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挽死.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荼岩】嘘,请闭眼。(Chapter 13)

*略略略qnqqqqq。
*剧情过渡诡异(mayaa天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剧情慢热,基-情未满。
◆感谢喜欢啾!




-------------------------



【Chapter 13】脱吧1





“安岩!这儿!”站在操场上已经换好体育服的宋远书朝安岩大力挥动手臂,但他又怕安岩会看不见,于是精力充沛地向上蹦了几下,眼睛因兴奋而挣大,眼底折着阳光的明亮,整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

“哎,哎,行了行了,别蹦了。安岩他看见了。”楚易一把扯住蹦得正起劲儿的宋兔子,让人安分下来。尽管他现在更想做的是后退与人划清“正常与傻缺”的界线,但出于某种压根不存在的同学爱,他还是堪堪止住了蠢蠢欲动的双脚。

安岩两步做三步的奔到江小猪他们面前,小颗的汗珠随着他动作的颠簸,从额头上滑落至脖颈处,他微微弯腰,一只手撑在膝盖上,边喘着大气边扶了扶眼镜。

“我说安岩,你不就是上个厕所了噻?要这么久嘛?”江小猪上前拍了拍安岩的后背,给他顺顺气。

一听江小猪问起,安岩突然像是被人提起劲儿似的,气也不喘了,眉毛一挑,他动作自然的搭上江小猪的肩膀,凑到人耳边,摆出一副神奇莫测的表情,小声说道:“诶,我上一次不是说我不小心又进了小树林,然后遇着鬼了吗?这次我又遇到了。”

江小猪先是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厕所里?”

“嗯。”安岩点头。

江小猪的表情微妙的纠结了一下,“男厕?”

嘛玩意儿?是我听错了什么嘛?

觉得对话的走向越来越诡异的安岩眼皮一跳,等一下,我觉得友谊的小船可以再摧毁一下的。安岩感觉万分心痛的捂住心口,他用着一种迷之“包容”的眼神看向江小猪,语气幽怨:“我去,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江小猪!你的重点不是应该关心一下我是怎么成功逃生的嘛?”

“不是。”江小猪微讪,他对着安岩咧嘴露了个笑容,然后抬手挠了挠头,他才补充道:“我就是想确保一下我节操的安全噻。”

安岩:“.......。”他决定等一下他就把江小猪关洗手间里!

在两人身后一个身影正蹑手蹑脚的靠近,眼珠子在眼眶里狡黠地溜了几圈,像是在预备某种成功的窃喜。

“哇——!”宋远书一个突然袭击,双臂一个猛扑搭在安岩和江小猪的肩膀上,“吓一跳了么?”

卧槽,差点就叫出声来了。安岩上齿咬在下嘴唇上,他看了一眼宋远书,暗自舒了一口气,他庆幸着别人听不见这会儿躁动的心跳。还以为自己的一世霸气就要葬送在这里了,安岩心想,然后他决定一会儿也把宋远书和江小猪一起关进洗手间,这种东西不能只让他一个人承受。

“怎么又是你这个熊孩子!”江小猪吓得连平日里说话的四川口音也不见了,他扬手假装要单方面输出爆打宋远书一顿。

见形势不妙,宋远书一个激灵开始拔腿就跑,他边跑边回头看,嘴里还要嚷上几句:“诶诶诶,我这不是想善意提醒你们上课铃快响了嘛!小猪你这样不行啊我觉得吧。”

江小猪倒也配合他,见宋远书要跑,粗略地热身活动了几下,他也跟着追了过去。

安岩顺势在两个打闹着跑远的少年身后挥了挥手。

青春哟。

清风轻而温柔的到来,抚动额前碎发,阳光碎落在少年们的身上,一片天光。远处树叶婆娑而歌,细细碎碎洒在耳畔,像极了黎明时低语温言,温煦阳光蹁跹跃落叶片交错间的罅隙,成斑斑影影印在地上,也落在少年身上。

刚刚在洗手间发生的不好回忆,这时才终于消散,一如一朵洁白雏菊撕裂铺天盖地的黑暗,在那里开出一束光。安岩看着眼前走过的成群人们,他们吵闹着,真实的存在,最近见得太多偏离现实的事情,肉眼可见的某种改变,让他觉得自己脱离轨道,划出一道界线。

“诶,安岩。”站在一旁看了热闹看了好一会儿的楚易这时才慢悠悠的走近,他抬手轻轻拍了拍突然发呆的安岩,等安岩转头看向他时,才指了指那跑远的两人,“两个活宝。走吧?”

