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挽死.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原创】百夜小札(吏青)(四)


-第四夜- 双生花(肆)



它在哪?


——它无处不在。


--------------------


“没有影子?怎么会?”夏冬青愣了一愣,他仔细看去还真的发现,站在路灯下的那人没有影子。


怎么回事?


夏冬青回头看了正抱头蹲在地上身子颤抖的许楚婷一眼,看见她在听到赵吏说的话之后,身子明显抖得更厉害了,她晃着脑袋,嘴里不知道在陆续低喃着什么。


赵吏一直盯着路灯下的女人看,那女人依旧站着没走。她诡异的向上勾了勾鲜红的唇瓣,两眼死死地盯着在店里的许楚婷,眼中带着病态的偏执,灯笼幽红色的光线打在她的脸庞上,显得格外瘆人。


“没有影子的话,难道是鬼?”夏冬青没敢再看过去,直接转头问赵吏 。


“不,那恐怕不是鬼。”赵吏没看他,只是压低了嗓音,声音听起来带了几分低沉的沙哑,“也许是比鬼更难搞的东西。”


“不是鬼,哪会是什么?”夏冬青满脸疑惑。


“我已经很久没见过她们了。”赵吏没有回答夏冬青的问题,反而像是感叹一般,说了一句不相关的话。


“什么?”夏冬青一脸懵。


赵吏收回视线,看着夏冬青,伸手用温热的掌心拍了他脑门一下,又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青子,你猜啊。”


夏冬青给了赵吏一个实力白眼,抬手抚开赵吏的手:“爱说不说。”说完,他转身去照看一下许楚婷的状态,把人家晾一边有点久了,不太好。


“不过,赵吏,怎么办啊?她就这样一直站在外面的话,我们要怎么出去?”夏冬青瞄了一眼外面站着的女人,想想就头疼,他现在还有些担心对方会不会直接冲进店里来,不过,有赵吏在,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凉拌,光明正大的走出去啊。这儿是我的地盘,而且我们又没偷没抢的,也没做什么亏心事,为什么要怕她?”赵吏回答得很理所当然,耸了耸肩。


夏冬青无奈的看了眼赵吏,没理会他。


他是指许楚婷要怎么办好吧。


“你没事吧?能起来吗?”夏冬青蹲下身子,扶着许楚婷的颤抖的肩膀,轻声问着。


赵吏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


许楚婷从凌乱的发丝间露出一只血丝遍布的眼,满面的泪痕,模样狰狞。说实话,夏冬青有点被吓到了。


许楚婷没有回答他,夏冬青以为她还沉溺在恐惧之中,没有听清他的问题,于是他再耐性的问了一遍。


可是,许楚婷依旧没有回答夏冬青。


夏冬青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只能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一句又一句的安慰她。


赵吏深邃的眼深深地看了夏冬青眼,也许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扣夏冬青的工资。


上班时间泡妞,该扣!


但想着到时候夏冬青哭丧着脸,心里指不定怎么埋怨他,赵吏又有点不舍得。


算了。


赵吏不再看着那边,潇洒转了个身,漆黑的斗篷在空中划了个完美的弧度,那双丹凤眼微微眯起,不知什么时候变成灿金色的眼眸看着路灯下的女人。


女人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又对赵吏勾起一个笑容,鲜红的唇瓣上下张合着,似是在无声的说着什么,她垂了垂水光潋滟的眸,模样很是愉悦。


『—— 千万别回头哦。 』

这么说完之后,女人后退了几步,离开路灯的照射范围,慢慢隐退到无尽的黑暗之中,同化为黑暗不可分割的一体,再不见其踪影。


赵吏双眸中灿金色的光也随之消散,他再看了几眼确定对方已经离去了,然后回头对着夏冬青说:“她已经走了。”


“已经走了?”夏冬青有些惊讶,他站起身子,视线透过玻璃在外面不停逡巡。


夏冬青看了好几遍都再没看见女人的身影,才确信对方是真的走了。


“怎么突然就走了呢?赵吏你做了些什么吗?”夏冬青好奇的看着赵吏。


赵吏倒是没直面回答,装着副好笑的模样,揶揄着夏冬青:“怎么?听你这么不舍的语气,舍不得人家啦?”


“才没有,我就是有点好奇而已。”夏冬青反驳他。


“行了。”赵吏也懒得跟他挣,抬了抬下巴,示意夏冬青,他身后还蹲着的许楚婷要怎么办。


夏冬青张了张嘴,也有点不知道要怎么办。


最后,想了一会儿,夏冬青提议:“要不,我把她送回家吧?”他带着征求性质的眼神看着赵吏。


赵吏这下是真的感觉好笑了,一巴掌呼在了夏冬青的背上:“这个提议可以接受,所以,我送你接着看店,不许偷懒啊,不然扣你工资。”


“我一直都很勤奋的。”夏冬青瞪了赵吏一眼,那委屈的小语气听着有点像是在恶意卖萌。


赵吏扶起蹲在地上的许楚婷,可以看出她比刚才要冷静许多,但就是不说话。


“自己回家的时候小心点儿。”赵吏突然嘱咐了一句。


夏冬青感到奇怪,但还是乖乖的应了。


目送赵吏他们离开的夏冬青对刚才的事还念念不忘,他还在思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遮掩的云幕被揭开,露出缺了一角的月亮,昭示着那些世间缺失了的一半。


----------TBC---------

orz又是磨叽的一章哭x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