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啾九.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原创】百夜小札(吏青)(六)

-第六夜- 双生花(陆)


有很多东西是你所不知道的。


那些不被所知的,仍会存在,在世界的某处。


-----------------


“二重身,那是什么?”夏冬青看着王小亚,挠了挠脑袋,疑惑的问到。


或许,许楚婷和对方,两个人之间有什么关系?


“哈哈,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王小亚一脸得意地双手叉腰,挺着胸,虽然她很想由上而下的俯视夏冬青,然而赤裸裸的身高差异就摆在眼前,显然是不太可能了,但她还是上仰着下巴:“所谓的二重身就是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但是她们之前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甚至是不知道彼此的存在。”王小亚停顿了一下,然后凑到夏冬青跟前,神秘兮兮地看着他,故作玄虚的说:“换句话来说,就是一个和你长得完全一样的人,无论是外貌,还是声音,亦或是行为举止都和你一模一样,简直就像是你的克隆。”


一个和你长得完全一样的人?那不就跟许楚婷的情况很像了吗?夏冬青呆愣了一下,像是发觉了什么,想着一会儿要不要用手机给赵吏打个电话说说这件事。


微微弯腰的姿势让王小亚感到丝丝酸痛,她站直身子,退后了几步:“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种说法是, 二重身本身是由人类潜意识或强烈意念衍生出来的。好啦,我知道的大概也就这么多了。”


夏冬青听完王小亚的话,彻底陷入了沉思之中。


二重身...


一模一样的人...


许楚婷...


到底...?


王小亚伸手握成拳,遮住嘴,扯着嗓子装模作样地咳了几下,一副“我很不好意思但我还是要说”的模样,理直气壮的说:“小冬青,你看,本宫都为你说了那么多话,你不觉得应该要好好犒劳犒劳我吗?”末了还附上一个灿烂的笑容。


“啊?矿泉水你要吗?”夏冬青回过神,表情十分诚恳的问到。


“可是,可是比起矿泉水,臣妾给想要奶茶。”王小亚简直是画风突变,她食指对着食指,微微撅起嘴,捏着嗓音,一脸“娇羞”的说到,看起来还是有几分俏皮的。


然而在这种时候,夏冬青关注的重点永远是清奇的。


“啊?可是奶茶很贵的。”夏冬青有点愁着张脸,那双清澈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王小亚,嘴巴在他本人都没察觉的情况下微微撅起。


让人看起来感觉真的是无害极了。


闻言,王小亚立马拉下脸来,那变脸的速度比翻书还要快。她瞪了夏冬青一眼,忍不住跺了地板一脚,恶生恶气的冲他说:“夏冬青,你可以的!我给钱行了吧,快点!”


怎么突然就生气了呢?搞不懂。夏冬青有点纳闷,但还是呆头呆脑应了声:“哦。”


夏冬青在泡奶茶,王小亚站在柜台前,她狐疑的盯着夏冬青的背影,食指和拇指的指腹摩挲着下巴。


从刚刚开始她就有个预感,不然夏冬青怎么会问她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呢?肯定是在她不在的期间,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王小亚八卦地问着。


“嗯。”夏冬青耿直的回答着,这并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转过身,将泡好的奶茶放在柜台上:“给,你的奶茶。小心有点烫。”


“谢谢。”王小亚满是欢喜的捧起冒着热气的奶茶,吹了吹,小口小口的啜饮着。


“昨天晚上是发生了一些事情。”夏冬青将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一详细的告诉王小亚,而王小亚则是一脸认真的听着他讲。


>>>


许楚婷一把掀开被子,抹了抹满头的冷汗,仍是心有余悸的呆坐在床上。


她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只有她一个人,以及一副诡谲之极的壁画。


在幽暗的长廊里她疯狂的逃跑,跑着跑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已经筋疲力尽了,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出口。


她停下逃跑的脚步,因为她突然发现,不管她怎么逃,她都能看见那副壁画。那腐朽斑驳的壁画上画着两个人,是两个女孩,她们以十分亲密的姿势睡在一起。


令许楚婷真正感到恐怖的是,那两个女孩并没有五官。此外,两人的其中一个人转过头来,用没有五官的脸面向她,她似乎在盯着她。


似乎有人在说着什么。


似乎有人在笑。


她受不了了,发了疯似的尖叫着。


从某处传来“咔嚓”的碎裂声。


终于,她醒了。


许楚婷扶着额头,试图让呼吸平稳下来。


脑袋浑浑噩噩的无法思考,她连昨晚她是怎么回家的记忆也很模糊。


她只记得她跑到了一间奇怪的便利店,为了躲避对方的追踪。她进了那家便利店,店员是一个有着清秀面容,大眼睛的大男孩,男孩看起来应该还是个学生。


对了,他说他叫夏冬青。


这是一个好听的名字。


她把事情告诉了夏冬青,他也很热心的说要帮助她。
然后?


然后,好像又来了一个全身黑衣的男人,夏冬青好像叫他,什么来着?许楚婷记不清了,那时候她感到无止境的恐惧,因为,那个人来了,就在外面。



她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她想要尖叫,但是喉咙像是被什么梗塞住了一般,她出不了声。


她也不敢看向外面,更不敢去看看对方到底长什么样。


她蹲在地上等了很久很久,久到像是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候,那个人好像走了。


但她仍然说不了话,一切感官都浑浑噩噩的。她看到的,听到的,甚至是触碰到的,都是模糊不清的。她的意识像是被困在一个狭小的盒子里一般。


她好像是被那个全身黑衣的男人给送回家的?


再然后呢?


再然后好像就没有了。


喉咙干渴的厉害,许楚婷慢慢撑起身子下了床,想要去喝口水。


她路过梳妆台的时候,莫名的停下脚步,盯着梳妆台上的镜子看了好久。


片刻,许楚婷突然睁大眼睛,像是看到了什么极其令人恐惧的事情,她的呼吸变得急促。她猛地冲过去,举起椅子将其砸了个粉碎,不时飞弹的碎片划伤了她的脸,但她毫不在意,还是反复的抡着椅子砸着。


最后,许楚婷像是脱力一般颓废地跌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椅子已经被她甩在了一旁,她看着满地的镜子碎片发呆,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如果你想解决问题的话,就来444号便利店。”


嗯?


对了!许楚婷记得男人最后好像这么跟她说了,她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匆匆洗漱一番,随手换了身衣服就出门了。


只要去了444号便利店...


只要去了那里,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对吧?

-------TBC-------

迟来的更新orzz

还有,迟来的新年快乐>3<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