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啾九.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吏青】24小时(上♪D)

*最近忙到飞起,不知所措,卡得慌。
*文风巨变,慎嗷。
*依旧当做是复...复健叭.....
*这个24小时有点长噫....._(._.)_这个起床不得了,终于起来了嗷嗷嗷quqqq!

◆感谢喜欢啾!

-------♪------♪------♪---------

9:17am。

不得不说,赵吏情话技能几乎是张口就来,一个字都能磨出深情的缱绻意味,惹得夏冬青面上覆了一层淡淡的微红,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角,好在浅色的阳光替他掩去了那份难以言喻的害羞。

与那些迫不及待涌入的光一起,周身充斥着微和温暖的夏冬青慢慢转过身去,于是他连同光一起,不偏不倚地一同映落在摆渡人盛满温情的瞳眸里。坐在床沿的摆渡人不自知自己此时的模样,他朝着望向自己并独自发呆的恋人伸出手,嘴角带起一抹极浅的笑。

温柔的阳光翻山越岭而来,它踏过每寸肥沃或荒脊的土地,自天上倾落而下,落在人间,落在了爱人的身上,爱人微笑着伸出双手去迎接,过多的从手心溢满而出,继而在落在心尖之上,它仍在倾注。他的爱人拢在曦阳里,耀眼夺目,夏冬青心想。

“你的无穷的赐予只倾入我小小的手里。时代过去了,你还在倾注,而我的手里还有余量待充满。①”

赵吏看着夏冬青兀自笑着,心里突然想起了从某处看来的一句话,当时大抵还不太理解那些字句的意义,那是自言语流传就已经构筑的奥妙,文字一开始就不需要任何解读,它是自然而然的存在,等赵吏也来到这个自然而然的时间里,这句话也便脱口而出了。

夏冬青发呆的样子实在是有趣,赵吏看得乐不可支,可谓是自己的爱人真是越看越可爱,怎么看都是百般的好。

夏冬青回过神,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像是无奈的笑了:“你是从哪看来的?”但那笑容之中蕴藏的更多是纵容,他把右手搭在赵吏伸出的手掌上,“早上好,赵吏。”

“啧啧,你当我是谁啊?灵魂摆渡人,都活这么大了,我见识的说不定比你吃过的盐还多呢。”赵吏嬉皮笑脸的冲他咧了咧嘴,终于如愿以偿的握紧了夏冬青的手,他说:“早啊,我的爱人。”

我是跋山涉水而来的爱人,你要在归途捧着一束阳光等我来见你,等我来和你分享有你的世界是如此美好,之后,让你的灵魂安心居住在我充满日月星辰的心里,那必会开满玫瑰与馨香。

9:21am。

两个成年男人挤在一个洗手间里,那一定不是个好主意,夏冬青万分后悔的想,他一手拿着牙刷,另一手手肘顶了顶贴在他后背的胸膛。

身后的人双臂环抱在他的腰上,要黏乎黏乎就算了,平时两个人也没少腻歪在一起,但是这不安分的上下其手就不对了啊。

夏冬青吐掉嘴里的泡沫,灌了几口清水洗净口腔里余留的牙膏泡沫,吐掉嘴里的水,放下牙刷,他侧头瞪着赵吏,一副骂又不舍得骂的样子:“赵吏,你弄好了就出去啊。老挤着我干嘛?”

傻子哟,赵吏心想,同时又有一种得意的窃喜,眼前的爱人简直乖的不能再乖。

赵吏才不会说他就喜欢这样折腾夏冬青,他对他总是包容的,赵吏就喜欢看夏冬青对他无可奈何却又极为纵容的模样,他就喜欢成为夏冬青唯一的例外,因为那肯定是独一无二的特殊与特别。

“你弄好了吗?”赵吏让人转过身面向他,双手撑在夏冬青身后的洗手台上,一副完全把夏冬青困进自己怀里的姿态。

虽然有点小情绪,但夏冬青还是颇为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确定的点点头:“好了。”

“呵。”赵吏偏头,笑着和夏冬青交换了一个充满柠檬味的吻,唇瓣分离的时候,他还有些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瓣,喉咙里发出几声满足的呢喃。

“赵吏你.....!”等夏冬青反应过来时,早已满脸涨红,他瞪着赵吏,但又碍于刚刚和爱人接吻的害羞,他不太敢过于直视赵吏,心脏跳得疼!

“嗻,小吏子在呢。”赵吏突然把连脸凑近夏冬青面前,一手掰过他死活不好意思直视自己的小脑袋,让不得不面相自己,他带着笑意的说:“有点甜啊,青仔,你要不要尝尝?”说完,赵吏还特别不要脸的对着夏冬青努了努嘴。

尝个头啊。

夏冬青红着脸直接动手捏了捏赵吏的脸:“我和你用的是同一管牙膏好嘛!味道是一样的!”

“哦。”赵吏像是十分失望的看了看夏冬青,他把脸凑过去蹭了蹭夏冬青的脸蛋,语气完全没有面上看起来的那一回事,“我这分明是在给你找一个偷亲我的借口啊。”

“赵吏!”那红都烧到耳根了,夏冬青向来最禁不起赵吏的语言调戏了。

然后,夏冬青气急败坏地咬了赵吏一口,咬在嘴唇上的那种咬,还很自然的顺势伸出舌尖舔了一口。

夏冬青涨红着脸望着赵吏,简洁有力而理直气壮的说:“我偷亲你还需要借口嘛?”

不得了了,爱人竟然会耍流氓了。

谁教的?我搞死他。

赵吏被自家爱人狠狠萌了一把的心想。

-------------♪TBC♪------------

①泰戈尔《吉檀迦利》。

520快乐,啾啾哒。【比心】

评论(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