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挽死.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荼岩】天光星辰(05~06)

题目是假的,又名《 睡醒发现自己身边有颗蛋 》。
_(:3ゝ∠)_继续继续继续孵蛋嗷呜~。
想要一个加热器,干脆直接把蛋下锅里煮了叭!xxx
↑瞎讲讲,并没有这个勇气。
征程是星辰大海嗷呜。
瞎讲讲,跨越种族的恋爱:  )。

感谢喜欢啾。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

【05】

四爪朝天。

什么鬼?

我是谁?我在哪?我快要吐了!

起开嗷!

安岩本来还有几分迷迷糊糊的困意,这会儿完全是被肚皮上生命之中无法承受之重给硬是压醒了。他几乎是晃动四只小爪子并用,艰难的把那颗不知道什么时候压在它肚皮上的蛋扒拉了下来,扒下来的时候,安岩还带着点小起床气的用肉垫踩了踩蛋壳,像是在宣泄什么小情绪似的。

看着那颗蛋从自己肚子上滚下来,在地上滚了几圈后,停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安岩没去管那颗蛋,他先是翻了个身子,用爪子理了理自己身上因之前睡觉而蹭乱的毛,他就说,怎么睡着睡着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压着他,想翻也翻不了身,身体挪了老半天也没挪到哪里去。

更糟糕的是,本来他还在梦里幸福地数着鱼,突然从天而降一团大石头,就是把他压了个四爪朝天,用爪子推了大半会儿也没能把那颗石头推开,简直喵生无望了。等他睁眼的时候,入目的就是凹凸不平灰暗的洞穴石壁,脑袋再往下垂一点,接着看见的就是自己那两只朝天的前爪,什么情况?再接着就是看见那颗压在自己肚子上的蛋。

难不成是我睡糊涂了?其实是我自己把蛋搞到我肚子上的?

怎么会,我可是一只静如画美的猫。安岩装模作样深沉般的眯起眼,顺道抖了抖耳朵,那副模样看起来要多正经就有多正经。

安岩身后的小尾巴莫名左右晃得欢快,施施然围着蛋走了几圈,他上下打量着这颗蛋,尾尖时不时轻抽在那颗蛋上,他还是一如往常的怂着鼻头凑近那颗蛋嗅了几嗅,结果仍是一无所获。安岩将两只收敛了尖爪的前爪扒在蛋的顶端,以此借力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后爪还稳稳的踩在地上,身后浅棕黑色相间的尾巴晃动以保持平衡,他喉咙里轻声“喵”了一声,然后扒着那颗蛋就是左右来回摇动那颗蛋,摇了一会儿见那颗蛋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变化,安岩才不得不罢休。

这颗蛋......有点好玩啊?安岩心情荡漾的想着,不过,他是不是忘记什么来着?醒来睁眼到现在,他总觉得是不是少了什么东西,可偏偏又不觉得有少什么东西。

又闲来无事的安岩张嘴咬了咬蛋,牙疼。

到底是少了什么呢?

安岩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一下蛋壳,呸呸呸,难吃。

一个.......一个什么玩意儿?

安岩苦恼的眯起浅棕色的瞳眸,摇头摆尾的想着,他抬起一只爪子,用软软嫩嫩的肉垫碰了碰蛋壳。

还是想不起来到底少了什么的安岩抬起脑袋,转动着明亮透彻的兽瞳环视这个小洞穴,当视线扫过洞口一个形状奇葩,以至于远远看过去那玩意儿像是什么张牙舞爪的怪物时,安岩才醍醐灌顶似的,那双好看可爱紧了的兽瞳微微瞪大,浑身的毛仿佛都要炸起一样。

卧槽,差点儿忘记自己可是一只有窝的猫。

那么问题来了,那个窝是怎么移到洞口的?他明明记得在他睡觉前,他确确实实是把窝移到洞穴里面来的呀。

难不成是那个窝自己长腿走的?

不会啊。树枝都是安岩一根一根捡回来的,窝也是安岩亲自搭的,他可不会什么能让一个窝长腿自己走掉的魔法,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难不成......其实真的是他自己搞走窝的?安岩蹲坐在地上,用尾巴圈住自己,有些疑惑的歪着头盯着那个不在原位且被他称之为“完美”的窝看。说不定是他睡着睡着睡到梦游,然后连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下,把窝给挪走之类的。


【06】

又是一个四爪朝天的开始。

什么鬼。

我又是谁?我又在哪儿?

起开!

就在昨天安岩断定自己可能是只有梦游症的猫时,为了防止自己再把窝给移到洞口去,昨晚他特地换了个地方睡觉。昨天中午的时候,他饱餐一顿之后,就出去树林里衔了些大片大片的叶子回来,接着,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叼回了一张毛茸茸的小毯子回来。

一切都准备齐全,就等晚上睡觉了。那时安岩自信满满的昂首挺胸蹲坐在那颗蛋上,身后的尾巴晃荡个不停,他保证这次肯定不会再把窝给推出去了,那骄傲的小模样实在是怎么看怎么可爱。

到了晚上要睡觉的时候,安岩先用小毯子将那颗蛋严严紧紧的裹了起来,费了一点力气把蛋拱进窝里,再把那些大叶子一片接一片的盖在蛋和窝上。做好这些之后,安岩这次并没有睡在蛋上面,反而是自己找了块从石壁上天然凸出来位置比较高的石块,身手灵敏的几步跃上,安然无声的落在石块上,他在石块上踩了几脚,也算是简单的扫走上面的灰。

安岩还是很满意这个位置的,能扫视的范围宽广,看得见“那陀不规则拱起来的叶子”,也看得见洞口。他前爪向前抵,伏低上半身微颤得打了个哈欠,将身体蜷成一团,慢慢阖上有几分流光的兽瞳。悬于天幕而落的月光稀稀散散铺在洞口外,也便一同映亮了灰暗的洞穴。

一夜好眠。

所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安岩一脸懵逼地望着又一次压在自己肚子上蛋,而自己现在身子躺着的地方不是昨晚上睡在的石块上,一片又一片十分眼熟的叶子铺在自己身下,那张毛茸茸的毛毯正盖在蛋和自己的身上,而那个窝果然又被移到洞口。

窝,在洞口;安岩,躺在叶子上;蛋,压着安岩;毯子,盖着蛋和安岩。

安岩:......什么鬼???

-------------🎐TBC🎐------------

论一只猫醒来的时候,总是发现自己被一颗蛋压。

评论(13)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