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啾九.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吏青】一隅

(′・ω・`)大概还是渣,没有什么故事架构,无厘头的嗯,也许不会太长,反正我很幼稚,我写出来的也是幼稚的。

Bgm 很想配一个但是又不知道配什么好嗷(‘A`)那就配一个温柔的嗷:logical emotion的モザイクロール  (有兴趣的宝贝们可以去听一下)

没有课题(‘A`)下次再用这个梗写点别的叭

人物ooc有别打脸x

有原创人物出现【缩】

有些话适合留在故事的终章被提起。

-------------------------------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正巧赶上了,那也没有什么别的可说,唯有轻轻问一句:“哦,你也在这里吗?”

*①出自张爱玲所创作的散文《爱》,写于1944年。

--------------------------------

『我能请你帮我一个吗?如果你能去到那里,届时你看见我的时钟的话,请帮我把齿轮毁掉?』

『不不不,别担心,那没什么的,我只不过是逃离了时间,好不容易。』

【4】

有没有这样一个人,他曾出现过在你的生命里,却又很快离去了,而你却记了他一辈子。

这里是哪里?

夏冬青很是疑惑的揉揉脑袋,他明明记得他现在应该是在家并躺在床上的啊,噢对了,身边还躺着个赵吏。

“奇怪了,赵吏也不在。”

夏冬青赤脚往前走。

这是一条长廊,它没有任何灯光却又不显得黑暗,至少能让夏冬青清晰的看清眼前的景象。长廊无限延伸像是没有所谓的尽头一般,地板铺着暗红色的地毯,仿佛指引着夏冬青继续往前走,在缀有欧式复古暗金色花纹壁纸的墙壁上,挂着一个又一个的时钟,各式各样的,刚刚夏冬青走过来的时候也有看到几个看起来款式很古老的落地钟。

到底谁会把那么多时钟挂在家里啊?

夏冬青盯着那些精雕细刻的时钟看了有一会儿。

值得一提的是,夏冬青发现每个时钟都拥有自己运转的时间,没有哪一个时钟上的时间是完全一样的,总要差大半截或是一小点儿。

没办法,等某个时钟终于运转到某个时刻的时候,那个时间对于其他时钟来说可能已经是过去了。

在原地摸索了一会儿,并没有什么特别发现的夏冬青正准备继续往前走时,眼角的余光瞄到了一个特别的东西。

一个停止的时钟。

本来也没什么,同样还是时钟,不过是个停止的时钟罢了。

人嘛,有时候在众多相似的东西中,发现了一样与众不同的,是会忍不住的多好奇一下的。

夏冬青转身走过去,抬手刚摸到时钟的边框时,异样发生了。

时钟的时针,分针和秒针飞快的逆行旋转,发出齿轮转动的声响,夏冬青被吓了一跳。

“诶?”夏冬青想着要缩手的时候,突然有一股强硬的吸力拉扯着他。

在一阵喧闹之后,夏冬青消失在原地。

时钟仍在逆行。

【3】

『你又不是我,怎么懂我的悲哀呢?』

『.......』

『我也不是你,我也不懂你啊,你什么都不说的话。』

他们在一起多久来着?

记不得,不,是应该要开始忘记了。

薛纪阳站在路灯下,他看着不远处一对亲密的恋人,他抿了抿嘴,漆黑的眼眸深处涌动悲伤,一闭眼再睁眼,那份悲伤又无处可寻。橘黄的灯光自他头顶落下,将他笼罩,仿佛与光线无所触及的地方隔绝了一般。

那对恋人之中的男人,是薛纪阳的男朋友,准确来说的话,是前任男朋友。

没错,薛纪阳是个同性恋。

薛纪阳和他在一起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从最初满心欢喜,落到最后的成了刺心的寂寥。大概还是因为他自己的缘故吧。

同性恋和异性恋其实都是一样,同样都是爱情的一种。为什么前者会有人反对,而后者却是理所当然呢?薛纪阳其实也不是不理解,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人,不同的人有他们各自不同的世界,而在那各自不同的世界里又各自有各自不同的道理和想法。

这个并不是薛纪阳和他分开的原因,更主要且致命的原因是,薛纪阳没有自信。

他将自己溺死在没由来徒生的卑微的自卑里。

那份自卑是真真切切的割裂着他,变得七零八落,狼狈不堪。

薛纪阳不自信,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值得对方去爱。他有总无能为力的感觉,但他并没有和对方好好谈谈。

因为,他怕对方会不耐烦,觉得他娇情。

毕竟,薛纪阳最清楚了,他是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

结果,到了最后,他也还是没能说出口。

最后他唯一能说的,也就只有:“对不起,我们就到这里吧。”

对方问,为什么?

