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挽死.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吏青】铲屎官的日常(10)

*快完结了,qnqqq拖了好久嗷。
*还是复健......orzzz

◆感谢喜欢啾!

-------♪------♪------♪---------

黑猫吏x仓鼠青

【10】 铲屎官很惆怅

讲真,现在你们超级无敌帅气人见人爱风流倜傥的铲屎官有点小惆怅。什么?你说前缀词太长?:  )宝贝儿,你的关注点竟然不是铲屎官为什么惆怅,而是那些本来就是事实的前缀词嘛,你们是不是不爱我了?我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信不信铲屎官分分钟发出杠铃般的哭声,呵。

好难过哦,但是还是要继续保持猥.....优雅的笑容,微笑到走形。

等等等一下,这些才不是重点啊喂!

重点是,铲屎官很惆怅,非常惆怅,特别惆怅,现在惆怅!

我看了看在笼子里酣睡的夏冬青,又低头看了看趴在桌子旁边的赵吏,也不知道该不该笑好。赵吏这会儿焉了叭叽的抱着尾巴舔了舔上次被夏冬青咬了的尾巴尖,眼巴巴的看着桌子上的笼子,一副想跳上来可又不敢跳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我家的黑猫会这样。

“赵吏你看,玩脱了吧。”我蹲在赵吏的面前,手肘抵在膝盖上,双手托腮。

赵吏抖了抖耳朵,抬头也看了我一眼:“喵。”

“诶呀,我也没办法啊,谁让你要抢夏冬青的葵花籽呢,小冬青肯定会生气的啊。”我大胆伸手捏了捏赵吏的尾巴尖。

奇迹的是赵吏竟然没躲,也没挠我。

“喵——。”赵吏轻轻晃了晃尾巴,又叫了一声。

“行啦,等一会儿小冬青睡醒了,我把它从笼子里抱出来,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又趁机撸了一猫。

然后铲屎官的手背就被猫爪的小肉垫拍了一下。

嘿嘿嘿。

虽然撸了一把猫铲屎官有点小窃喜,但是铲屎官还是惆怅。

为什么你们看起来好像很懵逼的样子?

反正全是赵吏的锅。等一下!赵吏你伸爪子是想做什么!请善待你的铲屎官。

事情是这样的,自从上一次赵吏成功踏入作死的境界之后,夏冬青就真的不理赵吏了。赵吏一靠近夏冬青,夏冬青直接背对赵吏,连看都不带看一眼的,更凶一点的,夏冬青甚至还会直接扒着赵吏咬,虽然看着赵吏的模样它应该是感到享受的,可是听声音,它是真的疼,毕竟毛都被咬下几根了。

就昨天吧,夏冬青窝在我给赵吏买的小垫子上,而赵吏则趴在夏冬青附近的地方,耸下尖尖的耳朵,连身后的尾巴也无精打采的搭在地上,它脑袋蹭在地面上,一个劲儿的对着夏冬青的方向叫,那小样子和叫声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当时我差点以为家里进了另一只野猫,简直惊悚。

然而夏冬青无动于衷,在小垫子上缩成一团毛茸茸的球,像是打定决心的不理赵吏。赵吏不死心的又叫了几声,它看见夏冬青没有反应,以为夏冬青是睡着了。于是,赵吏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蠕动过去,慢慢接近夏冬青。

我:??????

没错,就是蠕动。:  )天知道当时的画面有多槽心,赵吏你这个姿势到底是从哪学回来的?

好吧,我们先忽视这个诡异的走位姿势。

主要是,当赵吏用微润的鼻头蹭上仓鼠的后背时,那只黑猫还没来得及高兴一下,它就被夏冬青咬了一口。对,直接给咬在鼻子上了,还留了个小小的牙印,赵吏疼得当场就炸毛了,可能是出于对方是夏冬青,它很快又平静下来,朝着夏冬青委屈兮兮的“喵嗷”了一声。

然并卵,夏冬青直接窜到桌子底下里躲着了。

赵吏反应也快,也跟着跑到桌子那儿,伏低身子就要往桌底钻。

呵呵,赵吏,谁给了你苗条的错觉?

看着赵吏卡在外面不断扭动的优美大腚,铲屎官觉得眼睛疼。

赵吏尝试几次无果,确认自己是真的进不去之后,它改为用爪子去扒拉夏冬青,结果一连被夏冬青咬了好几口。

噗!

赵吏:喵。(委屈。)

最后还是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把死活要趴在那里等待的赵吏强行抱走,抱的时候,赵吏又是挥爪又是蹬腿,死死的抱着桌子脚不让我抱走,其叫声的凄惨程度一度让铲屎官觉得自己在对某位“良家妇女”做一些违-法-的事情似的,差点儿铲屎官就想重新做人,改过自新了。

呵呵,刺激。:  )

总之在我千辛万苦地把赵吏抱走,并锁在卧室里之后,最终夏冬青在铲屎官以葵花籽做美食诱惑下,终于肯从桌子底下出来了。

那应该是一幅美好而温馨的场面的,提前是,没有被锁在卧室里的赵吏的凄惨叫声做背景音乐的话。

赵吏用爪子扒着门:喵喵——!(铲屎官你这样会很容易失去我的!)

-------------◆TBC◆------------

评论(1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