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啾九.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御泽】守护神

无厘头,就是想写。

是个梗没错。

个人课题:守护神/唯一

被人遗忘的神明与前来供奉的少年。

=============================

御幸一也盘腿坐在长廊上,被骤雨掩盖的景物渐渐显出了隐约的轮廓,雨水滴滴嗒嗒从屋檐边落下,恰好落在他伸出的右手手心里,不偏不倚。侧头蹭了蹭趴在自己背上,将脑袋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泽村荣纯的毛茸茸的发梢,轻笑几声:『泽村?』

不确定对方是否清醒,出口的声音比以往要温柔许多。如果对方是睡着了,他倒是不介意将自己的背部奉献给对方,反正他也乐得享受现状。

泽村荣纯埋头在御幸一也的颈窝里,用胳膊轻轻环着他的脖子:『御幸前辈是什么时候开始在这里的呢?』

『哈哈哈,我本来是不存在的。擅自信奉我的人多了,我也就为了遵循人类的呼唤而存在了。』

『诶,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哈哈哈哈是这样嘛?』

『嗯!』

御幸一也眯了眯眼看着长廊外面的雨景,嘴角的笑意加深了些许。

是吗?神本就不存在,信仰的人多了,也就形成了所谓的神。可是,当神从某处出现的时候,又会以神是很残忍的存在为由,拒绝再对神明供奉任何东西。但是啊,什么都不做,一味祈求神来救自己的人类也是很过分啊,还很贪心。

看着突然对着外面笑起来的御幸一也,泽村荣纯有些不解,抬起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御幸一也抓住那只不安分的手,稍微笑着侧头:『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泽村荣纯握紧抓住自己手的御幸一也的手:『我才是要问前辈你怎么了啊?突然就发起呆来。』

『啊啊,那是因为,』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泽村一眼,略带幽怨的说道:『明明身为守护神的我,却没有多少人来供奉我呢。』

『哈哈哈哈哈哈,那是什么?小孩子闹别扭嘛你前辈。』泽村颤抖着身子,趴在御幸的背上笑个不停。

御幸一也难得一见的一面,真有趣。

『喂喂喂,好歹也安慰我一下吧,泽村君。』御幸一副溺宠的笑着,享受着身后的人笑到颤抖的身躯趴在自己身上。

『没关系的哦,御幸前辈。』

『啊?』

『供奉什么的就交给我泽村大人好啦!放心吧!』泽村荣纯信誓旦旦地从他的身后蹿到他的面前,金黄的瞳眸中此刻只倒映着他一个人,只注视着他一个人,从今以后也是。

『一直哦?』御幸一也试探着问到。

『哦!绝对不会忘记的!』他咧嘴笑着,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外面的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微暖的阳光从他身后照来,将他的身影深深刻进他的内心深处,小心翼翼的,照亮了整个角落。

御幸一也抬头看着泽村荣纯,目光温柔,皱眉露出超级幸福的笑容,他像起誓的人一般牵起泽村的手,紧紧握住,十指紧扣,不会想要分开,也无法分开:『那就拜托你了哦,泽村。♥』

『哦!就交给我吧!』泽村同样毫无保留地笑得十分幸福,他就着两人十指紧扣的动作,扑向对方的怀里。

两人在雨过天晴之后紧紧相拥着,温柔的阳光轻轻洒在他们身上,像是给他们渡上一框金边。仿如那些油彩画中在教堂里轻声述说着誓言的恋人一般。

—fin.—

(´・ω・`)ooc... 不要打我。

超级渣。

很糟糕就对了,不要问我为什么泽村要叫御幸前辈xxx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