为什么,他要怎么说才会显示那个理由不那么可笑?

薛纪阳什么也没来得及说,张开了嘴刚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被对方一句“好,就到这里吧。”打了回去。他愣了一下,露出个僵硬的笑容:“好。”

自此,他们就没有再联系过彼此了,真的是没有任何交集了。


【2】

有些时候把某些事当成是错觉,时间长了,就连你自己也信了。

“我的天呐,大变活人啊你!”

夏冬青脚跟还没站稳,耳边就传来一声少年大呼小叫的声音。

“啊,你好?”夏冬青有点一脸懵,这里又是哪?

“呃,你...还好吧?”薛纪阳也有点懵,自己前一秒还在伤感,而后一秒就有个人在自己眼前凭空出现了,他就感觉他有点不太好。

“嗯。”夏冬青友好的对着薛纪阳点点头,然后张嘴说着:“我叫夏冬青。”他不是很想提起自己突然出现这件事,毕竟太惊悚了,而且他也不知道要如何解说才好,索性就不提好了。

“嗯唔,我是薛纪阳。”薛纪阳偷偷打量了夏冬青几眼,搓搓手,还是犹豫的开口:“嗯唔,刚刚那个...你是拥有超能力嘛?“

“...不,这个说来话长。”夏冬青摇摇头后,环顾四周,看起来像是在公园里啊。

“哦。”薛纪阳摸摸鼻尖,夏冬青都这样说了他就没再好意思问下去。

沉默在空气里蔓延开,薛纪阳感觉有点尴尬,他觉得应该说点什么,可又没什么可以共同讨论的话题。

“那个...你会像刚刚那样吗?”

“其实,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应该会吧。“夏冬青低头,赤裸的脚丫蹭着脚丫。

薛纪阳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没穿鞋子啊,从家里瞬移过来的?他还是忍不住好奇的想着,却不敢向对方提问。

“我们去那里坐一下吧?”薛纪阳指向附近的长板凳,眨巴着眼,带着征询意味的看着夏冬青。

夏冬青红着脸,看起来十分不好意思的的样子,他点了点头:“谢谢,给你添麻烦了。”

闻言,薛纪阳立马摆摆手,大幅度的摇着头,脸上没有一丝不耐烦:“不碍事的,不碍事的。不过,我能问一下吗?”他语顿了一下,“你记得你来到这里之前,在哪里吗?”

“嗯唔,一个很多时钟的地方。”夏冬青放空视线,回想着不久前发生的事情。

“很多时钟啊...”薛纪阳也跟着想像起那个到底是个怎样的地方。“我想,我大概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了。”他语气带着点儿迟疑。

“诶?”夏冬青转头看向薛纪阳。

薛纪阳微微低头挠了挠脑袋,他之前貌似有听身边的女性朋友提起过,毕竟女生在这方面的传说知道的总是比男生知道的多。

“黄昏钟庭。”

“黄昏钟庭?”夏冬青疑惑的读出这个名字。

“是的。”薛纪阳点点头。

“那是个怎样的地方?”夏冬青问。

其实,薛纪阳也不太清楚,打算简单的给夏冬青讲一下的时候,他看见不远处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正急匆匆的朝这边疾步走开,紧张的视线全落在夏冬青身上。

薛纪阳笑了笑,他指了指赵吏的方向:“有人来接你了。”

夏冬青顺着薛纪阳指着的方向看过去,有些惊讶:“赵吏?”

“对了,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薛纪阳说。

“什么?”

>>>

薛纪阳看着夏冬青和赵吏两人牵着手离去的背影,莫名有些羡慕。

“我再喜欢他也已经没用了啊。”他回头看了看来时的路,垂眸,突然自言自语般低喃到。

【1】

“我能请你帮我一个吗?如果你能去到那里,届时你看见我的时钟的话,请帮我把齿轮毁掉?”

“啊?为什么?对你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吗?”

“不不不,别担心,那没什么的,我只不过是逃离了时间,好不容易。每一个时钟上面转动的时间,代表了对一个人的爱 ,我只是不想它再动起来而已。“

“...好。”夏冬青看着认真恳求他的薛纪阳,张了张嘴
,最后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些东西不是他能过问的。

>>>

“走吧,我们离开这里。”赵吏牵起夏冬青的手,就要往光洞走去,离开这个不受时空限制的空间。

夏冬青拉停赵吏:“等一下。”

赵吏停下向前走的动作,转过身挑眉看着夏冬青:“怎么了?”