安岩遮掩着看了眼头顶晃眼的太阳,笑着应道:“青春嘛。”

“老了老了。”楚易低沉声线应和。

宋远书和江小猪两人应该早到操场了,奈何两人打闹快乐,完全忘记他们身后还有两个小伙伴的事情。安岩和楚易只好加快脚步赶去,途中,楚易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漫不经心地随口一提:“听说之前的体育老师家里有事辞退了,来了个新的体育老师。我想想,好像是叫罗,罗平。”

“又有新老师啊?”安岩问。

“又?”楚易转头看向安岩,神情疑惑。

“对啊,我也是听我们系的女生说起才知道。据她们说,医务室的包姐转去别处了,也不清楚转哪儿了。但是,就前三天吧,医务室来了个新的校医,看着像是二十来岁,重点是她们说那新校医帅炸苍穹,白白净净,还长得特别......禁-欲?”安岩握拳掩住嘴角迷之羞涩的弧度,耳尖都染着一层淡淡微红。

“噗!咳——少女心思你别猜。”楚易声音有点虚的说。

主要是他们系的女生实在彪悍,成日在他们耳边说些有的没的关于跨越精神的恋爱,有时还会提着兴致给他们拉官配。天知道为什么他们也跟着听,结果对那方面的事情还颇有造诣,不该知道的全知道了,甚至有些时候,那些女生们的话题让他们这些男生听了瑟瑟发抖。

见过打开新世界大门的,但是没见过开得那么彻底的。

你们见过嘛?我就体会过。

“我就说,怪不得这几天那些女生跑医务室跑得那么勤奋。”

“这个看脸的世界,看看我你就懂了。”安岩自豪的选择一个无死角帅气的角度把脸对着楚易,下巴微微昂起,眉毛上挑,眼底带笑,像足了一只偷腥成功觉得自己帅爆表而得意洋洋的幼猫崽。

楚易:“......。”十分想殴打同学!

等安岩和楚易到达指定的上课地点,那里都已经站着不少学生了,而那位新来的体育老师被围在中间,和学生们谈论着什么。初到新环境,新体育老师也没感觉特别紧张,对于热情到过分的同学他也是应付地很得心应手。

时间刚刚好,节奏感十足的上课铃响了。

体育老师摆了摆手,让围着的学生往后退开一点,他站直身子,环视一圈操场,心里清点着人数,他抬手不禁意的理几理头发,喉咙里咳了几声,才施施然扯开嗓子说:“哟,人挺齐的,很好。就是你们看的那样,你们的周老师有些私事要处理,所以离校了。现在,你们的体育老师由我担任,我叫罗平,你们平日里要是乐意直接喊我名字也行,当然,偶尔记得称呼我‘罗老师’一下就好。你们有什么特别的问题想问我吗?”

闻言,几个学生堆在一起交头接耳好一会儿,最后他们像是下定最终决定,一个男生被集体毫不留情的推了出来,那男生不知所措的看看身后的同学,又看看罗平,支支吾吾的喃了几个字,完全没有要积极发问的态度,又被其他同伴催促着“你快点问啊”。男生心一横,一咬牙,结果直接气急败坏的喊了出来:“老师,你有没有女朋友!”男生声音喊得有点大了,几乎半个操场的人都能听见。

“有,她超可爱的。好了,下一个。下次可以小点声,老师耳朵还是好使儿的。”罗平笑着安慰性地拍了拍男生的肩膀。

底下几个男生跟着起哄,闹成一片,几个胆子大的,而且看这个体育老师亲近的男生直嚷着“老师你不厚道啊,怎么也得等等我们啊”。

“啧,等等你们?人家等一下跑了,你们怎么赔我?”好在罗平是真的不介意,不如说,现在这个状况正合他意。

“有我们陪你啊!”

“对啊,不慌。”

“我才不要,你们互相陪伴吧。”

他们互相打趣彼此,逗笑了一旁的女生们。

安岩和楚易听着也忍不住一块笑了,江小猪老早就看见他们的身影了,于是扯着宋远书穿过人群挤到他们身边。

宋远书问:“你俩怎么那么慢啊?”

安岩说:“分明就是你们跑太快了。”

这时罗平拍了拍手:“还有什么问题没?没了的话,我们开始上课了,你们先做个热身运动吧。然后——先跑个几圈我瞧瞧,男生一千,女生八百。”

话音刚落,底下顿时一阵五花八门的哀嚎。

“天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体育老师。“

“罗平,请对我们好点,这样我们友谊的潜艇还在。”

“等会儿,我刚刚是不是失聪了?你再说一遍。”

“怕不是敌方来的卧底!”

这些罗平才不听呢,他咧嘴笑得特别张扬:“赶紧的,拿出你们的青春和活力来快活啊,别浪费今天的大好时光了。”



--------------TBC--------------

评论(10)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