也是什么祝福之类的话语,然后他看见她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夏冬青还没来得及举杯回敬,少女满足似的转身离去了,仿佛......只是特来看他一眼?

模样极为眼熟,但他确定自己不曾认识这么一个人。

然而灵魂却挣脱的要追寻什么。

想往少女离去的方向追去时,他急忙间撞上一身黑衣的男人,酒杯里的酒险些洒在对方身上。夏冬青连忙道歉,男人也不示意。

男人在看他,夏冬青能感觉得到。

等他抬起头时,那股悸动又一涌而上,无法阻止。

那真的是脱口而出的一句,连动作也像是反射条件一般,他拉着男人的手腕,说:“我,是不是以前在哪见过你?”

男人这会儿反倒笑了,那笑带着什么怀念。

他说:“没有。”

>>>

少女先出来的,她看见男人也出来了,问:“就这样?”

男人说:“就这样。挺好的。”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