夏冬青没有回答他,而是自顾自的走到一面停止运转的时钟前,伸手取了下来,反到背面,那儿布满了金属齿轮,他看了一会儿后,拿走了其中一个齿轮。

毁掉还是拿走齿轮,结果都是一样的,无非是这个时钟再也无法转动起来。

赵吏默许的看着夏冬青的行为,什么也没有过问。

夏冬青将那金属齿轮放进衣袋里后,并没有回到赵吏身边。反而是继续看了一会儿。

赵吏也没有催促他,而是站在一旁静静的等着他,仿佛知道夏冬青要做什么一般。

夏冬青回头看了赵吏一眼,依旧是什么也没有说,冲着赵吏露出一个笑容之后,又走到另一个正在转动着的时钟面前,抬手取走了时钟上的时针,分针和秒针,放进衣袋里,才像是放下负担一般,松了一口气。转身走到赵吏身边,主动牵起他的手,说:“好了,我们走吧。”

“嗯。”赵吏回头看了一眼那被夏冬青取走了零件的时钟,不知不觉笑了。

那是属于夏冬青的时钟。

两人并肩迈入光洞中。

光洞吞噬了他们的身影。

属于薛纪阳的时钟停了,属于夏冬青的时钟仍在转动。


【0】

『你又不是我,怎么懂我的悲哀呢?』

『你又不是我,怎么会知道这个世界对我有多残忍?』

『你又不是我,怎么会知晓我有多寂寞?』

––......。

––就是因为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成为你,所以才需要言语啊。

––你看,你也不是我,你知道我的想法吗?

––不好好说出来的话,很难传达的吧?

没有绝不破晓的黎明。

赵吏倚靠在窗户边,垂眸看着旭阳慢慢升起,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晨光自那彼方的尽头萌发而来,照耀着这世间万物,阴暗的,遗忘的,存在的,不为人知的,它一并容纳,在它所到之处。

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或许不是梦也说不定。不过,梦里有夏冬青,那也就没什么好抱怨的了。

“...赵吏?”还没睡醒的缘故,夏冬青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软糯。

“嗯。”赵吏笑着应了他一声,将手中的纸飞机放飞出去,之后关上窗,拉好窗帘,便转身回到夏冬青身边。

赵吏隔着夏冬青额前的碎发亲了亲他的额头,将他搂到怀里,轻轻地拍着夏冬青的后背:“没事,再睡会儿吧。”

夏冬青半睁着眼,听到赵吏这么说,他往赵吏怀里拱了拱后,就又闭上了眼。

纸飞机不会永远飞翔在半空中,它终有落下的一刻,但是,谁也不会知道它什么时候落下,落在哪里。

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就像我遇见你一样。

------------ FIN. --------------

爱情不分同性或是异性,那同样是一份真挚且独一无二的感情,同样是值得尊重的。

好叭,我也很无厘头((´д`))写着写着就偏离原意了,不过也没差了(´°̥̥̥̥̥̥̥̥ω°̥̥̥̥̥̥̥̥`)反正你只要知道这个故事是个迷就足够了哭唧唧。

哼唧唧拒绝暴力xxx打人不打脸嗷!

薛纪阳是个好孩子嗷...

最后小嗑一下,我就去写作业嗷,毕竟明天上学了xxxx(不知道有没有宝贝儿愿意看嗷(´・_・`)):

愿每一个人都被世界温柔以待,同样也请珍惜你们身边每一个人,毕竟每一次的邂逅都是来之不易的。他们可能没法陪你走到最后,中途就离去了,但这不失他们曾经感动过你。

人与人之间要完全理解对方真的是一件困难的事,嗯唔,人各有所异叭,而且之间的感情也是很脆弱的,所以才心怀珍惜的去小心维护。

每个人有自己不同的世界,它们可能有的是大雨如注,有的可能阳光明媚,你可以不去刻意理解,仅仅只是静静聆听也足够了。

没有什么谁比你更悲惨,你不过是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悲哀者,你凭什么难过之类的,每一个人都拥有着自己的悲哀。

以上,说偏了天呐。∑(′・ω・`)

哼唧唧 ,好叭我爱你们。【比心】

衷心祝愿你们,此生无忧亦无惧,平安喜乐福寿绵长。

吧唧(‘∀’●)♡,欢迎来聊聊天?对对戏?(咳咳划掉后面那个)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