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啾九.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原创】百夜小札(吏青)(五)

-第五夜- 双生花(伍)


爱与恨?


——这两者本来就是同时存在的。就像因果一样,所谓有因必有果,因出现的那一刻,果也已经存在了。


——换个说法来说吧,大概就是共存,建于某一基础上一同生出的。


------------------


她赤脚孤身一人逃逸在这幽暗的长廊里,没有尽头,没有光明,没有旁人,只有她自己。除了她仓惶逃窜的脚步声,以及她仓促的呼吸声外,再没听见其他声音。


醒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在这里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不知道,一切的一切没有预兆的就出现了。她张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喉咙像是被什么梗塞住一般,将她的求救声强制性的压回喉咙里,胎死腹中。


这是哪儿?


后面有什么?


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她什么也不知道。


连她逃亡的前方有着什么,她也一无所知。


冒出泪珠的双眼无目的的左右转动,泪水混合着汗水,模糊了她的双眼,视线草草地瞄过墙壁上腐朽褪色的壁画。灰色斑驳的壁画上描绘着两个人,也只有两个人。她们面对面蜷缩着身子,两人的左手右手十指紧扣,长发在她们身下相互纠缠,分不清谁是谁的,姿态像是在胎中毫无防备安然入睡的婴儿一般。


本该是看起来温馨的画面,落在她的眼中却只剩惊悚。
壁画上的两个人都没有五官!


长期奔跑的疲惫折磨着她的神经,密封空间里独自一人的恐惧压迫着她的心理,她觉得自己就快要疯了。


“哈啊......”不留神脚下一个踉跄,右脚绊在左脚跟上,她跌倒在地。


她喘着大气,双手支撑在地面,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双腿怎么也不听她使唤。


长时间奔跑中的人一旦停下,所有的疲惫就会被无限的放大,难以再重新跑起来。


她感到莫名的绝望,她慢慢蜷缩起身子,浑身颤抖的抱着头,黑暗中匿藏的一切仿佛在嘲笑着她的无力。


『——哈哈。』


她瞪大双眼,呼吸一窒。


刚刚...有谁在吗?


『——哈哈哈哈哈哈。』像是为了证实不是幻觉一般,声音又一次自脑海响起。


是...是谁?!


她慌张抬起头来,环顾四周,目所能及的只有空虚的黑暗。


『——我一直都在这里啊。』


『——为什么?』


『——为什么不肯看看我呢?我明明那么爱你了,我就在你眼前啊。』


眼前?


可是她的眼前只有那副令人毛骨悚然的壁画而已啊,而后一秒她就看见令她难忘的一幕。壁画中的其中一个人,没有五官的脸正慢慢的转向她,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对方是在欢笑着。


『——我们明明当初约定好了的啊。』


『——为什么?』


『——为什么!』


声音自响起的那刻就没有停下过,在她的脑海里不断不断环绕着她,像带毒的荆棘一般,勒紧了她的每一寸脑神经。她像吸毒犯毒瘾的患者一样发了疯似的用力拉扯着自己的头发,用指甲挠着自己的头皮,划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其中夹杂着几根黑发飘落。


别说了!


『——我爱你。』


『——我深爱着你。』


『——我来负责爱你,由你来负责......』


『——千万别回头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某处传来了碎裂的声音,梦境破碎。


许楚婷喘着气,从床上弹坐起来,她紧紧抓着被子,冷汗直冒个不停。


>>>


王小亚推开门的时候就看见夏冬青趴在柜台上,两眼无神,双手交叠,下巴搁在手背上,微微撅着嘴,一副魂丢了的模样。她的第一反应是,以为夏冬青被不知来历的无名野鬼给上了身,之后又很快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哪来的鬼啊?那么呆。


王小亚一脸纳闷的走到夏冬青前面,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人家连眼皮都没眨一下。


诶!有八卦!王小亚肯定的点点头,本来充满疑惑的双眼,现在亮闪闪的,明显是一副想听八卦的模样。


她学着夏冬青那样,半蹲趴在柜台上,也撅着个嘴,冲夏冬青眨了眨眼:“小冬青。”


夏冬青放空的瞳孔总算是有了焦距,他没出声,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王小亚。


可能夏冬青没有发觉,自己在思考或者闷闷不乐的时候,会习惯性微微的皱起眉头,撅着个嘴,眼神里带点小委屈,怎么看怎么讨人稀罕。


王小亚有种想要捂脸的冲动,换句话来说就是,诶妈呀,这孩子真是萌死个人了!


“小冬青,你今天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跟本宫说啊,说出来吧,说出来让大家开心开心啊!”王小亚站直身子,一脸特伟大样的张开了双臂。


世界上有种东西叫本质,而这个东西是你藏也藏不住的。


王小亚的行为就很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的意思。


夏冬青的眼珠子随着她的动作移动,抬起脑袋看着她,对于王小亚的这幅模样,夏冬青表示已经习惯了。


“小亚,你说,世界上会不会有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存在?”夏冬青迟疑的问着。


“啊?”王小亚有点懵,“要说长的一模一样的话,双胞胎呗 。”


“不是,我是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和你长得完全一样的人。”夏冬青摇摇头,矫正自己刚刚的问题。

“这个嘛...”王小亚装模作样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尾音拉长,就像推理剧里的神探那样,她压低嗓音,眼神十分神秘的看着夏冬青:“这个我知道啊。”


闻言,夏冬青急忙站起身来,满是期待的看着王小亚:“是什么?”


“二重身。”


“二重身?”


夏冬青在心里又默念了这个字词一遍。


他默默的想了一会儿也没想个所以然来,最后还是要靠王小亚来给他解答。


-----------TBC----------

磨磨唧唧...(哭)

这估计是个慢热的故事...orzzz

真的很慢很慢...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