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啾九.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原创】不可描述 • 中1/2(吏青)

∑(′・ω・`)这个车第一次开真的会翻啊...然而有点肉末可食用。

人物ooc什么的...我会不会被赵吏吏打啊?

-----------------♪------------♪---------♪----------

赵吏感觉有什么柔软湿润的东西轻轻划过脖间,他搂着夏冬青的腰,僵着身子没动。

那是夏冬青的舌头。

夏冬青趴在赵吏的怀里,舌尖不安分的在对方的脖子上舔来舔去,脸涨得通红。如此近乎色 - 情的举止,他还是第一次这么做,可以说,夏冬青在某些奇妙方面的第一次,全都给了赵吏。毛茸茸的头发蹭到赵吏的下巴,赵吏觉得夏冬青像小动物一样,不小,但在他怀里动来动去,粉红色的舌头还在他身上到处乱舔个没完,赵吏心都快被萌化了,他家小祖宗从来最招他稀罕了。

在夏冬青舔过赵吏脖子的瞬间,赵吏就已经起反应了。

“赵吏。”夏冬青不敢抬头看向赵吏,因为太害羞了啊这种事情,支支吾吾的低喃到:“...我想要你。”他说完后就安安静静的趴在赵吏身上,不再乱动。脸滚烫的厉害,心里有一团不知从何而起的火熊熊燃烧着,仿佛要从内到外将他焚个一干二净,什么也不剩的。

赵吏微微瞪大了眼,瞳孔收缩,随后又归于平静, 燎原星火遍布赵吏的神经, 还在等一个机会便能轰轰烈烈引爆。他低头看夏冬青,眼眸幽深,平静之下正悄悄的酝酿着一场席卷天地的暴风雨。夏冬青恰巧抬头,刚好对上赵吏深邃的双眸,微微一愣,却殊不知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双颊绯红,眸中因动 - 情而显得水光潋滟。


啊啊,太棒了。那是因为自己而产生的模样,赵吏越想越兴奋,炽热的指尖划过夏冬青微红的眼角。从最开始,夏冬青就是赵吏灵魂渴求的欲 - 望,求疯得疯的存在。

赵吏故意用腿间鼓起的小帐篷顶了顶夏冬青的腹部,末了,还恶劣的朝人露出迷惑性质的笑容。夏冬青满脸通红,依旧侧头咬着赵吏的脖子,牙齿轻轻摩- 挲 啃-咬,舌头在有限的范围内舔来舔去。

赵吏喘息加重, 低声笑着,他说:“正巧,我也是。” 赵吏的声音里带着仿佛能蛊惑人心的沙哑。

那刻,两个人都快要疯了,濒临一触即发的地步。

听见赵吏回答的瞬间,夏冬青瞳孔微缩,嘴下一不小心就用力了,就这样留了个不深不浅的牙印在赵吏的脖子上。

“诶哟,小祖宗,您轻点咬。”赵吏语气戏谑。

“啊,抱歉!”一听到赵吏好像在喊痛,夏冬青慌慌张张的要从赵吏身上爬起来,想看看对方脖子上被自己咬到的地方:“赵吏,你没事吧?”

赵吏觉得自己要忍不住笑出声来了,一手搂着夏冬青的腰,一手按着他的背,把要爬起来的人按回自己的怀里,顺势拍了拍:“没事没事,一点也不疼,我巴不得你咬出个血牙印来呢。”然后天天去炫耀。去哪?废话,当然是冥界里啊。

夏冬青可不舍得,他松了一口气,慢慢瘫回赵吏的怀里。等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上衣早在不知不觉的时候被赵吏脱下,这会儿赵吏正伸出舌尖舔过他胸前两点凸-起 的嫣红,夏冬青感觉浑身发烫。

“嗯唔。”猝不及防间的偷袭,夏冬青没能压下声音,带着些许鼻音的呻 - 吟从喉咙里泄出。

流氓!

赵吏暗搓搓表示,听见夏冬青的呻 - 吟他都快化身为狼了好嘛!

尽管是由夏冬青主动出击的没错,但其实他心里根本紧张得不得了啊。他可是个男的,也是第一次这样色-情满满的去勾 - 引赵吏的啊,混蛋赵吏!这么想着的夏冬青莫名其妙的有点气愤,糟糕,好想揍赵吏,夏冬青的心里如是说。不过一会儿,赵吏闷哼一声,他的脖子上又多了一个比之前深了些的牙印,而先前夏冬青咬的那个牙印,现在只剩下一圈淡淡的红痕了。

赵吏有些好笑的轻轻拍了拍夏冬青光滑的背部,嘴唇贴合在夏冬青的唇上,低喃到:“别怕。”赵吏是个很好的爱人这点是无疑的,特别是对待自己一生的伴侣,特别是当那个伴侣是夏冬青的时候,也只能是夏冬青。夏冬青心里闹得那些小别扭,赵吏早就知道得一清二楚了。今天夏冬青会这么热情,有可能是玄女那家伙给出的主意吧,但恐怕大多是他家青子自己想这么做的。要知道夏冬青是个倔得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家伙,说了要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赵吏以前没少因为夏冬青这倔脾气头疼,倔就倔吧,咱宠着妥妥的。

-------------------------1/2-------------------

没错,如标题所见,这个【中】只有二分之一嗷。qmqqqq。

人物ooc什么我先跪着嗷(;ω;)。

(‘A`)总想再加点什么嗷...?

评论(5)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