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挽死.

🍃【天光星辰,心有玫瑰,愿你长驻】🐤
『任由岁月变迁,我仍旧深爱着荣耀与你。』


吏青/荼岩
专注挖坑x填坑w

【吏青】予守(短小)

(σ`・д・)σ题目与文章并没有关系,小短篇。

一个无厘头的故事。_(:3ゝ∠)_要深究的话哭给你看哟xxx(bu

主要我想喂糖给自己吃

人物ooc有www


个人课题:守

设定:借用灵摆2的背景。

赵吏,夏冬青,娅三人是住在一起哒。

吏青已经在一起嗯(′・ω・`)



============☆===☆===☆=============


【1】

一切就在你不知不觉中,自然而然的发生了,并且你理所当然的接受了它的出现,没有任何质疑。当夏冬青站在家门前,脑海中莫名的冒出这句话,他顿了一下,而后插入钥匙,利落地推开门进去了。


“冬青你回来啦!”娅怀里抱着个可爱的抱枕慵懒地窝在沙发里,一头酒红的卷发乖巧的散落在她身后,她看见夏冬青走进来,微微弯起唇瓣,朝他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


“嗯,我回来了。”夏冬青心中一暖,不知觉也对娅笑了笑,是温馨,是家人的感觉,得来不易。


夏冬青不留痕迹的抬眼朝四周看了看,并没有见到那人。


“你要找赵吏的话,”娅语气里带着戏谑,她对着夏冬青眨巴了一下眼:“他在厨房里。”


闻言,夏冬青耳根子都红透了,他视线四处乱瞟,就是不敢直视娅:“谁问他了!”


娅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走吧走吧,别挡着我看我帅气的偶吧了。”像是为了增加自己话里的可信度,娅真的不再看夏冬青,而是两眼中仿佛冒着小星星一般盯着电视萤幕。


夏冬青觉得他的脸有点滚烫,尽管娅不是第一次这样调侃他了,但他还是很应景的害羞的一塌糊涂。


夏冬青红着脸“被迫”遁到了厨房去。


娅侧过头看了眼夏冬青慌张离去的背影,十分心累的叹了口气,希望赵吏能对她好点,晚饭里给她额外加一碗狗粮。


身为单身狗...噢不,即使经常被塞一把冰冷的狗粮,也没必要特地把自己降低一个档次,身为单身神的她在日常里时不时就被那两人虐上一把,但她乐意看见他俩这样。


就这样,挺好的。



【0】


总有那么一个人,独一无二的住在你心里,长存不变。
快靠近厨房的时候,夏冬青刻意放轻了脚步,连呼吸也不例外。


夏冬青静静地倚靠在厨房门口,赵吏还是一身暗黑系的服装,他还穿着个小围裙,低头熟练的切着菜,简直毫无违和感。


就夏冬青眼里看来吧。


夏冬青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打算吓赵吏一跳,然而他全然忘记赵吏可能已经听到他回来的动静了。


哟。


赵吏向上勾了勾嘴角,早在刚才他就已经听见夏冬青的脚步声了,他还以为夏冬青要一直站在那儿,看他看到晚饭做完为止。


赵吏听着夏冬青的脚步声越来越接近,他放下手里头的菜刀,拧开水龙头,用冰凉的清水洗了洗手。


夏冬青走到赵吏的身后,正想着从后面突然抱住他的时候,赵吏猝不及防的转过身来,一脸笑意的将夏冬青搂进自己的怀里,夏冬青被抱了个满怀。


“哟呵,今天这么主动啊,青仔?”赵吏的口吻里满是调戏,搂着夏冬青肩膀的手不安分的下滑到腰部。


夏冬青把脸埋进赵吏的颈窝里蹭了蹭,同时不忘掐赵吏胳膊一把,闷声说着:“就是想抱抱而已。”


夏冬青有点小傲娇是没错,但并不代表他不会撒娇,特别是在赵吏面前。


夏冬青这一掐不痛不痒的,赵吏反而会把那当成情趣。
“好好好,你开心就好,谁让你是我的大少爷呢。”赵吏垂眸,眼中带着笑意,语气里尽是显而易见的溺宠,他抬手揉了揉夏冬青搭在他颈窝的脑袋,微微低头在他的侧颈落了个薄如蝉翼的吻。


夏冬青没吭声,却红了耳。

就这样,挺好的。

夏冬青是这样觉得的。


----------- Fin. ----------

(●′ω`●)新年快乐嗷

是很渣这个我也知道嗷

缩成一团qmqqqq

评论

热度(106)